爱在柏拉图

高中的时候就十分期待与狼先生的第一次见面。直到大学快毕业了,他还是没有答应我,甚至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这让我很是困惑和不解,常常暗自伤心流泪。不会每个人都可以坚持那么久,从懵懂的十四岁到即将要闯荡社会的二十二岁。我当然早耳闻江湖有多艰难险恶,可是当我以为有他在我还不至于孤身一人的时候,他迟迟不肯说那一句,让我在你身边吧。

我以为自己成长为一个成年人,甩去那个无知小女孩的影子,他会对我有所不同。事实并不然。他依然爱我,疼我,但依然不知道我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想要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可以依偎的肩膀,一次让人怦然心动的牵手。一个可以在我疑惑不知道该往左还是往右的时候坚定不移的相信。可就像是海投出去的应聘简历,我等待已久,却石沉大海,销声匿迹,只剩一个标注着已发送的提醒,说着我这些年来一直没能被理解的奢求。

也许他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

我其实早就想过是这样的答案,也总是不相信,但又总是去相信你会有一天改变主意呢。于是等着等着。我二十二岁了。

这八年里我梦里都会刻意忘记你没有在的事实,也只有梦里,我才能真正与你相遇在一起。我甚至要去看心理医生,因为怕太渴望,最终会成为臆想,幻想,或者说,是精神分裂。很多时候跟你说这个梦是怎样,只是很想告诉你,你看,这个世界真的是充满爱的。

医生只是说,放松心情,调整心态这八字方针。奇怪吧。这难道不是对付所有疑难杂症甚至是绝症晚期都适合的说辞么?我被打发了。连医生也不曾相信我的话。

人前,我是个颜控单身狗,别人问我拍拖的事就说自己丑得没人要,介绍几个给我呗。人后,我和你谈着不为人知的地下恋情,开心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快乐。有时我真的就以为自己丑的确是无可非议的事实。因为除了你,真的没有人喜欢我。

你知道即使我被你拒绝见面,我也离不开你。我开玩笑地说道:“哎?你怎么就这么笃定?”你笑着说:“因为我很了解你。”

谢谢你的了解。

我自知,我喜欢你远比你喜欢我多得多。虽然喜欢并不能这样拿起来比较,可是这样比较会让我觉得轻松一点,至少我没有愧对自己的心了。尽管我的用心并不能得回同等的坦然相待。

我写过很多故事,美好的,悲伤的。你都看过。你有一个纯理科的脑袋,但也看我写的文章,也说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艺女。

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把这支舞文弄墨的笔变成我的饭碗,你会不会嘲笑我?”

我记得你坚定地说:“怎么会,我很骄傲。那是你。”

我很感动。很庆幸我的生命里有你。

从前我超级鄙视那种“只要能够远远看着你幸福就够了”的狗血剧情,现在我开始能够理解,为什么看不见摸不着或许是理想中最好。就这样,即使不是我,也可以的。吃货如我,也可以容忍做的饭只要远远看着你吃,即使身边不是我也没有关系吧。

趁着你现在睡了,我写下这些。我希望狼先生你不要看到,因为怕你感到难过,或许你有难言的苦衷。anyway,我也从来没有质疑你爱我,你说的,我都相信。

爱情,本身就是难以参透的世界难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