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买房

我的原生家庭姐弟四人。唯一的弟弟是老小。
弟弟今年29岁,早已到了男大当婚的年纪。对于婚姻大事,在我们看来一直“不上心”。父母自是很着急。
今年以来,不知开窍了还是怎样,开始迈出第一步。
如今已有稳定的对象。
买房也自然而然提上日程。
父母准备拿出手里多年的积蓄,姐姐们也都表示尽力支持。
不久前,弟弟看上一处即将开盘的楼盘。位置,户型都绝佳。唯一缺点,贵。远远超出预期。
弟弟,提出来自己愿望。大家本能都觉得贵。如果要买这个,首付相应增加,月供也会高出不少。
以上是背景。
弟弟提出,首付100万,月供比较理想。
爸爸觉得有些沉重,首付比预期高了接近40万。第一反应是反对。
妈妈认为弟弟难得看到符合心意的,现在房子是必需品,别的地方价格也不能便宜多少。哪怕借钱,帮他拿下。钱是会赚出来的。
父母因此有了争吵。
弟弟产生念头放弃。
得知消息的姐姐们纷纷表态。
单身的大姐,持支持观点。并表示除了首付月供也可以支持。
二姐(即本人)当时在外面,只表示有需要全力支持。
三姐(远嫁,一娃)心有余力不足。父母未考虑纳入支援体系。但是本人过意不去,当即支援5万。
一番激烈讨论后,爸爸拍板。这个房子要。
首付最多80万,爸妈出50万,大姐二姐以借款的形式各支援10万。跟二姨三姨家借款各5万。
月供7000每月,由爸爸协助弟弟负担。
如此以来,爸爸尚有余力面对接下来的结婚等事宜。
接下来就是各方筹钱。
作为系统里的一员,我认领了筹款10万元的任务。
10万元对于我们成立接近十年的小家庭来说完全可以负担。
先生虽然对老弟如此一步到位有些微词,但也不便过多置评。随即开始搜集可以动用的资金。
我也开始着手把自己手里的资金进行了归纳。
资金整理告一段落,结合这个月开始记账的体会。我感到了深深的压力。
想到父母该如何节衣缩食来度过今后的日子,就有一种莫名的难过和心疼。
也对弟弟有没有慎重考虑有所质疑。
于是借由跟弟弟询问付款时间的机会。进行了一番表达。
把自己实际生活里感受到的压力和对于他未来可能要面临状况的担忧都一一澄清。同时,建议他看更小一点,相对便宜一点的房子。
结果是成功动摇了弟弟的决心。
而后我们分别跟老爸通了电话。爸爸对我的做法理解和支持。
但也表示决定权还是在弟弟,最终的压力还是会落到他那里。
弟弟表示再考虑,但是放弃的意图明显。
表达完毕,心里没有变得轻松。而是陷入一种愧疚和不安中。姐姐妹妹也有相似情绪。妹妹还表示支持我的做法,说了她不敢说的。
姐姐更多的是心疼弟弟,担心错过了好机会。
妈妈理解我的想法,但也能感到深深的遗憾。
如今我回想,我当时的不安来自哪里?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不敢承担。
还有不相信。
不敢承担,表达真实想法后的后果,担心被埋怨。
不相信弟弟有自我选择和自我负责的能力。
在我自责和不安之际,弟弟发来信息。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
我还是决定买了。(说是睡了一觉)
我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
姐姐妹妹也有同感。
过程中,先生也给了我极有力的支持。并表示必要的话,存款都可以取。让我没有后顾之忧。
下班路上,走在蒙蒙细雨中,感到自己慢慢回来。
给爸爸打了个电话。父女一番长聊。
让我觉得安心又舒适。
爸爸更加耐心和详细地跟我讲了他的打算和考虑,心里不由得赞叹爸爸的周全和智慧。
既守住了自己的底线,又最大限度的调动了资源。
当然,也对质疑和不同意见也全然地接纳和包容。
聊到最后,爸爸不禁说起,自己因为身体原因放弃了之前收入还可以的在外跑业务的工作。有点儿可惜的。如果顶着压力干到现在,甚至再干三五年或许现在还会不一样。
当然,话说回来,如今身体和心态的稳定和从容,是多少钱都换不回来的。
我跟爸爸说,我最担心你跟老妈的生活因此拮据难过。
爸爸笑笑说放心,不会有太大变化。即使有座金山,他们也是照常,就喜欢这粗茶淡饭的日子。

复盘:整个过程里的纠结,胶着状态大概是进入我们大家庭系统的“邪气”,而对家人之间爱的确信,让我最终敢于表达不同。这应该也是持久稳定的部分。
爸爸妈妈是整个家庭系统的主心骨。
主角老弟,看似一切坐享其成,其实背负了很多,责任,期待。
血浓于水的家人之爱和小家庭的交互,彼此独立又互相影响,互相支撑。
整个过程里,我有反思,有纠结,有对家人的体谅和理解,更有对自己的看见和慈悲。
谢谢自己,为自己发声负责。
也谢谢自己及时地停止,尊重边界。
感恩家人,我一生的财富。


家之雨后庭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