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知道昌威国际的故事是如何创下的嘛?怎么样?

 望着一旁满脸欢笑,点`击进入官`网【AG56.cc 】眼神中充满崇拜的慕容嫣儿,安可悦以前还觉得慕容嫣儿很傻,可现在却有些妒忌,最傻的人其实是她自己。

    陈默这才站起身,走向慕容嫣儿身边,经过任天宇尸体的时候,淡淡留下一句话:“我说过,如果你能逼的我从椅子上离开,我就不再管你和慕容家的事,可惜你太没用了。”

    望着慕容嫣儿,陈默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没吓着吧?”

    慕容嫣儿摇摇头,开心的笑道:“没有,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陈默点点头,假装没有听懂慕容嫣儿话里的意思,淡淡说道:“把生日宴会继续下去,别被这几个垃圾东西坏了心情。”

    慕容嫣儿点点头,一脸乖巧:“好!”

    慕容嫣儿挽着陈默的手,走到大厅正前方的舞台旁。

    陈默用鼓励的眼神望着她,微笑道:“上去吧!”

    慕容嫣儿点点头,如玉的小手撩起白色长裙,优雅的走上舞台。

    陈默望着她,然后转身,目光转移到任天宇带来的那两名青年身上。

    两名青年顿时吓得跪在地上,五体投地:“大师,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只是奉命而来,求大师绕我们一命!”

    陈默望着两人,没有说话,两人吓得慑慑发抖,额头冷汗一滴滴往下掉,生怕陈默突然动手杀了他们。

    过了一会,陈默才淡淡吐出一个字:“可!”

    两名青年如蒙大赦,对着陈默一阵千恩万谢。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一名青年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默点点头,脸色淡漠,声音冰冷:“带上他们,以后不要在踏足华夏地界,不然,杀无赦!”

    两名青年心中一震,但却不敢有丝毫违背:“是!”

    望着两名青年背起任天宇的尸体,还有地上那名晕死过去的老者,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离开,一众江南省名流,看向陈默的目光,越发敬畏。

    陈默的目光扫视人群,那些不可一世的江南省名流们,纷纷低下头,没人敢和陈默对视,刚才他们还嘲笑陈默,现在担心陈默会不会找他们算账。

    陈默的目光最终停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就是周天望。

    看到陈默的目光望来,周天望心中一震,觉得心跳似乎都漏了半拍,慌忙低下头,目光闪烁。

    “你刚才想要杀我。”

    陈默的语气平淡,并没有询问,反倒像是在叙述一件事实。

    周天望吓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的说道:“大师,小人有眼无珠,不识真人,得罪之处还望真人海涵!”

    周天望心中惊恐万分,全身都在颤抖,他身为江南省边界枭雄,地位仅次于慕容家,自然能看得出陈默是真的动了杀机。

    “若你只是得罪我,倒也无妨,但你先前分明想杀我。我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既然你想杀我,那我自然也不会客气。”

    周天望吓的匍匐在地,慑慑发抖,在陈默这种超凡存在面前,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大师,我知道错了,求大师原谅!”

    陈默脸色平淡,无悲无喜,伸手一挥,一道灵力打出。

    江南省边界大佬,周天望,卒!

    所有人的呼吸,顿时为之一窒。

    那可是周天望啊,仅次于慕容家的周家大佬,陈默说杀就杀了,更何况他们这些人?

    尤其是那些先前跟着周天望,得罪陈默的人,更是吓的慑慑发抖。

    慕容恪脸色有些难堪,周家实力不凡,就算是陈默拥有通天武力,可针对武道界之外的人,说杀就杀,怕是会引起官方不满。除非陈默不在华夏国待着,不然就难逃华夏律法束缚。

    正当慕容恪想要出声劝阻,身边水伯却拦住了他,对着慕容恪摇摇头,脸色严肃。

    慕容恪顿时把准备说出的话,又咽回肚子里,有些不解的望着水伯。

    水伯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话:“宗师,不可辱!”

    本就是周天望先招惹陈默,陈默后来才杀他,即便是华夏官方也不好出面干涉,尤其是在面对一位武道宗师的时候。

    而且像陈默这种年仅十八岁的少年宗师,只要陈默不做出祸国殃民的事情,官方是不会轻易招惹,甚至还会想办法拉拢,燕京战神杨鼎天就是个例子。

    要知道一名强大的武道宗师,一旦被国家武装起来,其重要性不亚于核武,故此官方对于武道宗师还有一个评价,人形核武。

    如果慕容恪这个时候去劝阻陈默,根本就是多余,说不定还会惹来陈默不满。

    虽然慕容恪并不知道武道界的这些规矩,但既然水伯阻拦,他自然不会再去多管闲事。

    陈默杀了周天望,扫了眼噤若寒蝉的一众江南省名流,最后目光落在宇文成兄妹身上。

    宇文芳菲早就吓的面无人色,看到陈默望过来,顿时惊恐欲绝,直接瘫坐在地上。捂着脸哇哇大哭起来,这种大家族的刁蛮千金,若是一生顺风顺水也就罢了,一旦遇上困境,最容易崩溃。

    宇文成也是满脸紧张,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对着陈默拱手道:“大师,宇文家小子宇文成无意冒犯,求大师饶恕!”

    陈默没有回答,静静的望着他,脸色平淡。

    宇文成被陈默看的心底发毛,后背都被冷汗打湿,最后一咬牙,干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五体投地:“晚辈宇文成,跪求大师饶恕!”

    陈默这才淡淡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今日,我便废你一身修为。”

    说完,陈默轻轻一挥手,宇文成只感觉一道巨力冲向丹田。瞬间,丹田破碎,疼的他死去活来。

    “啊!”

    宇文成抱着小腹,滚到在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

    “你服否?”陈默声音冰冷无情的问道。

    宇文成咬着牙,不敢有丝毫怨恨,强忍着小腹翻江倒海般的剧痛,吐出一个字:“服!”

    最后,陈默的目光扫了眼于家豪,于家豪顿时吓得双腿颤抖,一股热流顺着裤腿流到地上。

    竟然吓得大小便失控!

    周围众人捂住鼻子,一脸厌恶,赶忙离他远一点,把于家豪孤立起来。

    陈默摇摇头,这种人,他都懒得计较。

    然后,陈默的目光定格在慕容恪身上。

    慕容恪慌忙深深鞠躬,沉声说道:“慕容恪代替慕容家族,谢过陈大师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慕容家族没齿难忘!”

    陈默淡淡道:“不必了,我替你杀人,你付我报酬,咱们两不相欠!”

    “把那一亿打在我银行卡,我还有事,先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