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新理解了坚持

最近看得到李笑来老师的课程,大脑中重新更新了坚持的概念。

之前认为坚持就是做一件事只要它对自己好,只要我不得不做,那我就必须坚持,必须努力做好,但最后往往是坚持坚持着就半途而废了。

现在大脑中重新更新了坚持的概念,坚持不是我们所认为的,做一件事,只要有意义对自己好,就必须做,不能放弃。如果这样结果你往往做不好这件事,因为坚持,努力这两个词也是痛苦的代名词,需要坚持,需要努力的事情,你根本做不成,如果一件事需要坚持,努力才能做下去,说明你根本不愿意做,又怎么能做成呢?

所以,努力和坚持这两个词根本不应该出现在我们脑子里,若是某件是你觉得需要努力、需要坚持才行,那这件事基本上从一开始就注定做不成了,需要努力、需要坚持,说明你骨子里就不愿意做,骨子里不愿意做的事情,不可能做好,也不可能做成。

我们大脑有遗忘痛苦的功能。回忆我们的痛苦,你能想起来的并不多,而且时间越久,记忆越模糊。

除了时间之外,痛苦的程度也会决定我们的遗忘功能。越痛苦的事情,我们通常遗忘的越快,这也是大脑为了保护我们所进化出的功能。

不论是学习知识还是打磨技能,本质上都是要在我们的大脑里留下痕迹。但如果从开始的时候,我们就赋予了太多的痛苦和坚信,那大脑自然会想方设法帮我们抹掉这部分记忆。

所以要想不放弃,先不要给自己“痛苦”的暗示

那怎么办才好呢,就是做一件事情之前,先给他赋予重大的意义,让你想起来,就像马上高高兴兴去做,谁拦着你你跟谁急,比如李笑来老师当年想进新东方教英语时,需要考TOEFL/CRE,要背两万多个单词,这一听就是个苦差事。当时他想的是,这哪是人干的事啊?但他花了一个下午琢磨,有没有办法把背单词这事赋予一个重大的意义呢?很快他就想到,考过CRE拿到高分,进新东方教书据说年薪百万,那一个单词就相当于50块钱,这听上去就很爽。

那对我们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意义,这个答案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同样是背单词,对李笑来说,当时每个单词50块钱就是重大的意义,但是对我们来说可能就不是,或许对有些高中生来说考上梦寐以求的大学就是最大的意义,对于一些人来说,可能出国留学就是最大的意义,每个人对事情赋予的意义都不一样,但能确定的是,你必须给你想做的事情,赋予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意义,想到这,就停不下来,马上想去做那件事。

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给他赋予的意义是不同的,同一个人在不同阶段能够赋予的意义也是不同的。

重要的不是把关注点放在其他地方,而是要找到当下对自己最重要的意义,并且把它均摊到每天的任务上,这样才可能让自己不停的去做这件事。

除了赋予一个很多重大的意义,当你你决定习得某项技能的时候,在你已想办法赋予了它很多正面意义之后,还可以想尽一切办法为“没有它的存在”赋予很多负面意义。你可以拿出一张纸去罗列,花几天甚至几个月去罗列:

如果没有这项技能,那现在有什么事儿我根本做不了?根本没有机会?

进而,在将来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会失去怎样的机会?

如果我最终竟然没有掌握这项技能,我就跟哪些人是一样的?他们的生活究竟因此有多么凄惨?

不仅要罗列,还要展开想象的翅膀,把细节都想的栩栩如生,这会吓到你的大脑,然后他在很多时候,就会自动工作了,催促你赶紧弄,否则他就焦虑,它就害怕,它就不安生……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尽量和拥有某项技能的人以及人群接触,尽量与他们共度大量的时间,如果没办法一对一交流,起码也要时刻关注他们。

社交从来都是学习活动中的一部分,但尽量与那些优秀的,你可以在他们身上学到很多的人多接触。因为古人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当你与拥有某项技能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发现、“感受到”哪项技能其实是很自然的,很实用的,没有它是根本不行,甚至完全不可能的。

于是那些在别人眼里很痛苦、很艰难、很难坚持、没有毅力根本做不完的事情,在你的世界里全都变成了“真好玩”、“停不下来”、要是能多玩一会就更好了”的事情。

所以,把坚持和努力从我们的大脑中剔除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