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7

小故事·小心情(二十一)

              (一)对话

  几天没见妈,和妈视频。

  妈问,“女儿通知来了吧?”

  我答,“快啦!”

  妈说,“望我的孩子们个个都顺!习总说实现中国梦,我们这叫实现家庭梦呢!”

  我惊叫,“妈您太厉害啦!给您大拇指!”

  妈笑,“xx总是说xx的妈妈厉害!”这是老家流传的笑话,意即“自夸自”。

  接下来叼叼:

“妈,儿子和女朋友去泰国旅游了,进展太快啦!”

“你这孩子!別人是愁找不到,你却愁太快!真是的!”

“这么小,我还没心理准备呢!突然给我抱回个孙子怎么办?”

“別人想还想不来,周围你也知道有多少不孕的,要能抱孙子那是你的福气呀!结呗!”

“妈您心态真好!”

“我心态好还不是因为你们好呀!你们不好我怎么好呢?”

“您今天吃的什么呢?把自己照顾得好吧?”

“你不是说妈老是笑笑喊喊的吗?瞧妈这声音,这气色!”

“別的都好,就是您一个人在家,总觉......”

“孩子你可千万别老这么说这么想!你们都要接妈住或者给妈找个保姆,是妈不让啊!你看周围哪个有儿有女的不是自己在过呀,妈一天动得,一天不要你们管,要是哪天动不了了自然会找你们的呀!再不许这么说了啊!”

“嗯......那您对自己要好点,钱该怎么花怎么花別总舍不得,要把伙食开好,千万不要自己弄水弄电的,上街要特別注意安全,有什么头疼脑热的別扛着,一定要叫我们......”我重复着重复了无数遍的。

“放心吧孩子!”妈应。

“要说话算数啊!”

“好!说话算数!不放空炮!”妈夸张地大声道。笑得前仰后合。


            (二)“皇帝的新衣”

  院长对信息宣传的重视度,“令人发指”。一来就组建了党组、中层干部、考勤等微信、QQ群;将多年一二人写稿的办公室换成强大的写作班子;单位公众号更是从死火山变成一天一喷或几喷;下达死命令:每科室每月必须完成至少一篇稿件,院定期通报并与绩效考核密切挂钩;最近又将“完成”改为“采用”......这得付出编辑同事们多少心血呢?——几乎天天加班。有时还到凌晨。更奇葩的是,院长每篇必亲自修改,且一改就是好几小时,还常常陪编辑们加班!

  这天晚上接他电话,“你那篇要改改!”——庭里年轻人太忙,我为完成任务自己写了篇。恰这晚我在加班,他也在,我就到他办公室。

  他提了修改意见后,拿起桌上一笔记本道,“不是我要讨‘表扬’啊,我在外面开会时看我们微信,只要觉得哪处不好就记下来和他们说。这方法好吧?”虽我不以为然,但嘴上说,“当然好了,向您学习!”他让我去改且明早务必与小编沟通。

  我略略改后继续写判决书。次日与小编简单交流了几句。

  岂知下午正接待当事人,又接院长电话,“来一下!”见他正坐小编身边,一起编辑着我那报道。他说,“这是X庭长你的问题呀(意即我没改好)!哈,玩笑!”接着逐字逐句指点哪处哪处怎么改,包括句号、逗号,加一个“的”,去一个“了”......不否认他的确严谨,多少也给我些收益,可是可是......!这么大法院一一把手,也不是没分管副院长和主任,大白日的您放着多少重要事不做,为一篇小小报道亲自字斟句酌,值当吗?!再者,你愿意你自己做好了,叫我来干嘛?让我学习、长进?这样给我判决书提意见我乐于接受,为一篇或歌功颂德或瞅一眼作个乐子的文章我不乐意!我不否认宣传的重要,你想打点名声创点业绩也无可厚非,可在基本目标完成后,还天天差遣人这样疲于奔命,真的有意义有意思吗?

  眼看一个多小时过去,当事人还等在办公室......我应着他如何如何修改的问询,早已心猿意马。“这案子是你办的吗?”他突然问。“嗯。”我答。“是你办的吗?”他提高了声调。我又答,“嗯!”“到底是不是你办的呀?不弄的你说是你办的,结果又出来个人说是他办的!”他突然来一句!这也太侮辱人了!!我像醉汉被泼了盆凉水般猛醒过来,争辩道,“怎么可能呢?您认为我会是这样的人吗?”一旁的主任和小编不由笑起来。他也有些尴尬地笑,“我是看你答得不那么肯定哩!”我在心里说,“那只是因为我不耐烦作答罢!”但我不再说话。

  两小时过去了,他终于改完,我顿释重负!

  晚上,为个把字句,他又电话让我改一遍。之后才发出。

  好无言!领导做到这份上,我却丝毫不为他的“严谨”、“负责”感动,相反哭笑不得。人要懂得抓大放小,尤其领导。事必躬亲往往并不是好领导,只能说明你不懂统筹不会用人,恐怕累了自己还惹下级怨气。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太注重某面必然偏废其他面,导致工作失衡。就说我们吧,审判永远是核心,其他辅助事务如信息宣传还是顺其自然吧,如果整天想着如何宣扬、鼓吹自己,那么实实在在的审判就会一天比一天急于请赏邀功,流于虚浮,偏离轨道。到时候,恐怕吹鼓功夫再高也没有硬实实的“干货”作资本了!

  可是谁来给执迷之人说这番话呢?谁来掀开他的“新衣”而不是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呢?就如我,再不讨巧,也不是皇帝身边那个天真的小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