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里的那些女人们(二)

《人民的名义》剧照

《人民的名义》里女人的命运,跟官场的男人紧密相连。最后的结局,她们可能早已料到,抑或是她们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过的。

03 欧阳菁


欧阳菁

欧阳菁说自己的一辈子毁在了一袋子海蛎子上。

那是一个周末的清晨,我们的达康书记一身泥点,背着一大袋子海蛎子出现在欧阳菁面前。只因为听说她爱吃海蛎子,李达康去挖了整整一夜。而正是这一大袋子海蛎子,骗走了欧阳菁的心。

大学毕业,两人结了婚,婚后李达康把家里的活全包,工资全部上交,也不出去玩,甚至连打扑克都不会。可那段时间虽感觉无趣,但欧阳菁也并未计较。只是后来李达康官越做越大,却显现出自私的毛病。欧阳菁为他不帮自己的亲弟弟而耿耿于怀,认为他极端自私,只顾爱惜自己的羽毛。

她也觉得李达康根本没有那么爱她,所以她与他就渐渐失望了。


我不知道在审讯中心的欧阳菁,说出这些的时候自己内心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状态。她说“在外人看起来,她嫁了一个做高官的丈夫,是成功的女人,可谁又知道她心中的苦啊?”欧阳菁酷爱看《来自星星的你》,虽然已经五十岁了,内心却仍然像个小女生。这样的人在工作狂李达康那里自然是得不到一丁点的爱。于是,两人在同一屋檐下开始了漫长的分居生活。

李达康和王大路说,欧阳菁的内心太过敏感,本以为只有年轻时会这样,没想到这个年纪了依然抱有如此天真的想法。一颗敏感的少女心,怎么可能是李达康有空呵护的。

以前我一直觉得,一个女人只有在遇见一个很爱并且很爱她的男人时,才会发生冻龄。我不知道欧阳菁这样算不算“冻龄”,只是在青春年少或者初婚的时候,她肯定没有得到过她想要的。欧阳菁和李达康本就是两条路上的人,但并不是说他们不能爱对方,更不是说他们的婚姻是个错误。

结婚之后,他们都不愿意为对方放弃自己的追求或者为了对方妥协。欧阳菁在事业上也是风声水起,做到了银行副行长的位置。而李达康也做到了市委书记,副省级的高官。李达康需要的是一个站在背后默默付出,甘当配角的贤内助;可欧阳菁需要的却是一个能包容自己,怜爱自己的有情郎。

相比较欧阳菁与李达康,毛娅和易学习的婚姻则要幸福的多。我觉得毛娅是专门针对欧阳菁设定的一个角色,不同的性格和选择使得这两个女人有了截然不同的命运。毛娅是一个甘心站在易学习身后默默支持着自己丈夫的女人。当沙瑞金问起毛娅是否还是家庭主妇时,毛娅满口回答自己老家有地,这样的回答既是向丈夫表达自己的心意,也是告诉领导自己甘于在背后默默支持她家老易。她满眼对自己丈夫透露出关怀与爱,丈夫对她也是充满感激。

当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两对夫妻,最终的结局却截然不同。

有些事情明知道对自己不好仍然去做,年轻时多半是因为固执,长大后多大是因为理解和妥协。

达康的愤怒

最终,路越走越远,最终走向了离婚的终点。但是欧阳菁又比梁璐幸福,甚至是比吴惠芬都要好。因为李达康毕竟爱过她,或者说直到最后依然爱着这个前妻。他不顾自己的政治生涯用自己的车送她去机场,她看着欧阳菁的照片默默发呆,他特意找出欧阳菁最爱的《来自星星的你》观看。

欧阳菁也想过,如果当初没有毁在那袋子海蛎子上,或许能跟王大路有一个不同的结果。但是真的会么?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么?

李达康觉得结婚了,任务就完成了,或者终点工作任务就转移了,可欧阳菁却始终围绕着这个感情这个基本点苦苦追求。

我本来以为她会说出“我从不后悔收到那袋子海蛎子”之类的话,但是终究没有听到。


实际上也是两口子

相爱是一切困难的开始,婚姻是一切相爱的开始。

04 吴惠芬

吴惠芬

不得不说,凯丽阿姨的表演也是恰到好处。看书的时候,自己能构想出的吴老师的形象与之相差不大。

吴惠芬在最后出国前,与梁璐有这样一段对话:“梁老师,婚姻从来不以女性的宽容与贤惠取胜。当高育良告诉我他爱上小高是因为《万历十五年》,我就对他死心了。还有比这更奇葩的理由吗?”

梁璐说:就是,这简直是对您这位明史专家的侮辱嘛!

吴慧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就是要侮辱我,才能达到离婚的目的,高育良太了解我了!

想起一直以来,吴老师给梁老师开导的画面,也是讽刺性十足。

吴老师与高育良这对无间道夫妻,“离婚不离家”的相处模式让很多人愕然。用高育良的话说,二人都不是一般群众,要考虑影响。所以两人私下做了约定,等高育良退休,大陆的一切都留给她。可对吴惠芬而言,大陆没有了高育良,她一个人守着又有什么意义。

可还没来得及等到高育良退休的那天,吴惠芬就已经发现自己在这段感情里早已败得一塌糊涂了。这段外人看起来的模范夫妻,卸下了华丽的外套,一个大学的明史教授却败给了一个特意包装好的渔家女。


剧照

我不明白,吴惠芬为何会选择这样的路。明明她应该是知道高育良是什么样的人,他有什么样的城府和心机,大概没人比她更了解。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甚至都已经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离了婚了,她还是愿意和他一起隐瞒。她说两个人是无间道,是各取所需,是相互利用,可一个历史学教授对待这些应该看得分外明朗才是,不知道她为何做此选择。

侯亮平也曾问道当年那么一个心高气傲的美女教授,怎么会接受这样的生活。她在书中的回答是:“这是一个无奈的也许是智慧的选择吧!”她把自己定义为一名精致利己主义者。大概她对爱情也失望了——“即使没有高小凤,也会有什么王小凤,李小凤。男人都是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这一点大概无法改变吧。”

可能身处官场的婚姻有了太多其他的因素,让身处其中的人都把婚姻当成了一种工具而浑然不知。婚姻对他们而言是前进的工具,是自己发展的资源,还是像开工作汇报会一样必须完成的任务。

书中没有介绍高育良和吴惠芬是如何相识相知,他们本都是汉东大学的教授,不知道故事开始于何时何地。只知道故事的最后,她一直隐忍的那闸水一般的泪水,该在何时流下。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