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视觉记忆(7):疫情下的小城

原计划六月的回程航班被取消了,正好趁机留下来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去过大西北,游过三峡。才嘚瑟两下,南京疫情突发,江南行泡汤了。开始酝酿贵州行,这边忙着打探行程,那边疫情进一步扩散。紧接着,周边几个城市:武汉、荆门、荆州相继爆出疫情,家乡小城虽无病例,仍然迅速响应,进入应战状态,好在没有封城封小区,还可以带上口罩出来晃晃。

秋至,雨至,早晚真就凉快了,晚上睡得极安稳。清晨醒来,雨声淅沥,撑一把伞出门走走。

大树底下那个白发老太太依旧冲我和善地微笑。小区门口扯起了巨幅抗疫标语。传达室循环播放疫情最高指示。缝纫店的老头一瘸一拐地在门口晃着。餐厅不让堂食,顾客在外等着取外卖。理发师带着口罩,给美女整着发型。车少人稀,街市冷清许多,偶尔开过一辆小车高声喇叭播放防疫要求。菜场里人最多,带口罩的人多了起来,可冰箱早已塞了不少东东,暂时也不需添置。溾边走一走,几无人影。

恒源养老院实现全封闭管理,谢绝探视。老爷子闭关在内有吃有喝,倒也无需太操心。但看院长每日拍抖音很嗨皮,歌舞打闹,创意无限,硬生生将养老院整成幼儿园,欢乐溢满院。

几个在体制内的同学都按要求下沉社区执守。我问能否来打义工?同学说谢过,让我保护好自己就是在做贡献。

瑜伽教练说,会所教学都停了,每天只能上我家私教。可每被折磨一次,就只能葛优躺。就同教练说,后面隔一天来一次,让这老胳膊老腿有时间歇歇。

闲来仍旧喜欢读书码字。重读《哲学的慰藉》,在这非凡时刻,玩味哲学最为有趣。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让哲学如此亲民:“哲学绝不是高谈阔论,也不是凌驾于生活之上的。恰恰,哲学的思考就是源于生活本身。”“哲学的任务是教会我们在愿望碰到现实的顽固之壁时,以最软的方式着陆。”

没有一位哲学家能解决人生所有问题,但在疫情之下读阿兰·德波顿笔下的塞内加,很是受用。

命运之神一手握山羊角,一手握舵桨。她会赐福予人,也会用舵桨倾覆一切。我们可能拥有很多:金钱、官位、豪宅、名誉......其实,那些只是命运之神让我们暂存,因为她可能随时拿走一切。

所以,一切都在应考虑之列,一切都应在预料之中。

一生受尽劫难最后还被暴君赐死的塞内加说:“智慧是唯一的自由”。

生活始终是两面的,顺境和逆境永远是一对双胞胎。我们身处在这个动荡世界,当以内心的确定应对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