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一梦

谁知江南无醉意,笑看春风十里香。

她自识字起,总爱读诗。每每读到描写江南的诗句,内心里即刻泛起无限欣喜,想象着诗里的江南,编织着自己的梦。梦里的江南,烟雨朦胧,马头墙立,一片荷塘,满池蛙鸣。

弱柳扶风,垂丝照水,靠岸的乌篷船微微摇荡。远处的石拱桥仿佛已历经几百年的风雨,安安静静地卧于河上,微笑着凝视这个杏花微雨的江南。一袭素裙的姑娘,撑着油纸伞,慢慢地走过这小桥流水,走进青瓦白墙之间幽幽的巷子,踏着青石板路,一步一步地走远。

世人都说江南是“八分半山一分水,半分农田和庄园”,所以她的江南小镇,应该是在山间,被青山绿水环抱,周围是碧绿的田野。镇子里街桥相连,人们依河筑屋,亭台楼榭错落有致。

晴天的日子里,她就想坐在自己的庭院里,泡一壶茶,晒晒太阳,读读书。风烟俱净的天空里,澄澈的仿佛能看到整个世界。再一抬头,已是夕阳西下。傍晚时分,袅袅炊烟清清淡淡的飘出烟囱,随风而散。这里的人间烟火,是独属于江南的风韵,慢慢地滋润着精神,身体和心灵得以安放。

图片来源于网络

她最喜欢桂花藕,糯米软绵甜香,藕丝里都渗透着桂花的香味。每次吃到,都一脸满足的样子傻笑,仿佛这是世间极品的美味,透着馥郁浓香的幸福。她依然是这大千世界世俗中人,爱滚滚红尘里的人来人往,花开花落。却也沉醉于江南的温婉,满怀一腔情怀在茫茫人海寻找着她的梦。

她不清楚这个梦会怎样,只知道这个模糊的影子在心里一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呆着,好像只是悄悄生根发芽,等着某一天从心底里开出花儿来。最初的日子里,她也曾幻想在这漫长的流年里,能在江南的细雨里遇见一位儒雅的男子,相逢一笑便是一生。美好的不真实,她却愿意某些时刻,收复放肆的心,徜徉在诗歌里做一做浪漫的梦。岁月里流逝了多少青春,多少欢笑和无奈,她的江南里却从未出现那个他。

直到她遇到他。

她觉得遇到他,就像人生里突然遇见了梦里的江南。遇见他的那个晚上,也是下着微微的小雨。他在台上讲着他的故事,而她坐在一百多人里静静听着。一直在想,这么个厉害的角色,为什么声音听起来那么温柔,说起话来还那么谦卑,好像他的外表他的声音他的语气不符合他如此的经历。

有那么一段日子,看见他就像沐浴在江南四月的阳光下,简单而温暖。他曾说,他想放弃一切,寻一深山,建一木屋,和属于他的那个她一起隐居,不问世事,不争名利,耕田种菜,悠闲度日。

她一直默认,她一定是他的那个她。

她记得那年八月底,一起去婺源玩儿。一路上看山看水,突然就走到了思溪延村。两个人慢慢悠悠地在村子里漫步,也没有找地导,就那么到处晃悠着。他惊叹着这里的古朴,认真地看过每一条巷子,每一块石板,甚至是一片苔痕,一簇墙角的花儿。

一场突然而来的阵雨,让他们遇见了一座古宅。进去避雨的时候,看到老宅子里只有一位老人,于是就和他攀谈起来。听他们聊着宅子的历史,她在一旁看着窗户、房檐、门廊各处的木雕,每一刀痕都沁透着历史的沧桑,历经两百多年仍然保存得那么完整。听说当时耗费十年的时间才建成这么一座房子,每一处的木雕皆是整块木料一次刻成。看了那么多古镇古村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细致精美的木雕。老人看他们是真的感兴趣,想了解这座宅子,就带他们参观房子,说着当年祖上富极一方的繁荣盛景。雨过天晴,他们和老人告别后,他仍念念不忘此次奇遇。她能看到他眼睛里闪烁的快乐。他一直说他想要的生活,就是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看看书,喝喝茶。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后来去福州三坊七巷,偶然走进一处宅子里,坐北朝南,庭院不大,却小巧精致,小小的池塘,一人高的假山,还有一个两层的亭子。他们两人就坐在人家的门廊下面晒太阳,抬头就是天空,周围无任何建筑遮挡视线。一个下午里无人打扰,独享这闹市中一处宁静之景。当时他们还开玩笑说,好想买下来,就住在这里,每天晒太阳。

他是她的江南,带给她那么多的温暖和快乐。那几年的江南,不再是她一个人,每一次经历,都让她相信,他们的江南不再烟雨霏霏,而是阳光灿烂。那些日子就像她送给他的第一份生日礼物------一瓶星星,单纯可爱。五颜六色的五角星,每一颗都是层层叠叠的情意。她悄悄在里面放了一张自己的大头贴,照片里的她笑靥如花。

可是他也是她的江湖,她的战场,让她这样初入江湖的人,遍体鳞伤。她也曾痴痴傻傻,也曾发狠厮杀,也弱弱地抵御外敌,到最后一个人坚持守护,一路跌跌撞撞,缝缝补补,遇到任何事,都一直满怀希望,即使最后,哪怕只剩最后一丝希望,她也没想过放弃。当感情走向末路,她也曾笑问他,要不要一起私奔,去江南的小镇里平静地生活,不问世事,不争名利。

远离这污浊的世界,他会不会感觉到快乐?

南京一别,八月有余,她再也不曾见过他。他说他先放手了,他已不是原来的他,不能陪她一起去江南的小镇晒太阳了。竟是这样的结局,竟是这样的结局,她在心里默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能看他远走,却无力挽留,不敢再多说一个字让他为难。

她一度认为她的江南梦已碎,心下凄凄。纵使情成卷,终究梦不成。“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里的他却越来越模糊,泪落两行,黄粱一梦,三生浮屠。明知梦做完了,该醒了,可是,醒不来的人多可悲。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一年里,她又给他准备了礼物,即使这个礼物再也没有机会送出去。她自己打开来看,满满一盒子的纸条,写了自己那么多的心情,关于读书,关于爬山,关于桂花,关于朋友,关于江南的梦......自己读完这一个个小纸卷后,突然明白,这是给他的,也是给她自己的。即使没有他,她还在,她的江南还在,这一路的经历都是她自己的,可能与他无关。除去风月,就剩下她最初梦里的江南,依然多雨,依然温婉,依然山明水秀。

经历一次繁华,落寞收场的时候,她的江南梦不再只是当初具象的样子,而变成了一种恬静的心态。不再轻易感伤,不轻易落泪,总是抬头微笑,心怀美好,努力抗争,保留着心底里那一汪清澈。无论在哪里,无论做着什么样的工作,心境平和,知足常乐。有过他,失去他,一个人做着天真的梦,两个人做过美满的梦,一个人继续做着两个人的梦,她依然感谢他曾出现在她的江南里。

梦醉江南,待故人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