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讲师训练营第五期阅读原创10/21《绘本之力》之与生命共鸣的绘本

05113谭竹安

今天我阅读的是《绘本之力》里柳田邦男先生的《与生命共鸣的绘本》章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柳田邦男,1963年生,在NHK做过新闻记者以后,转而成为作家。针对重大事故,灾害、战争、医疗这些事关人类生死的事件,通过采访思想,行动处于前沿的人士,探索其中的现代社会问题,主要著作有《马赫的恐惧》《癌症回廊的早晨》《坠毁》。以及以与次子死别为基础创作的《牺牲》等。

柳田邦男先生是一位纪实文学作家。但他对绘本却有着其独特的见解。因为对其亡子的怀念,使他回归了绘本,开始了对绘本阅读价值的“重新发现”。在《正是大人才应该读绘本》一节中他提出:“绘本是大人为自己阅读的作品”,“正是大人才应该读绘本”。他认为,人“一生要读三次”绘本:第一次,自己是孩子的时候;第二次,自己养育孩子的时候;第三次,自己进入人生后半期的时候。“特别是在人生的后半期,意识到了衰老,身患了疾病,或者回顾人生的波折,这时候,会出乎意料地从绘本中读到不少可以称之为新发现的深刻意味。要生存下去的话,最为重要的事情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已经写在绘本中了。”

在《孩子.死亡.绘本》这一节中,他讲述了一个儿科主任医师细谷老师帮助二个小孩由佳和康平面对弟弟良太的离开,他借助了《獾的礼物》这个绘本,他说:虽然獾是变老了死的,可是,也有人会在更小的时候死去,谁都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死去,良太不久也要穿过隧道到那一边去,变得自由了,不过,现在他也睡得很香,没有一点痛苦,你们明白吧?就是这样,医生通过绘本这一媒介,以自己的诉说,使年幼的姐弟能够从正面接受弟弟的死亡。某种程度上说,绘本是解决很多人们无法面对的一剂良药。

在接下来的内容里,先生例举了《熊啊》、《切洛努普的狐狸》、《美代》、《一千股风,一千把大提琴》、《口袋里的礼物》,这几本绘本毫无疑问都是讲述生命的绘本,每一位作者都有着自己深刻而又痛苦的体会从而创造了这些绘本,目前简书在全职妈妈中征文,创作绘本作品。我记得编剧写了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版权老大黄Sir一直痛心疾首,为什么中国孩子看的好绘本都是外国人画的?为什么中国妈妈不能给孩子画出经典的绘本?”我想黄先生的愿景是好的,也值得鼓励。但是,我们的妈妈也许能画出好的绘本,经典的绘本却必然不容易得到。柳田先生说,只是在人工的城市走一走,查查各种资料,与人谈谈话,动一动脑筋是制作不出这种水准的作品。我想把自己投入到非日常的状态之中,才可能获得创造性的艺术表现。

日本的绘本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才达到今天的世界高水准,亦期待我们也能一步一步迈进,制作出与生命共鸣的经典绘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