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该死的颓废

文/洛小简

说好不再泪流。
曾坚强的心在被啃噬,
一点一点残缺,
泪腺怎会再受心控制?

这秋总被人唱悲。
见证花草的枯萎,
一首首快乐的歌,
却衬托着一阵阵凄凉。

一个人太久容易心殇。
懒再多的床、看再多的剧,
或是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
止殇岂非亦事?

文字再美也多为虚妄。
这天、这地、这天涯海角,
那飞燕、那信鸽、那至死不渝,
都将世人一一欺瞒。

越萎靡越不振。
你这该死的颓废,
又施行桎梏——
桎梏那曾坚强的心。


颓废何时醒|网络

注:2016年10月3日,星期一,阴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