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桃花为谁开(十)潜进锁妖塔

导读:

地位是悬殊的,本领是悬殊的!爱情也需要门当户对。

看我驱魔龙族女天师马小玲如何打怪升级?



网络图片

正文:

为了增进自已的法力和战斗力,我决定去锁妖塔历练历练。而且我答应过夜煞帮他去锁妖塔见心上人。

我想我的脑袋一定坏掉了,要不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也许是缺心眼,也许是具有冒险精神。

我寻思着帝君他老人家的藏书浩瀚如海,一定有关于“锁妖塔”方面的书。藏书阁当差是个“不见天日”的枯燥活,那些花样年华的宫婢们都不喜欢在藏书阁当值。但是薪水要比侍茶宫婢高。于是我以想多攒些稼妆为名,求着司命星君把我调到藏书阁当值。

司命说像我这等刚刚飞升的小仙,又是一个地位低等的小仙,必须禁七情六欲,修练个一、两万年才有资格调婚论嫁。而且我是凡人血统,怕是没有机会,就遭天人五衰之劫。

但他还是安排我夜晚在藏书阁当值。他说我只需晚上在藏书阁里睡睡觉,白天可以恣意地到处耍,而且月薪还可观。我千恩万谢,哄得他心花怒放。

果然不出我所料,藏书阁里有一本《锁妖塔名录》。这本书已经泛黄,边缘有些磨损,说明很久都没有被人翻看过了。里边的字都是上古文字,幸好在北海水君府专门同桑籍二殿下习过三年上古文。

弹指一挥间,过去一月有余。这本书我已经倒背如流。只需找个机会进入锁妖塔了。

一天,织越公主又来找东华帝君。织越是夜华的表妹,思慕帝君。我也听元贞提起过,她跋扈任性,仗着父母的权势,又有乐胥娘娘护着,太子夜华疼着,没有人敢得罪她。

帝君正巧出去散步了。织越找不着帝君,没好气地问我:“东华去哪了!”

她虽一连叫了好几声,但因我心里想着如何名正言顺进锁妖塔而没听着。冷不防她气急败坏地抽我一巴掌,我本能反应也抽了她一巴掌,而且力道更大些。

她恼羞成怒:“你反了,来人把她给我扔进锁妖塔。”

一听她要把我扔进妖塔,倒不反抗了,任凭两个天兵架着我扔进了锁妖塔。

这九重天的锁妖塔关得可都是厉害角色,亦不是蜀山的锁妖塔可比的。北海三年术法修得如何?夜煞的本领如何?都需要实践来检验。

锁妖塔的内部构造及机关我已经烂熟于心。《锁妖塔名录》上面记载的被关压的上古妖魔,对于他们的生活习性以及弱点我都了如指掌。我从最弱的开始打起,逐步检验自己的法术,慢慢提升自己的战斗力。我是打打歇歇,战战躲躲,也受了些伤,好在不危及生命。

大约过了七八日,终于找到了澜芋。

历经十万年相思苦夜煞和澜芋终于见面。我一向心软,却又不能掉眼泪。他二人悲悲戚戚叙离别相思苦,我也不敢看,就躲得远远的。或许我是太累了,也太困了,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唤我。睁眼一看,原来是夜煞和澜芋。

澜芋说她也要和我签订神龙契约和夜煞永远在一起。

我说:“我可以和夜煞解除龙神契约,让你们双宿双飞。”

澜芋说:“我犯了天条,不仅天宫会追捕,而且七首神蛟也不会放过我,或许还会以此为理由反了天族。平静了几万年的三界怕又会血雨腥风。”

我一时也知说什么好。

澜芋说有一件事要求我。

原来澜芋当初被囚禁在锁妖塔时已经身怀有孕。因锁妖塔内终年昏暗,妖气重戾气重煞气重,产下的不是婴儿却是一枚龙蛋。或许锁妖塔内的妖气和神族血脉相冲,所以十万年了小龙迟迟不破壳。希望我能带着小龙蛋出锁妖塔,想办法孵化出小龙,并且抚养他长大。

我一听脑子快要炸开了。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去照顾一枚龙蛋呢?但是澜芋的眼泪一双一对往下掉,又心软了,只好答应。

我带着龙蛋悄悄地出了锁妖塔。也不知道守塔的天兵真得是熊包,还是我的本领确实不错。

安顿好龙蛋,去仙女池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回来的路上,正好遇上司命。

“哎呀!这几天你上哪去了,竟然擅离职守。幸亏有我遮着捂着,这要是被别人发现了,少不得一百大板,还得被贬下界。”

“帝君喝剩下半壶酒,扔了可惜,于是找个没人地方偷偷喝,结果就醉了,也不知道睡了几天。这不,才醒嘛。”

“你说你一个凡人飞升的小丫头怎么这么大胆呢?”

我嘻皮笑脸地说:“那还不是仗着有司命星君您护着嘛!”

“别胡说,我跟你不熟。你犯了天条,我可保不了你。”

“星君你这么照拂我,我可不能让你丢了面子。我现在就去看看《天条天规》。不仅看,我还要背会。我保证以后一点错也不犯。”

说着说着,我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留下一脸无奈的司命。

y�tܬ��>


画外音:

折颜和白真在下棋。白真举棋不定,折颜拿起旁边的酒坛子,脑子里突然想起那个醉酒调戏他的丫头片子。


下集看点:

艺高人胆大!马小玲锁妖塔历练后本事精进了不少,又向来是不吃亏的主儿,是不是真得就熟读《天条天规》,从此在这九重天上安安稳稳本本分分地做个小仙娥呢?

欲知后事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