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爆笑】碧海蓝天保全公司 第三十九章 谁惹了剧情大神(七)

字数 3255阅读 15

云月蕾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现在大将军并没有通!敌!卖!国,而且和王妃也没什么关系,但是,衣不解带照顾受伤的人这个剧情是正常发展的,只是主角换人了而已,按照剧情的自动补全世界的方向,受伤的人会中那啥药,岂不是就是说,她会中招!?

剧情如此扭曲,难道是因为秋寒把剧情改了的原因?

不要啊!她可不要上演现场版A!片啊啊啊啊啊——

“怎么了?”欧阳无我看着云月蕾的脸一下子红一下子白,于是摸了摸她的额头,以为她发烧了。

云月蕾下意识的挥开他的手:“别碰我!”

欧阳无我眯了下眼。

云月蕾僵了僵嘴角,立马抓住他的手:“苍天在上,欧阳同志,我说不定要被下毒了,你一定要全程把控我的所有食物,这次再中招,我说不定就死这里了,我还得留下命走完剧情然后回家呢!”千万不能让欧阳知道是春!药,她可以打包票,如果让他知道,他一定会想方设法让她中招!看来她回头还得关照秋寒一声,千万不能说。

但是,我们亲爱的云月蕾同学,压根忘记了,欧阳无我可是和她一起参与了秋寒电影的拍摄,那几场狗血重头戏也在其中,至于他能记住多少,这就不得而知了。

欧阳无我看看被抓的手,沉默半晌,点了点头。

“阿蕾,我来看你啦!”叶君兰笑着走进房间,“好些没有?”

云月蕾用晶晶亮的眼神看向欧阳无我:“好多了……这个……欧阳,我想喝天山雪莲燕窝红糖何首乌配上银耳莲子桂花粥,特别特别想喝,你能帮我做一碗么?”

欧阳无我:“……”

叶君兰:“……”请问那是什么鬼?

看着欧阳无我关上门,并且走远的脚步声,云月蕾一把抓住叶君兰:“阿兰,我们必须跑!”

叶君兰一愣:“跑?为什么要跑?跑去哪里?还有,这个我们是谁?”

云月蕾:“欧阳看我的眼神简直就好像我是块上等的肥肉……”

叶君兰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一眼:“肥肉?你最近又胖了?”

“……”云月蕾,“我是说好像,不要打岔——我感觉,不出三天,欧阳绝对会办了我,就凭我在这个故事中的弱鸡身子,根本打不过他,所以我必须要走。

叶君兰非常暧昧的笑了起来:“阿蕾啊,难得看到你这么慌乱啊,你干嘛不想想,这是个桃花运啊,想你都单身这么多年了,你可以反向思考下,就当你把欧阳给办了啊,你爽他爽大家爽……”

云月蕾眯着眼睛看着她,不住叹了口气:“阿兰,你说得对,我和欧阳说不定是郎情妾意,但是你就可惜啦,唉……”

叶君兰一个哆嗦:“你什么意思?”

云月蕾:“按照剧情,王妃受伤之后,王爷衣不解带的照顾她,大将军不死心,就给王妃下了春!药……”她装作惋惜的样子,“这次本来应该是你受伤的,但是我却阴差阳错的带你受过,你想想,这个春!药作为关键剧情出现是肯定的,以剧情大神的补全世界的能力,之前本来应该你受伤和颜如玉培养感情的戏份没有了,那么这个春!药的剧情岂不是成为了重中之重?”

叶君兰脸色刷白:“你的意思是……”

云月蕾悲痛万分:“这本来只是寻常春!药,现在肯定会变成十万马力啊,换句话说,本来颜如玉只能把你压在床!上三天三夜,那么现在……”

叶君兰泪流满面:“……我会死在床上的,你不知道现在他可是双重性格……”

云月蕾:“所以……”

叶君兰突然抓住她的肩膀,一脸严肃的说:“我们必须要跑!”

云月蕾:哦也!

这天晚上,叶君兰好不容易摆脱了颜如玉的紧迫盯人,背起小包包来到了集合地点——王府西苑的一面矮墙下。

等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云月蕾还是没有出现,叶君兰甚至怀疑被她给耍了。

“阿兰!”

“我的妈啊,吓死我了,你怎么才来?”

云月蕾整理了下衣服道:“你傻啊,你以为我们能这么轻松避开全院子的暗卫,大摇大摆的跑路啊——我刚刚去做了下准备。”

“……”叶君兰,“什么准备?”以她对云月蕾的了解,她肯定干不了什么好事。

云月蕾嘿嘿一笑:“我在他们今天的晚饭里下了巴豆,估计现在都在茅厕蹲着,没空来理会我们呢。”

叶君兰大汗:“你这样做,真的好么?”

云月蕾不以为意:“放心,药量不大,只能维持一个晚上——我给颜如玉和欧阳无我加了特餐!”

叶君兰:“……我突然不想问下去了……”

云月蕾:“不!举药!一个月的分量!烈性的!”

叶君兰:“……你既然有这种药,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跑?”

云月蕾:“只是以防万一,你想,如果药过期了怎么办?”

叶君兰:“……”怎么槽点那么多呢?

云月蕾:“我们速度走,不然这种狗血的剧情,可是说变就变的!”

叶君兰:……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经过三天三夜的奔跑,两人终于远离了帝都。

看着面前的这家客栈,叶君兰泪流满面。

云月蕾:“我们是继续去下一站还是先在这里住一晚?”

叶君兰惊恐道:“你还想走?你想怎么走?这三天来,我们抓蛇、被蛇咬,看熊、被熊追,逗狼、被狼围——你怎么每天都有那么高的兴致去做这些事情呢?”

云月蕾:“那可是我们在现代生活所无法经历的,难道不值得我们体验一下么?”

叶君兰:“等回现代后,你可以去肯尼亚草原走一趟,什么都经历了。”

“……”云月蕾,“我们还是去客栈洗个澡先吧。”

两人走进这个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

叶君兰冲到柜台上狂拍桌子:“老板!投宿!”

半天,老板才披着外衣拿着烛台,边揉眼睛边走到柜台前:“几间?”

叶君兰:“一间!”

云月蕾:“两间!”

老板:“……”

两人互看一眼。

叶君兰:“两间!”

云月蕾:“一间!”

老板:“……两位的默契值不足,需要充值么……”

云月蕾、叶君兰:……老板,你确定不不是穿越过来的么?

老板:“两位女侠,这都快三更了,你们能别站在大门口喊着一二一、一二一了么怪渗人的,到底要几间那?”

“……”叶君兰相当怀疑这老板也是穿越来的,“两间吧,还有,让人给我们各送一桶洗澡水。”

老板引两人走到客房,推开门后,两人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

叶君兰:“……老板,你确定你的客房搞的这么金碧辉煌,晚上连蜡烛都不需要了真的合适么?”她指着满屋子亮闪闪的墙壁,“这像是用金粉涂了的墙壁和那像是夜明珠一样的照明,老板,这屋子简直是亮瞎我们的狗眼啊。”

老板一副很自豪的样子:“实不相瞒,那些真的是金粉和夜明珠。”

“……”云月蕾,“老板,你这样,确定不招贼么?”

老板一个眼刀闪过:“谁要是敢来,我就让他有去无回!”

云月蕾:“……老板,莫非您这是一家黑店?”

叶君兰倒吸口气:“难道你装修的钱都是打家劫舍来的?”

“……”老板,“打家劫舍的那是土匪,不是黑店……”

云月蕾点点头:“嗯,果然是家黑店。”

老板很无语:“我不是黑店,这个装修风格是我的兴趣——话说,没有黑店会把屋子装修成这样吧?”

叶君兰:“但是正常人也不会把屋子装修成这样吧?”

老板怒了:“我有钱,我喜欢行不行?”

云月蕾:“哦,原来你喜欢炫富——看来除了开黑店外,你还有炫富的辅助技能。”

老板转身离开了。

叶君兰:“他怎么了?”

云月蕾:“大约是炫完富准备回去准备准备来打劫我们两个了吧。”

叶君兰看了她一眼:“还真是黑店?”

云月蕾:“天知道呢。”

叶君兰:“我说,这房间搞成这样,真的正常么?”

云月蕾:“请注意,这是一本小说,我写的小说,什么都可能会发生。”

叶君兰:“你这样不负责任的回答真的好么?”

两人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由于昨天来的时候没有发现追兵,因此两人决定,今天在这个镇子上闲逛一下,再住一晚。

叶君兰回房去拿钱,云月蕾还没走到楼梯口,就发现老板趴在那里探头探脑往下看。

云月蕾:“老板,你干什么呢?”

老板吓了一跳,差点摔下去:“女侠,你吓死我老人家了。”

云月蕾:“老板,贵店的装修风格也差点闪瞎我了。”

老板:“……家父在帝都经商,我不喜欢帝都的空气,所以就这山明水秀的地方开了个客栈……”

云月蕾:“你也不怕贼惦记。”

老板:“这几年来,确实也少了点东西,比如去年二楼东面的客房少了堵墙,三楼的客房少了夜明珠、紫珊瑚、玉夜壶……”

“……”云月蕾,“你的店这样都没倒?”

老板:“快了,估计今天就要倒了!”

云月蕾:“嗯?今天难道有人会来抄你家?”

老板指指下面:“你看下面两人,一副不好惹的样子,肯定是来者不善!”

云月蕾:“?”她走过去往下一看,看到两个白衣人持剑坐在大堂内,一男一女,看不清样貌,但是身上凌厉的杀意都快溢出来了。

她可以保证,自己不认识这两人,但是,直觉告诉她,不能和这两人扯上关系,必须要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