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弊的优等生(江湖令10)

物理老师肖莉站在讲台上,一摞卷子摊面前的讲桌上,散发着因未知带来的神秘吸引力。

每当望着下面四十多个表情肃穆却又稚气未脱的脸庞,她总会忍不住地想,这些表情有多少是认真的,又有多少是装出来的?我每天在讲台上讲得口干舌燥,粉笔灰吃了一肚子,他们又听进去了多少?

肖老师是对的,有一部分同学不敢出声、不敢搞小动作,完全是忌惮她的厉害。别看肖老师年纪不大,发起火来却威力堪比原子弹,能把一个比她高出一头的男同学训得无地自容,想找个耗子洞钻进去。而有一部分学生之所以表情虔诚,是因为今天是月考试物理成绩出来的日子,对于学习成绩靠前的一部分同学来说,公布成绩总是一件让人兴奋而又忐忑的事情,因为这关系到自己在这次重要考试中的排名是上升还是下降。

张雪欢显然属于后一种。作为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学霸,大部分人认为,张雪欢是最不用担心成绩的那个人,随便一考便能全班前五名,年级前二十,早早预定了重点高中的席位,只是上哪所的问题。

可他们哪里会知道学霸的痛苦和焦虑?张雪欢会为了前进或后退一名而高兴或失落好久,每次考完试,每一科的成绩出来之后,她会偷偷将与她不相上下的几个同学的成绩都记录下来,算出自己领先后面的人多少分,落后前面的人多少分,下一科成绩需要考到多少分才能追上前面的人而不被后面的人超过,所费的心思,不亚于谍战。

按照目前已经发布的成绩,张雪欢暂列全班第一。但张雪欢却不敢高兴,因为已出成绩的科目语文、英语、历史都是她的强项,而数学和物理才是她的软肋。曾经的惨痛经历让她明白,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最终的胜利者。她目前领先第二名宋锐二十八分,可宋锐是出了名的理科成绩好,曾经创造过以物理成绩满分从第十名上升到第一名的奇迹,让张雪欢眼睁睁地将期中考试第一名的成绩拱手让人。这一次又会是怎样的情况呢,张雪欢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

肖莉强按心中的怒火,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这次物理考试,我们班的成绩很不好,及格率只有70%,上九十分的也只有一个人,远远落后于一班。可让我生气的不是这个,是有的同学不诚实,居然在考试时作弊。”

听到有人作弊,同学们立刻面面相觑,但碍于是在上课,连窃窃私语都不敢。张雪欢本来将这些话当作正式开场前的前奏漫不经心地听着,虽然也表情严肃,但真心觉得跟自己没多大关系,一心只想着老师能够快点公布成绩。但物理老师接下来的话,瞬间让她傻了眼。

“最可恨的是,这名作弊的同学技术很低级,题不会做也就罢了,居然连对错都分不清,一股脑地往上抄,结果跟人家错的一模一样。”

张雪欢瞬间感到天旋地转,瞬间崩塌。老师嘴里说的那个“低级的抄袭者”,就是她。张雪欢极不情愿却又无比清晰地记起了那天物理考试的情况。最后一道大题,分值15分,是关于力学的,这是张雪欢物理学习中最薄弱的一环。

她一遍又一遍地读着那短短两行的题目,试图从中找出解题线索,却一点思路也没有。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张雪欢感到深深的绝望:如果这道题做不出来,就会丢掉15分,前面的题再错点,估计就只有六十多分了,甚至有可能会不及格,那这次月考的排名就一定会下滑,怎么办?怎么办?

鬼使神差般地,她趁监考老师低头看手机的功夫,将脖子伸长了一点点,刚好从坐在她前面的方宏腋下看到他的卷子,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有意帮她,张雪欢看到的竟然真的是最后那道题。由于要时刻提防着老师猛然抬头,动作又不能太大,张雪欢只敢迅速地瞟一眼。谢天谢地她的视力足够好,虽然只瞟到了一点点,也足以帮她找到切入点,将那道题顺利地解了出来。

张雪欢无比确信那道题她解出来了,而且解对了,没想到换来的是作弊被发现。

好学生张雪欢作弊!这几个字在脑海中闪现的时候,张雪欢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老师会怎么看她?同学们会怎么看她?会不会认为她每次的好成绩都是靠抄袭得来的?她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她要怎样向人解释这只是她的一时糊涂?就算她说了,会有人相信吗?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肖老师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希望这位作弊的同学能够站出来,主动承认错误。”说完,她眼神定定地朝台下看,目光仿佛要射穿每个人的灵魂。这目光扫到张雪欢的时候,张雪欢感到自己的眼光躲闪了,不知道老师发现了没有。

张雪欢感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觉得老师下一分钟就会喊出自己的名字。

“家长辛辛苦苦送你来读书,你却考试作弊,对得起自己的父母吗?你现在抄袭,中考能抄吗?高考能抄吗?一辈子都抄下去吗?”

提到父母,张雪欢的心理防线瞬间崩塌——她的妈妈就是这所学校的老师,教其它班级的语文。肖老师是不是早就将我作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一直将她视为自己的骄傲,如果她知道自己引以为豪、成绩优异的女儿竟然作弊,她会怎么想?她一定会很震惊、很生气,然后失望透顶。我这次抄袭了,就说明我成绩并不好,我考不上好高中,必然也考不上好大学,找不到好工作,我的一生就完了……

张雪欢再也不敢往下想了,她不知道要怎样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她是众人眼里的好学生,而这个好学生竟然作弊而且被发现,这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心乱如麻的张雪欢终于在肖老师发起的最后一轮心理战中崩溃。

“作弊的同学,我希望你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赶紧站出来。否则,我就和全班同学一起等着你。”

肖老师不再说话,下面的同学都小心翼翼地左看右看,不时用口形问“谁啊”。

十分钟过去了,教室里仍然鸦雀无声,没有人作出任何表示。

肖莉终于生气了:“作弊的同学,请你马上站出来,不要等我点到你,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话音刚落,坐在第三排的张雪欢“嚯”地一下站起来,豆大的泪珠也随之落在书桌上。

她没看到,倒数第二排的刘璋也在同一时刻站了起来,那个总在及格边缘挣扎的男同学。

看到张雪欢站了起来,周围的同学都发出了低低的惊讶声,也顾不得肖老师还站在讲台上,纷纷议论起来。

“张雪欢居然作弊!”

“太不可思议了!”

“她不会是每次都抄,只有这次被发现了吧?”

张雪欢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

肖莉对张雪欢站起来感到十分意外,因为她发现的作弊者正是刘璋。

“张雪欢,你怎么回事?”肖莉的声音不知不觉地低了下来,声音中有急切,也有关心。

可在张雪欢听来,这几个字里充满的,是对她作弊的责备。

后悔、羞愧的情绪一起用上心头,张雪欢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来:“对不起,我作弊了!”

肖莉原本已经将批评刘璋的话准备好,只等着一股脑地倒出来,现在面对突然站起来的张雪欢,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愣了两分钟之后,肖莉无奈地摆摆手:“你们两个先坐下,下课到办公室找我。”

张雪欢这才知道,站起来的还有一个人。坐下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另一个站起来的人是刘璋。

张雪欢悔死了:如果她能再沉着一点,也许就不会出现这个难堪的局面了。同时她也真切地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贼心虚。

让张雪欢哭笑不得的是,卷子发下来后,张雪欢发现她那道题居然做对了,而且她就是那个全班唯一上九十分的人。

那一节课,老师讲的什么张雪欢完全没记住,她只觉得心里有一块坍塌了,那是梦碎的声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