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8的我

96
我是冯雷
2018.08.28 21:35* 字数 390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雾并不像预警里说的那样恐怖,我开着车行驶在可以颠簸掉肾结石的德农公路上,那曾是尘土飞扬的江湖大道,如今不惑之年的我依然穿梭于此,这看起来真如笑话一则。你知道吗?那些飞来飞去的纸片真的道出了虚假里边的真实。特别佩服曹雪芹先生,我从中领悟了这个世界就是真假共存并相互转化。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大臣们,不过是行走的玩偶,真诚的虚伪着。太宰治也许太过悲观,“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人间失格》里的内容,如果只是被理解成悲观,那真的是太令人悲观了!鲁迅先生告诉你了,只有狂人才能写日记!哈哈,太有意思了,我觉得自己还是喜欢“酒酣胸胆尚开张”,于是我纵情歌唱,向着阳光。要相信,总会有一束花惊喜地出现在你的窗前,所谓的悲观或乐观不过是主观的臆断,蟠桃就是你嘴里咀嚼的果肉,高举的酒杯里盛满的是消愁的琼浆。我们不过是,相逢一笑,拍拍肩膀,是非所以,不过如此。功名利禄,诗酒田园,都是人生一场大梦!

信笔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