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9

有满腔的情绪想要宣之于口,临了一个字也往外蹦不出。我想象着每一根神经末梢像枝蔓张牙舞爪的散开来,每一口空气都是贪婪和迫不及待吞咽入喉。
一部分的哀伤是因为微博不能再肆无忌惮,想用小号,可是小号没有那些好朋友;一部分的躁动是因为尚不清楚朦朦胧胧的战斗欲,是向着为解一口恶气的大门进发的;一部分倦怠与舒适感是来自于父母二位神仙,实在过于靓丽,美好,深呼吸一口气都是爱情的味道;哎!一天怎能只有24个小时,生命太短了,我一念及此都要往号啕大哭一场的边缘试探。生死我永远不能看淡,我的世界也只有两个时间区分,亲人在世时,和亲人离世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