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灵魂背叛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S2

主题:冻结


前言

那天上午,我在学校图书馆的五楼偶然发现了一本奇怪的书。借来看的那个人并没有放回原处,它就一直被摊在桌面上。出于好奇,我走进细看,可手还没碰到书页,便不知从哪里刮来了一阵风,书页被胡乱地翻,几秒钟后,刹那静止了。我定眼一看,这是一本已经泛旧的书了,多处字迹迷糊,只不过,页端的最后一句话,却清晰无比。上面写的是:

“被灵魂背叛的人,最终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替代掉。”

我反复默读了这句话,图书馆空无一人的五楼更是为此增添了不少难言的诡异气氛。

我看向角落的你,竟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可怜了。



1.尽职的模仿者

莫名下了阵雨,今天的一切都在意料之外。下午的课因为老师有事延迟了半个小时,看来中饭是吃不了了。从教室走出来,因为没有可以合伞的人,就随手把卫衣帽子套在头上,雨滴落在手上,并不是很大。我匆匆跑去食堂,没什么胃口,便排队去买粥。排队的人不少,终于到了我,我点了一份皮蛋瘦肉粥,无意间看到了你,下意识想给你加点一份,随即便意识到犯了个错误。

你真的越来越像人了。

我不记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大脑好像已经自动剪辑掉了第一次与你碰面的记忆。可能你我虽素未谋面,却相互熟悉,以至于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在我的潜意识里也是好久不见。又或者说遇见你以后,之前的记忆便消失不见了。所以,你存在于我脑海能够回想起来的每个场景里。仿佛你是我意识的开端和启蒙。

我并不是一个通灵之人,从小到大也有幸见过任何神灵鬼魂。可我断定你不是人,至少你刚开始没有和我一样的形体。你是混沌的一体,头,前驱,四肢没有具体的分界线。说你毫无形状可言,可你依旧能依稀辨认出,头和身体的分界线。虽然我还未着实的摸过你,从我的眼睛来看,尽管我知道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相,你更像是空气,但是比空气质地更重也更浑浊。像是厚重的灰蒙蒙的乌云,在人间降落,可能随时伴随几声闷雷。

我突然想起了盘古开天辟地之前的故事,天和地还没有分开时候,宇宙混沌一片。后来叫盘古的巨人苏醒。朝眼前的黑暗劈去,混沌的东西分开了,成了天和地。我就推断你可能是盘古还未开辟的那一块。

我竟然对你这样构造的外形感到满意,我也只是外表看起来界限分明,内心也是毫无形状,混沌的一片。你我可能都需要一把斧子,我想。

我也曾怀疑过,你可能是我的幻觉,并不是真实存在。你时刻出现,伴我左右,我就像个拥有两个影子的人。你喜欢跟着我,也只有我看得见你。

你喜欢模仿,仿佛你的存在就是为了模仿。从最开始的模仿一颗树,整日的矗立在学校最老迈的那颗香樟树旁,可你只学的来纹丝不动,学不来它的枝繁叶茂,四季变迁,落叶归根。等下次我见你,你又开始模仿一盏路灯,一把椅子,一只猫。你一直在模仿,没理由的模仿,模仿静态的,动态的,动物,植物。

直到后来,我发现你开始模仿我了。



2.嘴

我发觉你开始模仿人是从你具有人形的时候,我不知道你耗费了多少精力。你的外形发生了巨大变化,生出了四肢。除了没有五官以外,不得不说,你模仿的近乎完美。

周日我结束了一天的培训课课程,时钟已经过了七点,缓缓地收拾完东西,出了教室。迟迟不来的快递终于发来了快递,依照短信上取货码,我从货架上拿走了我的快递。出了大门,远远看见你站在路灯下,

我经过你的时候感觉你在看我,尽管你没有眼睛,但你的头随着我走路的方向转动,我没回头看,因为我知道你就跟在我后面,亦步亦趋。

学校最后一班小公交是九点十五分,现在还没到时间,我伫立在站牌那边等了几分钟,想着可能因为天冷没车了,便走路回宿舍。走到7号楼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我名字,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到你的嘴巴上下闭合着,喊我的名字,一声接着一声,像一台老式复读机。我觉得你可能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只是纯粹的模仿。

你还没长出耳朵,自然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可在我听来很熟悉,因为从你嘴里发出的是我自己的声音,自己喊自己的名字,荒谬可笑又充满嘲讽。

说实话,你利用新长出的嘴巴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喊我的名字,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以为你会好好利用你的新五官去做一些特殊的事,比如说吃东西,可能你还没有模仿出胃。

你是在我最沉默的那段时间,措不及防地长出了嘴巴,长出以后却一直缄默不语,当时我不止一次怀疑,你长出的是可能是被缝合上的嘴。我也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会先衍生出嘴,而不是眼睛?耳朵?可能嘴巴才是最具杀伤力的东西吧,既可以是最吵闹的东西,也可以是最沉默的东西。

到了宿舍,拆了快递,买的衣服差强人意。洗完了澡,吹了头发,困意便上来了。我住的是两人间的宿舍,另一个室友一个星期不见几次,夜不归宿是常态。但她每天都会回宿舍,因为在她桌面上,插放在玻璃容器里的那几束花总是新鲜的,她每日都回来换过。躺在床上,手机开了音乐定时二十分钟,歌没听几首我便睡着了。

一张只有嘴巴的脸,在我的耳蜗停留,模仿出不同人的声音,女声,男声,孩童的声音,中年人的声音还有老人沙哑的嗓音,不停的喊我名字。温声细语的,粗犷的,恶狠狠的,嘲讽的,凄凉的,冷言冷语的,唉声叹气的,持续的循环播放。



3.鼻

我是在凌晨两点多惊醒的,醒来便毫无睡意了,那场梦,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下了阶梯,开了灯,一回头你就在我身后。我已经发觉有光的地方便会有你,无论是太阳光还是灯光,强光还是微弱的光。你可能不喜欢生活在阴影下。你跟我不一样,我只有眼睛需要光亮。

我的眼神在你的脸上摸索,你长出了鼻子。

那场梦里,一张只有嘴巴的脸在我耳边停留,还带着均匀的缓缓吐出的鼻息。

我蹲坐在地上,你模仿我也蹲坐着。你鼻子以上的地方,空空的。我凝视着你没有眼睛的地方,隐隐之中,我感觉你在看我,直直地盯着我。

除了喊我名字的那次,接下来的那几日,你都缄默不语,好像从未长出嘴巴一样。



4.蛊惑

周五上午只有两节金融课,上完大概九点四十多一点,下午也便没了课。明天学校就元旦放假了,回宿舍的路上,看到不少人拉着行李箱回家。回不回家也是个很纠结的点,兼职很早就辞去了,况且元旦在学校也没什么事做,可我并不想回家。我左右难抉择,不如赌一把。如果现在点开手机查看还有车票的话,就回,如果没有余票,就不回。随机打开手机查询了一下,还有余票,便定了最后一班回家的高铁,19点05的车。对我来说,有床的地方便是家。父母已经离异好多年,她的样子已经慢慢淡忘,他又常常出去应酬,一连出差好几天,家里空无一人。我也是奇怪,世界那么大,不觉得空旷,家里小小的九十多平米,我却觉得空荡的可怕。自从上了大学,我和爸爸的联系便是一张薄薄的含芯片的银行卡,每个月打进去一笔数额,接着整个月都不用联系。

19点05,我所乘坐的班次准时发车了,可能是太晚的缘故,人并不多,一个车厢有很多空位。我坐在靠窗的位置,这一站旁边没有人。你依旧跟来了,很自然地坐在我旁边。耳机里播放着听了千遍万遍的歌,我没注意你在干嘛,我只知道我昏昏欲睡却不敢睡,一个人的旅途,总害怕坐过站。列车缓缓地进站,缓缓地出站,温柔对待每个停靠点。我头枕在玻璃上,看着外面的大千世界。

两个孤独的人是没办法共存的,就好比两个中间都带着缺口的半圆相遇。无论怎么去契合,中间总会多个空洞,无论多小,也都浓缩了两个人体的悲凉。

还好你足够安静,也还好我足够寂寞。

从学校到家只有将近一个半的小时的车程,下了高铁出了车站,我好像看到了爸爸在车站外等候,心头一悦,却发现认错了人,只是相像而已。接着又坐了半个小时的公交车,到家以后已将近9点。下楼去店铺买了泡面煮来吃,小火慢慢炖着,在加个蛋,那一点香气让我有了久违的舒适感。

我回到自己卧室,把行李箱摊开在地板上,衣服没有挂进衣柜,这几日就直接从行李箱找换洗衣物。躺在床上静思了一会,实在无聊,我玩了已经玩了很多年的把戏,起身索性将屋内外所有的灯关掉,关上了卧室的门,拉上厚重的窗帘。夜色之中还有微弱的被雾化的红光,插线板的红色指示灯还亮着,我又把充电座切断电源。

屋子里漆黑一片,我摸索到抽屉,把里面的一盒火柴拿出,背靠着床沿,双腿盘坐在地上,划拉一根火柴。火柴的微弱光亮照亮了我的四周,脸庞热热的,鼻子嗅到火柴燃烧后刺鼻的硝烟味。

这样的光亮就好,只照明我的几米之内,剩下的,多余的,我不想看见,也不想理睬。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经常在房间做这样的事,每每划亮一根火柴,就对着神明许一个愿,许完之后便吹灭。许下大大小小的愿望,划亮一根根火柴,光亮便带着气味坠落我心底。

有光的地方便有你,你理所当然的出现,一根火柴,也照亮了你只生出嘴和鼻子的脸。可你没我想的那么安静,你的嘴巴蠕动着,吐出几个字来。我表面淡定自如,心头却一颤,你可以洞察我的内心。你聪明地抓住了我微妙的情绪变化,反复喃喃到

为什么还活着

黑暗中,你的声音更加具蛊惑性。我吹灭了火柴,立即陷入一片寂寞的漆黑中,你不见了。我埋起头光明正大地啜泣。

我为什么还活着呢



5.学会告别

明明和朋友约好第二天去逛街,第二天她却说临时有事推脱掉了。抱着理解她的态度一个人去书店看书,却在书店二楼碰巧看见她和另一个伙伴有说有笑。我像个罪人逃似的去了三楼,三楼都是些儿童读物,畅销书柜那边放了本《狼来了》,我随手拿来,坐在最靠里面的看台上细细翻读。然后我就听到你在一边说,这不公平,这不公平。我将手指轻放在嘴唇上,示意你安静些。

毕竟心里话是没有声音和响度的,把心里话拿出来说,你的嘴就犯错了。

整个下午,我都呆在街头那家很有情调的咖啡店里。坐在玻璃橱窗前,喝着温热的咖啡。我仔细地观察每个从窗边经过的路人,竟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长的相似。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男孩被妈妈牵着,路过我的窗前,轻轻地向我招手,我也抬起手轻轻地挥着。转过头,你在模仿我。仔细一想,学着告别,对你也有好处。

五点多的时候在我家楼下的汉堡店吃了简单的一顿晚餐,我便上楼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了。临走前我写了张便利贴贴在冰箱门上,纸上只有一句话:

我回来过

打开冰箱门拿了盒酸奶,我提着箱子出了门。公交实在等不到,我拦了辆出租开往高铁站。距离发车还有半小时,候车室里的位置大都坐满,我坐在立着的行李箱上喝着酸奶,想着再也不回来了。



6.眼

你的模仿未间断,对于模仿人类,你依旧兴趣盎然。在我吃饭的时候笨拙地模仿我喝汤的动作,模仿我扫码付钱的动作,模仿我看书翻过一页一页的动作。胳膊肘抬起用拳头敲揉着酸痛的肩,手半举起挡住强烈的光,漱口的动作,钥匙插进钥匙孔推门的动作。身后跟着自己的衍生品,我无权不让它模仿自己。每个人降临之初,不也是蹒跚学步,牙牙学语。

手机的闹铃响了,我从床上爬起,惯性般脱掉睡衣,睁开眼睛却看见了身后的那面白墙,我摸了摸眼眶,鼻子上荡然无存。我并没有失明,因为我依旧能看见,只不过类似于汽车的后视镜,我只能看到我背后的东西。我把枕头从背后挪移到前面,枕头从看得见变成渐渐移出视线。我慌乱的下床,跌跌撞撞地四处找我的眼睛。经过镜子前,我突然镇定下来,背过身去,便看见了镜子里我的整个后背。

我的眼睛长在了后背上。

  我倏然醒来,又只是梦一场,背上却如芒针在刺。我翻了个身,一双眉目映入眼帘,睡意顿时消散。我和你四目相对,深不见底的瞳孔里看到了我自己。你阴郁的眼神即刻变得温柔,盯着我,说了句

  早上好

  你终究还是长出了眼睛。我最爱却最怕的东西。



7.耳

没过几日,你生出了耳朵,可你好像只拿它来听取世间所有的谎言,恶言恶语以及秽言污语。



8.反噬

因为八点的早课,我起的很早。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我走到阳台看了看,外面是难得的好天气。我嫌重便没拿伞,潦草地吃了早餐,便赶去教室。第二排靠窗的位置,经常坐着一个女孩,她外貌普通,穿着普通,总是一个人。我没用孤零零去形容她,因为有时候独自一人不等于孤独。她总是去的很早,但今天,已经临近上课了,她还没来。我便推测可能今天她身体不舒服。正想着,她进来了,老位置。刚开始没太在意,后来仔细一看,座位上的并不是她。

不得不说,你模仿的出神入化。已经从刚开始的拙劣到可以成为替代,你是天生的演员。她喝水的动作,转笔的动作。你写字时头微微向左偏,时不时地推鼻梁上的眼镜架。若我是导演,我可能拍手叫好。可我不是,在我眼里,我只看到一个怪物正拼命地模仿别人到极致,你不知道它怎么想的,想干什么,就这样看着它越来越像你。模仿出的五官让你有了第六感,你应该感觉到我在看你,你回过头来望我,短短的几秒,我看见你暴露的洋洋得意和野心,你裂开嘴笑了。

我开始祈祷天黑了。

下午抽空听了学校的一个讲座,结束后已经快七点。去食堂点了麻辣烫来吃,新开的这家麻辣烫店菜的种类不是很多。我将号码牌套在手上,因为人少的缘故,没等多久就我的那份就做好了。然后我就看见你坐在不远处,隔着几张桌子的距离,正对着我。你右手微微抬起,嘴半张着,一步步模仿我吃饭的样子,看着你我好像在照镜子。我对你这神经质的模仿已经厌烦,这一点也不有趣,甚至有点恶趣味。我并不想看着另一个自己怎样活。

吃过晚饭,我回到宿舍,开了灯便看见你在站在镜子面前仔细端详自己,看着你拥有的属于我的一切。我久久地站立在开关旁,往下按,灯灭了,宿舍一片漆黑,你不见了。往上按,灯亮了,你又出现了。我反复按着开关,灯明灭交替,你若隐若现。等到再一次开灯,你已经站在了我的跟前。我看着你,你的眼睛模仿的很好,深不可测,不易看穿。那一刻我甚至怀疑你是有思想的,不单单是混沌的一体,你死死的盯着我,眼神犀利,目光如箭在弦上随时准备将我穿透,我们做着无声的较量。你窥探我,仿佛在试着模仿我的灵魂,我害怕了,第一次感到你陌生,冷冷地质问你:

你是谁。

你并没有立即回复我,或者说模仿我,学着人类刻意停顿几秒的说话方式,说了一句:

我是谁

你的声音里有冰雪。



9.危机

你越来越像个人了,从外形到本质。更确切说你越来越像一个坏人了,你模仿了我所有的阴暗面,我内心的混沌被你演绎的淋漓尽致。你让我感到了一丝恐惧和危机感,因为你越来越像我了,或者说比我更坏。

你的目的不单单是模仿人类,你要做的是模仿我,模仿我到病态。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甚至有时候我怀疑我是否活过,看着这样细致入微的自己,我恍神之间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模仿之人,你学的那么像,像到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主次,像到不经意之间就能把我替代。

曾经我觉得你是因我而存在,可现在我怀疑我因你而存在。

人是最容易模仿的东西,只要外形像了,就被同类认可了,不管你的内心是兽,是怪。你我的概念已混淆。

每天看着另一个自己,即熟悉又陌生,你如一扇行走的镜子。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剖析自己,从外到内的看清楚。本就不完美,也无需过分的责怪。我拼命寻找你的弱点,想把你一击毙命。可你就是我,用枪口抵着自己的灵魂,则需要多大勇气。

你从刻意模仿到自然流露。神色,动作,反应,言语就是一个翻版的我。或者说,更技高一筹。我一边保持自己,还要时刻保持警惕不被你替代。我在崩溃的防线徘徊。

你是谁?

我又是谁?



10.不一样的一样

当我把困扰了我几个月的故事讲给了我的主治医生听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反映。但我从他在病历卡上刷刷地记录以及微微皱起的眉头可以推测出,他一定是觉得我的幻想症越来越严重了。

他边写边附和我说,“你是说有个怪东西,只能你看得见,而且它一直在模仿你?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了有一天能取代我呀。”我面带微笑,不慌不忙地回答。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从他的微妙表情来看,我的笑还是挺合格的。

我从医院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宿舍,在镜子面前从头到脚地反复端详着我自己。

真是看起来一模一样啊。

拿出手提袋里医生开的一罐药,扭开盖子,白色药粒被倾倒在掌心。

“医生说,”我将药粒投进了鱼缸里,“你的病又重了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927评论 123 221
  • 努力三组 日期:2018年8月1日 名称:宁波大发化纤有限公司 六项精进403期努力三组 【日精进打卡第52天】 ...
    努力三组阅读 15评论 0 0
  • 小伙伴们,这周六就是咱们XDFTMC激动人心的官员选举咯。做一名俱乐部官员,服务会员,成就自己!从俱乐部官员做起,...
    日精进的Ivy阅读 127评论 0 3
  • 当你回来的时候, 记得把秋的颜色带回来。 当你回来的时候, 记得拾一片落叶, 把故乡的思念带回来。 当你回来的时候...
    塘月花影阅读 151评论 0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