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望

这个季节的天空,是干涸河床中的肺鱼鳃里的最后一口氧,是地底蛰伏的幼蝉在蜕最后一次壳,是这个三千万人口孤独城市里的旅人不可或缺的一次疲惫,记得小时候我总是埋着头在退潮的江边捕洄游的鱼,而现在我时而抬头望望北方想要寻一颗家乡的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