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大营救》-1 惊闻

是夜,刚荣升为大唐南京不久的成都府迎来了一场春雨。

城中实行宵禁,闭门鼓响后,街道两旁的喧哗逐渐散去。空荡荡的街上只留有几队守卫在漫不经心地巡着街。雨势渐大,守卫们都戴上了斗笠,换上了蓑衣。

“快让开。”于黑暗之中忽然传来一声怒吼。随后只见一匹快马从街头飞奔而来。守卫们都还没缓过神来,马就奔到了跟前,那整齐的一字队形瞬间就被打乱。

只见快马之上驼着一黑衣少年。少年约莫二十岁的样子,鼻梁高挺,眼眶深邃,五官兼具胡人与唐人特点,想必是唐人与胡人结合所生。

眼下大唐四处狼烟,成都府的异域人并不多见。然当年长安城遍地都是异域异邦人。回鹘人,龟兹人,吐蕃人,新罗人,日本人司空见惯。

雨如泼瓢,少年的衣衫已被水浸透。衣衫紧贴着臂膀,胸膛,脊背。凹凸有致,勾勒出少年健壮的身姿。瞧这身板定是习武之人。

马受了惊,仰天嚎了几声。少年勒住马,守卫们纷纷拔出横刀,站成一排,挡住了少年的去路。忽地,守卫之中站出来一高个儿,手指着少年,鼻孔朝天道:“犯宵禁者,笞打四十。惊扰官差,另加四十。拢共八十,快下马受刑。”

少年并未说话,雨水浸入眼睛,视线有些模糊。他摊开手掌,在脸上扑棱了几下。忽地,守卫之中有人喊了一嗓子:“快给裴大人让路。”

众人错愕,纷纷将横刀回鞘,哈着腰让出路来。一干人低下头,侧着脸,生怕被少年记住样貌进而惹祸上身。实际上,少年根本就不曾正眼瞧过他们。

这骑马少年名曰裴冀,在朝堂之上并无公职,众人畏惧的是他的父亲-左金吾卫大将军裴旻。

裴冀快马加鞭,又过了几个街坊,这才来到自家府邸。此时府中大门紧闭,周遭一片肃杀。他将马系在拴马石之上,快步跑进廊檐躲雨。

破落的青石板,窄小的门庭,掉漆的匾额映入眼帘,裴冀不禁叹了口气,开始怀念起他家那座位于长安城东市旁的府邸。

那里刚被修葺一新,一家人还未入住,安禄山的叛军就攻陷了潼关,还生擒了哥舒翰大将军。朝廷为了避其锋芒,决定迁来蜀地。于是,他们全家跟随队伍辗转来到了成都府。

这蜀地虽号称天府之国,但远不如长安那般繁华。成都府里那些像样的官居民宅早早地被一同迁徙过来的皇亲贵胄,达官贵人瓜分殆尽。他爹虽是高阶武将,却并不能与那些显贵相提,仅仅分到了这稍显寒酸的陋室。

也不知长安城中那偌大的将军府如今便宜了哪只胡狗。裴冀越想越气,他叩响门环,动作由缓变急。

门被府里一个小厮拉开,小厮弯着腰,只露出一个头来,“谁呀”那个“呀”字还没说出口,脑袋就挨了几巴掌。小厮皱眉咬牙,抬头定睛一瞧竟是自家公子,便强忍着疼痛挤出笑脸。

“少爷您回来了,我去通报老爷。”小厮转身欲走,裴冀立马摁住了他的头,示意他先把马牵到马厩。马已经狂奔了三天三夜,腿都站不稳了。

雨势丝毫不见小。小厮踮着脚,撑起衣袖遮头挡雨,思量半晌,一鼓作气跑到拴马石处。他一边解绳子一边埋怨蜀地的雨比长安的多,还比长安的大。

裴冀穿过大门,过走廊径直跑进前堂。先前骑马在野外飞奔,风雨交加,他都没觉得冷。现在有了遮风挡雨之所,他竟浑身发起抖来。他抿了抿被雨水打乱的头发,瞧见堂桌之上摆着他最爱吃的桂花糕,便一块接着一块地往嘴里塞。

“事儿办的怎么样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从前堂的侧门外走进来了一瘦削老翁。老翁虽年过花甲,但脊梁笔直,走起路来步步生风。

“爹,孩儿都被雨淋成这样了,你竟然不关心孩儿是否饱腹?是否染了风寒?”裴冀放下手里的桂花糕,瞪着他父亲,“我听说崔成那混小子刚升了八品校尉。当初爹要是同意我跟他一起参军,我现在至少是个都尉。”

想到昔日总被他欺负的玩伴,刚参军还不到半年就有了军职,可自己却一事无成,不免心有不悦。他曾多次苦求父亲让他上阵杀敌建功立业,可就是不被允许。

不过,他并未闲着,他父亲时常会给他安排一些四处跑腿的差事。风餐露宿吃尽苦头不说,差事办不好还要挨骂。

“办完这件差事,为父就准你去投军,还会给郭子仪将军写信举荐你。如何?”

“此话当真?”一听能去郭子仪的麾下参军,裴冀瞬时喜上眉梢。他直勾勾地盯着父亲,见父亲颔首,他这才竹筒倒豆子:“永王兵败被杀后,他的党羽谋士有的被杀,有的自尽,有的下了狱。李白逃至浔阳时,被浔阳县丞缉捕,现正被关在浔阳大牢之中......”

听闻李白下狱后,裴旻的心不由得一揪。顿时双眸呆住,昔日与李白同在长安饮酒寻欢的场景浮现眼前。

当时的大唐,万邦来朝;当时的长安,纸醉金迷。他向李白讨教吟诗作赋,李白向他学习耍拳舞剑。太白虽狂,但在他面前却温顺如羔羊。他还想起了贺知章,崔宗之,张旭......

昔日故友,天涯各方。有人驾鹤西游,有人困顿敌营,有人洒血疆场,有人身陷囹圄,有人逃难乡间......这场突发的叛乱不知何时才能平定,那美好的大唐盛世怕是再也难有。

“我去面圣,你先去沐浴,然后好好睡上一觉。或许明日晨钟响起,你还要出城再奔浔阳县。”裴旻一边往屋外走一边嘱托裴冀。他无暇沉缅过往,必须想出对策搭救李白,迟一刻就多一份凶险。

裴冀不懂他父亲缘何如此心急,眼下大雨倾盆,纵然父亲与李白再交好,也不急在这一时。况且李白当下并无性命之忧,他从浔阳狱卒口里探听到李白在狱中有好酒好菜招待,过得甚是逍遥。

裴旻来不及跟儿子解释其中缘由,他有着自己的考量。宦海浮沉这么多年,他深知眼下李白的危险处境。他回到后寝,唤醒了正在熟睡的夫人。夫人帮他换上朝服,他冒着大雨赶赴行宫御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小包总。 2018.4.1星期日。复盘170天 a区 关键词:运动健身、硬本领构建、人际交往、社群管理...
    首席成长官小包总阅读 22评论 0 0
  • 老话说:‘’人过四十不学艺‘’,可我不这样想。 所以,去年,45岁时,我和一个比我年轻10岁的同事一起报考了驾照。...
    东篱采菊_ea51阅读 447评论 4 9
  •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著名的诗人、文学家、书法家、画家、美食家,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词人之一。但凡提及...
    AnAn同学阅读 140评论 0 2
  • 1。离死亡最近的时刻 我想我永远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夜。 我一个人在异地他乡独自面对别人的死亡威胁。第一次赤果果地面对...
    清风少华阅读 26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