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9)

字数 2473阅读 164
我也不知道应不应景的图片

文/玄宝

老实说,许家明并非不介意陆匀之给他带来的曲折和那种羞耻感,他却不见得陆匀之过得像没事的人一样,他恨她,又舍不得太恨,这种感情让他想起她时,经常不知如何是好。一直以来,他觉得陆匀之至少该拿出一点诚意来解释这件事,但是她没有,她那么快就放弃,没有一句交代的话,他知道自己不争气,又拿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许家明甚至试图说服自己,不要紧的,至少他们还有过去。爱情太难得,如果让他在心里一直记着一个人,这些也许是上天的安排。

可就在酒会那晚,他见到她,这个想法瞬间崩塌,她怎么可以过得这么好,怎么可以在离开他之后活得这样轻松自如?好像日日生活在煎熬中的只有他一个。她呢?当初到底有没有付出过一丝一毫的真心。

一整个晚上他都在心里问她:“陆匀之,难道你的心真的被狗吃了吗?”

所以当林清雨过来找他的时候,像是作为报复,他也笑得极开心,装作自己的生活乐趣无穷,且有红袖添香。

林清雨见他笑得太过用力,还问他是否不舒服,他们可以提早退场。

她不是傻子,看得出来许家明突然间就心不在焉了,丝毫没有应酬的意思。但是许家明一直坚持,非常有耐心地等到当日活动的结束,还绅士地送她回房,叮嘱她早点休息,行为很正常。

但是送完林清雨之后,他没控制住自己,又开车回了酒会的现场,一小时前还华丽堂皇的会场,现在却是乱成一片,像是妆花了的美人。

他转了一会儿,才见到忙忙碌碌的陆匀之在指挥同事有条不紊地撤场,声音平稳且冷静,最后工作做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才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看四下没人望着她,偷偷脱下高跟鞋偷了一下懒,很快又穿回去。

许家明看着她的小动作,嘴角居然带着一点笑意。

但是见到她的那一刻又忍不住板起脸来,凶巴巴地递给她一张名片,不敢留恋太久,他实在太想念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把她强摁进怀里。

出了会场,许家明在车上坐了许久,一轮寒月挂在天上冷清清地与他对望,城市的寂寥只出现在深夜,因此让人格外珍惜。

这样望了天空良久,直到林清雨打电话来找问他要不要出去吃宵夜,良宵才被打破。他拒绝了,说自己刚睡下,不想再外出了。

林清雨在电话那头说好的,那明天见。

原本想按门铃的右手渐渐放下来,在安静无一人的酒店长廊里,她尴尬地捂住自己的脸,有些眼湿。

不知是哪一次,他们去昆明出差。家明喝多了,她扶着他回房间,照顾他,家明哼着不成调的什么“清流水、不回头”之类的靡靡之音。

林清雨从洗手间洗完手出来,见他如此醉态地摊成一个大字躺在床上,还一副享受的模样,像是那个小男孩的许家明跑出来,七情六欲写在脸上,偏偏又单纯得很。

明明她比家明要小个几岁,理应是他照顾她,但在林清雨眼里,家明时常像个孩子,找不到领带会烦躁,文件夹放错了会自己跟自己发脾气,偶尔兴致来了能在办公室里高歌一曲,思考问题的时候眉头紧皱如君临天下,她承认自己眼界浅,从来没见过比他还有趣的男人。

她走上前去,坐在家明床边,跟着他哼的歌,逐个字逐个字地哼,也连不起来是什么歌。林清雨看着他笑了一下,抚摸他的鬓角,然后俯下身去亲了他。家明的身体不听协调,意识却是清醒的,试着去回吻她,一点一点,从唇到舌,他甚至举起手来轻抚她的脸颊,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此时手机响起了一阵细微的震动声,许家明突然停下激情的动作,睁着眼睛,眼神空洞,喃喃道:“陆匀之,生日快乐。”

声音太过模糊,以至于就在他耳边的林清雨都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看着家明突然清醒,却没有接下去的动作,林清雨脸上带着不知所以然的绯红和娇羞,过了两秒钟,他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侧过身去,用英文断断续续地背诵国际贸易法。

这是许家明最可爱的地方之一,有的人喝醉之后会胡言乱语,像是他们律所自制力最好的周律师是倒头就睡,还有一个女律师,爱抓着人讲她对国际法的见解。唯独家明,这时候就爱一条一条地背那些无趣的法律法规。

林清雨心里却有些苦涩,想是他酒气上头,睡一觉之后,第二天就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她坐起来,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在床边坐了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起身开门离开。

林清雨走后,许家明才慢慢睁开眼,望着天花板,用清晰的声音又说了一遍:“陆匀之,生日快乐。”

这下,整个世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了。

刚刚的手机震动,是他特地设置来提醒自己,这天是陆匀之生日,其实,即使不用设置这些,他也记得,九月九日,他们第一次接吻。

过了那么多年,他却好像还能听到陆匀之在他耳边问他:“家明家明,今天我生日,我在自己身上绑个蝴蝶结,送给你好不好?”

许家明要参加第二天的辩论赛,找了间空教室,坐在后排准备材料,一边回应她,又无奈又宠溺的表情:“是你生日,怎么送礼物给我?”

陆匀之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一脸失望:“我这么说,就是期待你说把自己绑个蝴蝶结送给我呀!”

许家明忍着笑,看着靠在他肩上的陆匀之:“傻瓜,男人身上是不绑蝴蝶结的。”
陆匀之像个没有得到心爱之物的小孩,失望的神色溢言于表,闷闷不乐地趴在课桌上写许家明的名字,然后画个小圆圈注明“许家明是坏蛋!”

最终是陆匀之蹲了下来,把他们的鞋带困在一起,绑了个蝴蝶结,抬头笑眯眯地看着他说:“家明你看,这样我们就是对方的礼物了。”

明眸皓齿的模样让人万分动心,恋人的眼睛都会发光。

许家明终于忍不住,屏住呼吸,低下头去亲吻她,一分钟之后,迅速分开,陆匀之红着脸说:“家明,你碰到我牙齿了。”

说完,两人的脸色都快跟窗外的夕阳快混成一体了。

许家明带着微笑,打住自己的回忆,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倒是郑言慧问他:“她好看吗?”女人永远最关心另一个女人的容貌,无论在何种情况下。

许家明喝了口酒,眼睛里盛满了星光,缓缓地回答她:“春风再美也不及她的笑,没见过的人是不会明了的。”

郑言慧敬了他一杯:“我也听过这首歌,真羡慕她。”

回去的路上,许家明叫了代驾,摇下车窗,点了根烟,窗外暮色苍茫,爱情从来没有羡慕,即使想起仍会有心痛的感觉,爱得这样肉紧,没有得到就是没有得到,没有吃到的那串葡萄在他心里终究是酸的。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8)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0)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这一章找不到图片,临时找的,不知道应不应景

欢迎留言留言留言+点赞点赞点赞~
比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