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年一班的那些日子

96
Airing
2017.01.22 22:20* 字数 7791
一年一班

1 故事的开始

不知不觉,和你们一起相处的日子走到了尽头。但是,那一幕幕情景印在眼前,仿佛还是今天发生的一样。

记得实习第一天走进一年一班,那才是开学的第二周,也是你们离开幼儿园后开始全新生活的起点。彭校长领着我们来到一年一班,只见一个奶奶站在班门口,原来是班主任李老师,彭校长说李老师是全校最好的老师,可以给我们很好的指导,而且一年级刚入学时很难管理,交给实习生管理,也可以很好地锻炼我们的班级管理能力。确实是的,哪怕校长在门口和我们讲话的时候,班里也是一片吵闹。可是当李老师拍拍手,喊了“一二三,坐端正”之后,所有的小孩子都立马闭上嘴巴,双手在桌子上摆正,坐得端端正正,全班立马安静下来了。

这个时候,我心里确实是比较佩服李老师可以这么简单的让这群小孩子瞬间安静下来。李老师缓缓地转过身和我们说:“之所以说一年级难以管理,主要是小孩子们没法集中注意力自己控制自己,你看,过10秒钟,他们马上又要吵闹了。”果然,叽叽喳喳的噪音渐渐响起,越响越大……

不过,拍拍手,喊“一、二、三”这个口令能让他们瞬间安静下来也是挺帅气的啊,我想。于是,我也试了一下。

果然,没有用…(´-ι_-`)

敢在我面前这么吵闹?日子还长,看我保证把你们治的服服贴贴的!( -᷅_-᷄ )


2 可爱的小学教师

说实话,在和你们相遇之前,我对小孩子无感,对熊孩子特别反感。简而言之,比较讨厌小孩子。所以,对小学教师这份工作,也把它视为一份“苦差事”,虽然本专业教育学毕业会有教师资格证可以去做小学老师,但是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以后要做这份工作。本身已经在大学做代课老师,教计算机多媒体技术,白天在小学教小学生信息技术,晚上回广大教大学生软件工程,对比来看,要我去教小学课程,可能有些“屈才”了。我身边的朋友们也是这么说,我的水平如果真的要去做小学教师,就是“埋没”自己的才华和能力。所以,从来,没有考虑过去做一名小学教师。去考研考博做科研,或者去大企业做技术开发,这才是我“应该”走的路。

可是,正如袁老师对我说的,以后做什么真的不一定。

不是说薪水高,就一定生活的快乐。
也不是说地位高,就一定生活的无忧无虑。

不是爱一行做一行,
而是做一行爱一行。

至少我是这样子的,因为当了小学老师而爱上了你们,哪怕最开始自己并不喜欢当,也并不喜欢小孩子。(也可能是,喜欢上了你们才觉得当小学老师也很好?)

但是,当我看到林老师、李老师、袁老师、高校长等等等等在校的所有老师,甚至是保安、饭堂阿姨、浇花的爷爷,每天的笑容都特别迷人,每天的精神都特别饱满,每天的心情都特别阳光,当他们每天清晨站在校门口欢迎同学时,那一声声“老师好”,那一次次鞠躬,那一次次微笑,那全都是发自内心里最纯粹的情感,不带一点点杂质,晶莹通透。

还有,离开校园时,全班集队之后齐声喊的“老师再见”,凌乱的挥手,夹杂着“拜拜”和笑脸,这可能就是当小学教师的意义了吧?莫名的,在旁边看着的我,也会感到内心温暖了起来。


3 一视同仁的爱

每天看你们早读和午读,大部分宝宝都很听话,可是总有那么几个总是吵闹,总是调皮捣蛋。好好的心情,总是会因为他们变得愤怒起来。

“李哲,我叫你眼睛看书不要讲话身体坐正!2分钟前说过,1分钟前也说过,你再这样我就要你站起来了!”

“李哲,给我站起来!”然后跑去他座位气愤地把他拉起来,总是不听话,一个人乱了一个组的纪律!

“方杰仕,为什么我说你什么你都不听?翻到20页啊,你看看你翻到哪里了?你也给我站起来,去班门口罚站!”

还有一个超级超级大麻烦——陈博澜,我看早读的时候都不会去管他的。连校长也和我说,如果管不住他就不要理他了吧。他确实是问题最大的一个孩子了。

开始第一天,他因为拿粉笔扔他前桌的同学,被其他同学围了起来。班里41个人,每个人都有同桌,他的同桌是他的奶奶。是的,他奶奶过来陪读。如果不时刻看着他,他会拿铅笔戳自己,甚至戳前排的同学;如果不时刻看着他,他会在课堂里发出怪声,甚至会离开座位。

可能是家庭教育的问题,扔粉笔那天,他爸爸气冲冲地跑来学校,把他拖到操场暴打了一顿。他奶奶和我说,四岁之前父母都不在他身边,都是她一个人把他宠大的,之后两年,也父母也很少带他,她太宠他了,所以他什么事都不会做,什么事也不知道。

除了惩罚,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纠正他们的行为。可是貌似,连惩罚也变得不管用了,反而愈演愈烈。

到了后来的少先队员入队仪式,因为博澜太捣蛋了,大家都考虑要不要他上场了,如果要他上场,会不会出洋相?只有李老师,是坚持要他上场的。确实,这次仪式,对孩子们还是挺重要的,没有理由抛下他。

后来十月份请了两天假,回来的时候奶奶特别高兴地对我说:“你看博澜,现在能跟着录音机认真读书了!”说着说着,她脸上的笑脸变得更加灿烂了……很高兴,也很后悔,这几天没有看着博澜的改变。以后不会再请假了,一定一定要亲眼见证他们的成长,我暗自下定决心。

李老师每天早上都会和博澜说几句话,会给方杰仕安排小任务,会让李哲做体育委员,甚至后来让方杰仕和博澜做同桌,两个最调皮捣蛋的人在一起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

方杰仕会认真教博澜读书,会告诉博澜我们应该怎么做,博澜也会很认真地听他的话。从那以后,在学校里,很少见到奶奶了。

博澜不笨,只是太幼稚了一点;
方杰仕不调皮,只是他很热心而已;
李哲不吵闹,只是他需要鼓励和肯定。

我们没有权力去否定任何一个孩子,能做的只是一视同仁地待他们好。不偏心、不偏爱、不偏见,让所有的孩子都变得一样好,这可能就是一名真正优秀的小学老师应该做到的吧!


4 最温暖的纯真

渐渐地,开始珍惜这里的一切,开始每晚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期待着第二天的小惊喜。
渐渐地,开始讨厌周末,讨厌台风听课,也会讨厌国庆长假,讨厌所有让我见不到你们的情况。

真的很奇怪呢。明明最开始不是这样想的。
只是想着随便找一个学校,混过一学期,专心偷懒,专心准备考研,因为考研才是我的一切。

一年一班

可是确实,渐渐地,你们的笑容占据了我全部的心。

记得实习第一天在国旗下自我介绍,散操的时候有个小男生拍了下我对我说“哥哥好”,那声音甜的扫掉我一整天的阴霾。

以前一直以为“爱”就是“被爱”,可是当我真正融入温暖之后,宁愿把自己所有的温暖都送给他们。真的这么做之后,才发现“爱”其实就是“爱”,是一种“简单的无条件的爱”,只有这样才会感觉到真正地幸福与温暖。

以下是我平时记的一些小片段。


2016.9.19

一年一班

2016.9.29

一年一班

2016.10.10

一年一班

2016.10.17

一年一班

2016.10.25

一年一班

2016.10.25

一年一班

2016.11.02

一年一班

2016.12.06

今天孔祥懿过生日,给他准备了个小礼物,其他人看到了也要要。敖艺鸣抱住我说,他也要礼物,不然就不松手。

无可奈何,我就问他:“那你想要什么呢?”

“把你送给我吧!”

“那就先把你的名字给我吧。”

一年一班

2016.12.07

“老师,黎泽琳喜欢你!”

一年一班

2016.12.05

一年一班
一年一班

2016.12.01

陪你们一直一直走下去。

一年一班

2016.12.06

我喜欢敖艺鸣的名字,今天一天都没有舍得洗掉左手上他的名字。

我喜欢在我默默看着他们的时候,泽琳会悄悄从我身后抱住我。

我喜欢心睿喊我哥哥的样子。

我喜欢陈伊汶的公主样儿小声要我帮忙。

我喜欢严梓豪呆呆的样子,总来向我打报告要上厕所。

我喜欢阮怡大大咧咧天真浪漫的模样,扬起小拳头要打我的样子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喜欢蔡雨桐弥漫的那股“怨气”,很卑微的样子,会向我抱怨爷爷只喜欢妹妹。

我喜欢莫健峻拿着本生物图册叫我带他认识动物。

卢梭说到现代人已经被异化了,人们只知道活在别人的意见之中。

而我也确实如此。我的一切价值并不是体现在我自己身上,而是他们对我的投射。我喜欢被他们喜欢的感觉。其实也正因为习惯了孤独,所以才容易被生活中的一点小温暖打动。


2016.11.17

一年一班

2016.12.12

一年一班

2016.12.13

上周五早上,刚进到学校,你们一窝蜂跑到校门口围上来要抱住我。

还有今天,消防演练之后列队回班。每一个你经过我的时候,都在我面前停了一下,抱了我一下再转身离开。

你们还那么小,只能够抱到我的腰,但应该是知道的,虽然我们都没有说出口。

高中班主任以前说过,人的一生做某一件事的次数是有限的。那如果这辈子喜欢的人也是有限的话,那我今天大概已经全用完了吧!

这周是最后一周了,下一周请假复习。和你们的日子也渐渐到尾了。

对不起,不能陪你们到最后。
对不起,意识到已经太晚了。
对不起,没有更多地陪陪你们。

对不起啊,因为老师有更重要最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过请假而落下的那一周考完试后会补上来的,会和你们有完美的告别。

不过,我宁愿化作一阵穿堂而过的,最温柔的风。

谢谢你们,
让我懂得何谓温暖,
让我学会如何温暖。

谢谢。


2016.12.16

一年一班

2016.12.18

一年一班
一年一班

2016.12.26

“你又变瘦了。”
“是的…”

一年一班
一年一班

5 宛若天赐

注:以下这些文字是后来补充的,因为没有时间把上面的内容写的太完美,就用截图的方式呈现了。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可是不知道从何说起。25号考完研,26号回去看你们,27号写了前面四小节,28号病倒,高烧七天直至住院到现在。一直没有机会把我心中所想完整的呈现出来,于是抽空补充了这一小节。住院期间甚感孤独,但是一回想起过往种种,还是觉得温暖。情感没有尽头,文字没有尽头。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会与他人产生距离感的人,所以我觉得自己身边并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因为“优秀”的标签贴在我身上,始终被人以师长尊称,话题也几乎是以咨询问题为主。并且我自己也一直是为了“更加优秀”而努力着的高姿态,为了证明什么而一直是追赶的姿态,所以有距离感也很正常的吧。主修教育、辅修计算机,到最后的考研哲学,其实一定程度上都是为了证明什么。而更大程度上,是为了寻找什么,寻找某个东西的答案。我也不认为这次实习会有什么改变,无论是他们,还是我。只是一次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实习任务而已,只是毕业需要的一次再也正常不过的流程而已。

广州市优秀学生,国家奖学金,大学代课老师,国家级省级奖项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却躲不了学校的教育实习,来小学当一学期的小学老师。身边的人知道我在做小学老师之后都一致表示屈才了,确实,工作自动找上门都来不及挑的我,晚上受聘教计算机学院课程的我,现在居然在带一年级的孩子。我没有觉得做小学老师有什么问题,一直一直以来都对老师有一种向往,不然当初的志愿也不会填教育学院。但是渐渐地,我发现古人提倡的“因材施教”是不可能的,我发现所谓的“教书育人”也很难做到,一般老师能做的最多的是“教书”,而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一般。在学生具有独立人格之后,真的很难再改变什么,并且有些时候改变也未必见得就是好事,很大程度上是以抹杀个性为代价的,所以说“育人”很难做到。教师,什么也无法改变,除了灌输知识。

因此,接到一年一班之后,我会以最直接暴力的手段去管理纪律——逮到一个讲话的直接站起来,记在黑名单上,不跟你废话,管你是什么原因。并且下课就直接走人,不归我管理的不会去管,留给更多的时间复习年尾的考研。所以,和孩子们没有什么交流,想来或许那时被我拎起来罚站的孩子还会讨厌我吧…

可一千万个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个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开始,却带来了我一直以来认为不可能的改变。确实,现在我的生活改变了很多很多,即便是我们分别了以后,我的生活中处处是你们的影子。

最先打破这次隔阂的是,孔祥懿。

那天早上我来的比较早,就在讲台上一个人先坐着了,孔祥懿就那样走到我的面前。

“哥哥,我发现你和我的哥哥长得很像。”

“你也有哥哥吗?”

“是啊!我哥哥xxxxxxx。”
“我和我哥哥经常xxxxxx”
“我家住在xxxxxxxxx”
“我哥哥学习xxxxxx…”

历史有些久远了,对话记得不太清晰了,但是我发现他真的是一打开话匣子就根本停不下来的那种,一口气说了好多好多…突然间,发现他还是挺可爱的孩子,至少比上课讲话的样子可爱多了,尤其是“哥哥”喊得很暖心,心情也莫名晴朗起来。

那么,今天就对他们稍微好一点吧。嗯,那就稍微不要那么凶了。

渐渐地,一切都渐渐地改变了。仿佛拨云见日那般,阴天的云彩渐渐散开了,漏出一缕缕清澈温暖的阳光。

李心睿这个小戏子每次都软软地喊我“哥哥”,偶尔也“爹地”“爸比”这样乱喊=_=…

“爹地,他又欺负我了,呜呜呜…”两手握拳捂眼做哭泣状…˃̣̣̥᷄⌓˂̣̣̥᷅

叶子鑫是个很要强的孩子,她见到我过来,会拉着我的手把我拖到她的座位上看她新得到的一百分奖状。

“老师,你看我又得一百分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厉害吧!”(。•ˇ‸ˇ•。)
“老师,你看我跳远,可以跳一个砖块那么远!”(๑>ᴗ<๑)

看着他们那么可爱的样子,感觉自己也融入进去了。熟悉了他们每一个人,他们总是能够那么轻易地打开我的心扉,让我忘却一切阴霾。真想一直看着他们成长啊…

突然间就有了这种想法。

敖艺鸣是一个标准的有点聪明但却又不怎么听话的孩子,喜欢发小脾气。要是以前的我见到他肯定就把他定义为“熊孩子”了,可是现在,每次看到他发小脾气都会忍不住去安慰他。

“那你想要什么礼物呢?”(๑•́ ₃ •̀๑)
“我要你,我就要你。”他死死地抱住我说道。(//°ꈊ°//)
“好吧,下次等你生日的时候再给你吧。”(๑•́ ₃ •̀๑)

随后的那天下午,可能心情不好,和其他同学闹矛盾被老师批评了,一个人默默走到读书角的角落里,一个人在那里转悠,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我就那样跟在他的后面。

“别难受了,提前把礼物给你咯。来,把你的名字写给我。”(๑•́ ₃ •̀๑)

这样就当收下你了。看着他蹦蹦跳跳的回到课室上课,我的心仿佛一下子放下来了。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总是牵挂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真心佩服自己可以想出这么暖的手段去哄小孩子开心…(´///ω/// `)

我相信每个老师再怎么公正,肯定都有那么几个偏爱的学生。而我最偏心的,就是黎泽琳了。(´///ω/// `)

她坐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第一次注意到她应该是我已经实习大半个月的之后了。那天看自习课,总有叽叽喳喳声音,而她却认认真真、两耳不闻窗外事般的一个人写着作业,走近看,发现确实字迹工整清秀,态度认真。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于是蹲下来,小声问了她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她头也不抬,就那么静静地把作业本翻回到封面,指着那个名字,没等我看清,又迅速翻回去继续写字了。

真高冷…(:3」∠)

之后的某一天,市里来人给班主任拍宣传视频,孩子们都可以上镜,顺便语文课也改成自由活动了。孩子们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高兴了一整天,拍摄当天也表现得和打了鸡血似得异常兴奋。自由活动,全班孩子都飞奔去操场玩耍,唯有一个孩子,她独自坐在读书角看着童话书。有那么一瞬间,我都以为她不是我们班的…

“你为什么不跟过去和大家一起玩呢?”(๑•́ ₃ •̀๑)

“没意思。”

好吧,果然是黎泽琳的风格…场面比较尴尬,我就走了,因为我自知自己并不擅长给孩子讲故事。

有一次,阮怡拿了一本英语版的故事书,蹦蹦跳跳地来到我面前要我给她讲故事,可以看到她那闪亮亮并充满期待的目光。好吧,那我就给你讲故事呗,不就是做英语翻译吗,有什么难的?我还没翻译两句,感觉她在旁边已经睡着了,当我准备翻译第三句的时候,她默默地站起来,把我手中的故事书拿走了,一言不发,转身离开…感觉背影里充满了失望…( •̥́ ˍ •̀ू )

少先队员入队仪式上,给你们每个人的两只小手上都贴上了笑脸贴纸。你们拥簇着纷纷伸出两个小拳头的场景永远都忘记不了。那一刻,我才想到,自己如果可以成为你们成长路上的伙伴该有多好啊。

拿到红领巾后,你们一个个都不会戴,然后来找我帮忙系…

“老师,帮我系下红领巾~”(❁´ω`❁)

然后我对着一条红领巾忙活了两三分钟,身为手残党,居然真的忘记怎么戴红领巾了!!(:3」∠) 感觉好失败…不过晚上回去专门练了一下,总算是回忆起来了。自那之后,每个周一都会有孩子来找我帮忙戴红领巾。每戴上一个红领巾都超有成就感的。(⁎˃ᴗ˂⁎)

再之后就是赤小最隆重的体育界了,比较开心的是自己被选中扮演玩偶“和和”,人生中第一次扮玩偶,还是比较激动的。比较遗憾的是,没有和孩子们合影。之前见到了一年一班门口贴着那张合影,就期盼着以后也能和他们合一张影。

因为是全校第一个班级,所以全校彩排的时候第一个就彩排完了,剩下时间就在操场上坐着看剩下的节目。可能是因为这是你们人生中第一次参加大型节目,所以都比较high,我也就默默在最后一排坐着玩手机了。这个时候,又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和大家一起看节目,而和我一起坐在最后一排…

“你又不看节目啊?”

“没意思。”

“那我们来聊聊天吧。”

“好啊好啊~我以前和妈妈去桂林玩,发现河边有九只牛!你去哪里玩过啊?”

“我哪里也没去过,我还在上大学。”

“大学是什么?”

“和你以前的幼儿园,还有现在的小学一样,都是读书的地方。你上完6年小学还要上3年初中,上完初中还有3年高中,上完高中还有4年大学。你算一算你要读多少年书。”

“6+3+3+4…不会算!超过10我们都没学过!”

“16年。”

“啊!还有这么久啊…”

“是的…活到老学到老…大学后面还有硕士、博士…”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发现她是一个很爱护家人的孩子,是一个很爱思考的孩子,同时也是一个懂得关心她人的孩子。

随后的亲子活动,身为老师完全没事儿做,只能被晾在一边默默看着,同时幻想着自己的孩子会是怎样的…黎泽琳发现了我,抛下她妈妈来找我踢毽子,那一刻,真的感动坏了˃̣̣̥᷄⌓˂̣̣̥᷅

那之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每天早上她一来课室总是会对我坏笑,一到课间就跑到我大腿上坐着和我说她昨天遇到的事情。我只是静静听着,就感觉自己融入了她的生活之中,完全没有任何隔阂。这种人际关系是我大学以来,从来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孤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完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自己,以至于陌生了我的过往。只愿抛下一切,努力奋斗,无所顾忌,只为变得“优秀。确实,优秀之余,舍弃了很多东西,我想重新寻找它,所以才选择放弃了专业第一的教育技术学,放弃了屡次获奖的软件工程,选择了一条全新的路——“哲学”。

何为温暖?
何谓幸福?
人与人之间亲密无间何以可能?

在那一刻,我想我知道了答案。

要想幸福,首先应当不计回报地给予他人温暖。幸福并不是单向的,在他人感到温暖的时候,给予者自然会得到温暖的回馈。正所谓“你待世界温柔,世界也会温柔待你”。所以不要再封闭自我了,睁开眼看一看这个世界的太阳吧!你们,不正是我的小太阳吗?

一年一班

同时,我们所向往的无忧无虑的生活态度,在于最简单的快乐,不同于犬儒学派的快乐,而是一种孩子式的纯真。这也是你们所教给我的。

自那之后,我异常珍惜和你们剩下的日子,甚至连午休也要看着。日子,真的是按分钟倒流着的。

我会记住你们午休的情景,你们每个人的睡相都刻在我的脑海里。

我会记住你们午休醒来后,一个个叫我折被子的情景。

我会记住你们跳早操的样子,从学期初的生疏到最后的无比熟练。

我会记住那个周五的早上,你们围上来抱住我的样子。

我会记住每一个你的笑颜,和每一个你与我的过往。

正如呼吸那般,自那之后,只要看到孩子都会想去接近他、了解他。只要感受到孤独,都会梦到过往。

总有离别的那天,蔡雨桐拿着纸叠的小飞镖塞到我手里。

“老师,你还会回来教我们的对吧?我问过我妈妈了,妈妈说实习老师实习完之后都会留下来教我们的。”她用萌萌的小手拉着我轻声说道。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大哥哥,我不许你走!你晚上也要留在设立!不许走!不行的话就去我家待着!”难得见黎泽琳发火。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对我而言,你们是小天使,小太阳,温暖的阳光,天赐的礼物。

我还想延长你们的陪伴,可是,真的要再见了。最后的那个午休,趁你们熟睡之时,在你们的额头上贴上樱花,轻轻告别。

谢谢你们,教会了我何为温暖,如果可以,我也想化作穿堂而过温柔的风。

“草莓甜不甜啊?~”

“甜~~~”(σ≧∀≦)σ

一年一班

2017.1.23
于广州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