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愿时光能缓,故人不散,愿你眉目舒展,顺问冬安

浅冬生寒意,时光覆雪凉。

冬在故纸堆里泛黄,泛出了旧人旧事的模样,素白的怀念,清淡的心意,一个眼眸低回,一褶素裙纷飞,一朵云的韵脚,一片风的心弦。

冬意渐深,穿过松风和水色,穿过寂静的村落,穿过往事堆积的雁阵,从多情的梨花影上出发,浅冬,化作雪,瓣瓣跌落于人间,跌破时间的掌纹,跌破岁月的褶皱。

十二月的寒,一池残荷,一树早梅,一程初雪,疏影横窗,芦花白头,一页纸上,游走着往事无声的韵脚。

十二月的静,一只寒鸦,一片冰心,一壶烈酒,落字为安,淡暖清欢,一盏茶里,浮沉着淡淡的禅意。

十二月的素,一隅冰雪,一尾白壶,一阕凉词,天高云淡,山长水远,一卷词里,惹着时光浅浅的凉意。

十二月的淡,一月新寒,一笛初横,一纸心事,半阕岁月,半阕风净,一本书里,孤冷着往事的词牌。

冬深雪冷,落笔为念

寒凉的季节,所有故事,仿佛都有了结局;所有的启程,仿佛都有了归宿。光阴铺好的笺上,岁月以白雪为诗,留下最后的落款。

张枣: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或许我们的生命里,都曾有过洒洒的情怀,都飘着一些淡淡的愁,为了一种美而缱绻,甚至带着忧伤,带着微微的寒意。

人生的光阴,一半花开,一半雪落,一半湖光山色水潋滟,一半残山剩水不知数。

从烟垂柳带,花明玉净,到露凝秋草,鬓落白雪,只需在梅花落座的庭院里,听寂静来叩门;赏心的三两枝上,看月色又雪色。

流年静好,岁月可期

李娟:时光的沙漏里,细沙流走的是光阴。淡淡檀香里,袅袅燃尽的是光阴。一杯清茶,从沸腾香醇到冰凉如水,冷却的也是光阴。

冬的背影里,是一场斑斓的年华;冬的前路上,有一场盛世的暖。

步过一段红尘,低眉半纸浮生,或许我们又回到清白的从前,以相素的姿态,过素白的光阴,老在相素的情怀里。

晴窗破砚,孤灯暖书,总有一纸情长;或野径花明,荒蔚幽岑,总有半山风雅。

郑板桥:“坐小阁上,烹龙凤茶,稍夹剪香,令友人吹笛,作《落梅花》一弄,真是人间仙境。”

哪怕我等的人,没有来陪我看海,我仍然可以用平凡的烟火,浅煮流年。

哪怕我等的雪,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到来,我仍然独坐于潋滟流光中,洗尽铅华。

愿岁并谢,与长友兮

丰子恺: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喜悦。既然没有净土,不如静心。既然没有如愿,不如释然。

流年静好,岁月可期,愿你有人懂,有人疼,如山间清晨的微风,如古镇温暖的阳光。

冬日情怀,于一页纸上开红梅,暗香一缕缕,蹑手蹑脚地,染上你的眉弯;于一壶茶里煮流年,淡暖一缕缕,丝丝入扣,落进你的心田。

爱一粥一饭的生活,品一花一草的风月,时光那么长,那么喜,总有那么悲的念;浮生那么短,那么凄,又总有那么美的念。

月色浮过指尖,一弦华年,一弦声寒,一弦高山,一弦流水,你是山高水长的遇见,亦是当时惘然的错过,你是玉净花明的欢喜,亦是青山望断的寂寥。

雪色铺满素笺,一字喧嚣,一字无声,一字欢喜,一字凉薄,你是见字如晤的想念,亦是往事转凉的遗憾,你是回忆里旧荷裳,亦是光阴里的烟波凉。

多少人,渐行渐远,多少流年,渐冷渐无声。

窗外雪又落,落在门前,掩去世间繁杂的脚步声;落在檐上,静静倾听白月光讲述那些温暖的旧事;落在窗前的书页里,细细密密,好似生着香。

愿你我都好,在薄情的人间,深情地活着。

愿你,在一场雪落后,所有期待,都如约而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