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迁 成为高手的技术 第一章

第一章:高手的暗箱

高手的暗箱

利用规律,放大努力

获得百倍收益的关键,并不是百倍努力。每个时代的高手都在利用社会和科技的底层逻辑撬动自己,实现跨越式的成长。

走在时代前面的明白人

在我高中时,化学老师出了一道小测验——一个空了很多格的元素周期表,要我们填空。

大部分人都填了一些,不记得的也蒙了几个。我实在记得不多,索性完全空着,还写上:“全部元素在化学课本最后一页可以找到。”

第二天批改试卷,老师疯了。

但老师是对的吗?

老师是对的。考试的时候可不能翻化学书,还写刺激判卷老师的话,我用这种驴脾气来高考,肯定没好果子吃,对大部分人来说,大学教育相对而言依然是成功的捷径。

但我不知道,我无意中掌握了一种信息时代的必需技能——知道知识在哪儿,比知道知识是什么更重要。在书本稀缺的年代,把知识放到脑子里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一个知识在网上很容易获得的年代,我的做法也许更加正确。

认知方式的改变:调用知识而非记忆知识

今天知识有多容易获得?举个例子,我住在清华大学附近,从我家到最近的书店步行大概要30分钟,而我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查阅同一本书,大概只用5秒钟。5秒和30分钟的区别,就是这20年来信息调取速度的差距——360倍。

这样快的调取速度,使我非要记住某个知识点的必要性大大降低——我只需要记关键词,而不是具体内容,这样能让我的记忆量变大很多。但与此同时,我的大脑的另一个部件“工作内存”,也代表着我的理解能力,却在这20年里没有什么改变。这让我用一种新的方式学习和记忆。

过去出门,我会花半个小时记下我的航班、航站楼、目的地酒店、坐什么车、当地有什么好玩的等信息;今天,我会花几分钟找到一个能提供这些信息的好用的App。过去听完演讲,我会记录下演讲所有精彩要点,今天我会发邮件索要PPT(幻灯片),然后打上标签丢入我的知识管理库,需要的时候调取出来。

我的认知方式逐渐转换成调用知识,而不再是记忆知识。

学习的目标是调用信息、解决问题,这是一个“存储——整合——提取——运用”的四步法。和中学时候的我相比,今天我的大脑联网着一个1万倍记忆量的云盘、享受着360倍速的网速,但还靠同一个内存条和CPU(中央处理器)工作。

如果今天还把注意力花在如何读100本书,并且尝试把它们记住上,就好比一个人非要背下整本电话簿才开始拨电话。智慧不等于信息,记忆应交给电脑。未来世界的认知能力,是找到信息的搜索能力、运用信息的思考能力以及从大量信息里抓取趋势的洞察能力。

这种变化对于你来说,也许是渐进的。但是提高到人类历史的角度——我们“记住知识”的方式持续了两千多年,而就是在近20年内,新的认知方式突然成为主流,这种变化是不连续的、跳跃式的,就像电子从一个能量级吸收能量,突然跳到更高的能量级。

这种突变式的进化,我们就称为“跃迁”。

思考方式的改变:从独自思考到联机的独立思考者

对信息的不同处理方式,也会反过来影响思考方式。当我想到一个点子,我不会马上继续独自思考下去,而是会上网找找有没有其他人也激发过类似的思考,或者直接打电话给一个专业人士聊聊业内最新动态。

你也许会想,这太可怕了。一个人想到点儿东西,然后就马上联网搜索、与人沟通,好像自己没大脑一样——你说这是不是变蠢了?

我开始也这么想,一直到我意识到,其实我过去写书、写专栏、讲课也并不是完全独自完成的。我写出来书,发给编辑和朋友,大家丢给我他们的观点以及最新看到的信息,然后我再改。和今天的方式一样,只不过现在迭代更快、范围更大,以前从出书到收到反馈要半年,现在昨天发表的专栏今天就有回应。但是本质并没变,写作就是一种和读者的对话。

那我到底有没有变蠢呢?

有必要区分下“独自思考”和“独立思考”。我们可以调用全世界的知识和观点,但是依然需要独立面对两个问题:其一,进入场景,面对当下资源、当下情景你如何解决当下问题?其二,回到内心,你为什么要解决这个问题?你要调用多大的资源?你准备通过解决这个问题创造怎样的生活?这些都需要你独立思考。

你可以联机打游戏,看人家的攻略通关,但还是需要独立地玩这一关,达成你自己玩游戏的期待。就像跨国企业都在做的glocal(global-local)——“全球本土化”战略,有全球视野,但是保存当地特色。

如果你有独立思考能力,联机思考会让思想质量变得更高,迭代更快。

这个时代,每个人都需要学会如何成为一个“联机的独立思考者”。

核心竞争力的改变:人机合一

任何一条行业链,一旦某个链条有能大幅提高效率的新技术,这个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就会变化。

数码摄影刚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当时主流胶片派的一致反对——“没有质感”“颗粒度太大”“噪点太多”。我手头有一个2002年出厂的3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刚起步的数码相机摄影效果也的确不尽如人意。

胶片派反对数码摄影更加深层的理由其实是,这个玩法简直是作弊!胶片派多年摸索学习的暗房技术、冲印拼接技术变得一点儿用都没有。如果有点儿灵性和审美能力的年轻人,拿个手机再来点儿滤镜,效果并不比一般的摄影爱好者差。我认识的一位报社摄影记者曾特别骄傲地告诉我,他能用一秒钟凭借手感不看镜头直接对焦,拍清楚一只鸟。今天自动对焦的相机,很多都能做到这一点。数码技术的渗入使摄影界的核心竞争力从技术走向了观察和审美能力。

这种“高科技作弊”的情况出现在每个领域,随着移动互联网、AI(人工智能)、VR(虚拟现实)等技术入场,一些你非常熟悉的行业,会面临完全想不到的规则改变,竞争力会截然不同。

比如说我熟悉的教育培训领域。一个培训师的链条是这么回事儿:研发内容——设计课程——现场演绎,有点儿类似电影的“编剧——导演——演员”。近20年来,这个行业经历了三个阶段的改变。

线下教育时代

10年前,一名培训师的核心技能是“现场演绎”。当时社会发展相对缓慢,知识也稀缺,同一套知识能用好几年。因为全都是线下,一个班讲完的东西,可以在另一个班重复讲一次,完全不需要调整。在这样的世界里,持续研发和改进课程似乎没有什么必要。一个老师三年讲同一门课,只要表达得足够好,绝对口碑爆棚。

一位妇女激动地拉着某老师的手说:“老师你讲得真好,和当年一模一样,你知道我有多感动吗?10年前我就是听了这个讲座改变自己命运的。”线下教育时代有点儿像话剧时代——老师是好的话剧演员,演100场《茶馆》,那是大师。

在线教育时代

当在线教育发展起来,竞争格局完全改变了。

首先,知识更新很快,三年前的新知今天大半已过时,教研和研发变得很重要;其次,课堂变得无限大。我在“得到”App上的专栏《超级个体》有5万多订阅用户,应该是有史以来用户规模最大的收费个人成长课。在我写这本书的两个月里,订阅人数增加了两万,但是我几乎没有增加精力投入。当然这也带来副作用,你的内容被永远留存下来,下次讲必须是新的内容。

这就进入了培训界的电影时代——培训师的核心技能从表演转化到了研发能力。现在活跃在各个领域的顶尖老师,都是该领域的一线实战高手或者专业研究者,不再是“专业”培训师。

无边界时代

“表演系”的培训师们还没有遇到真正的无边界竞争(boundless career)——未来几年,教育培训、出版、传媒、影视的边界会开始慢慢模糊。一个互联网内容产品,到底是不是培训?很多VR产品的教学功能已经比培训好,到底是不是培训?Keep(一款移动健身App)到底算不算私教?未来的培训市场,面临IT(信息技术)、VR、App、内容、直播等领域的跨界融合。

教育永存,老师也无可替代,但未来的老师一定是一群“人机合一”的新教师——用大数据理解知识盲点,用联机专家完成教研,他们是掌握了最新呈现方式的各领域专家。

1997年,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跟电脑“深蓝”对弈,“深蓝”最终以两胜一负三平的成绩获胜。当时人类世界一片哗然。在20年以后的2017年,谷歌的AlphaGo(阿尔法围棋)跟围棋等级分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洁下棋,也赢了。但这次我们的媒体论调变得比较轻松,而且还蛮乐观的。

为什么相隔20年,人类社会对于这个事情的态度会有这么大变化呢?因为我们这一代人已经逐渐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机器真的已经在很多领域比人强了。

《全新思维》的作者、美国未来学家丹尼尔·平克提到:世界已经从过去的高理性时代,进入一个高感性和高概念的时代,当AI能处理大部分左脑工作,唯有感性和创新能让你获得“人”的优势。有6种能力极其重要:设计感,故事感,交响能力,共情能力,娱乐感,探寻意义。

在一个人工智能盛行、行业无边界的时代,什么是未来的职业通用竞争力?一个人能够用机器学习和处理信息,用大脑整合和创新思想,用系统思维思考问题,会是未来最有竞争力的。

今天每个人都需要面对未来,问自己三个问题:

我今天做的事,机器能做吗?

我今天做的事,会被外包吗?

我今天做的事,明天会做得更好吗?

科技、社会、文化的跃迁,必然会带来认知、思考、竞争力和人生观的剧变。这种变化每个时代都在发生,近200年尤甚,未来只会更快。

远的有马车夫因汽车被淘汰;近的有打字员因计算机被淘汰,传呼机被手机淘汰;更近的有报纸被公众号淘汰,胶片技术被数码摄影淘汰;身边的有人工智能击败人类围棋手,大数据让高盛金融分析师下岗……

我用24个字形容这个时代的特质:

信息变多、思考变浅,

机会变多、竞争跨界,

随时干扰、永远在线。

这是一个与过去10年玩法完全不同的时代——如果我们还顶着从非洲大草原进化来的大脑,装着工业化时代的思维,操持着过去在学校里学到的技能,也许还能蹦几年,但长远来看注定被淘汰。

1825年火车刚刚试车成功的时候,这个又笨又大的铁家伙遭到的冷眼绝对比赞扬多。每次火车开出的时候,总有很多农场主驾着马车和火车赛跑,每每都能把火车比下去。比完后马车主在酒吧举杯相庆,一起调侃火车。

近200年过去了,再也没有比火车快的马车,因为火车的内在结构更合理、更开放,也更加能迭代。任何伟大而卓越的事情刚开始的时候,总是喝彩少而冷嘲多,为大部分人所不解。


同样,走在时代前面的明白人,永远是小部分。他们理解世界的趋势,了解科技的力量,有更加成熟的心智模式、更开放的心态和更快的迭代速度,即使短期笨拙,长周期也一定比你跑得快——可怕的不是优秀的人比你更努力,可怕的是优秀的人方法论比你正确太多。

这些人就是时代的高手。

拉斐尔也用投影仪

大卫·霍克尼是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英国画家,国际画坛的大师之一,他还是一名艺术评论家和摄影师。

1999年,伦敦英国国家美术馆举办了安格尔的作品展。当时的霍克尼也是业内大师了,但他在看画展的时候依然被震撼到了。他发现安格尔能在一个很小的画幅中用素描抓住特别细微的特征,这些线条非常精准、连贯,简直就像生长出来的一样。

更加让人震撼的是,这批肖像画是一天之内画出来的,而且安格尔和这些模特素不相识。

画过素描就知道,画认识的人比画不认识的人要容易很多,因为熟人你潜意识中已经完成从立体到平面化的过程了。所以,对于安格尔如何在一天之内于如此之小的画幅上画出这么多素不相识的模特,霍克尼备感困惑。

“要达到这种程度,他是怎么画出来的?”霍克尼喃喃自语,“简直像是拍出来的照片。”

霍克尼恨不得要下跪,相比之下,他自己这双手简直就是木头做的。

这种自然主义的惊世天才有那么一个两个也就算了,但是从文艺复兴到18世纪,那个时代的天才画家,全部都是这个水准。丢勒、拉斐尔、卡拉瓦乔……惊人的技艺让人绝望。

难道现代人比几百年前的人差那么多?

艺术、商业、科学、文化……我估计任何一个领域的人,都遇到过类似情况——你遇到业内某个顶级高手的作品或产品,那一瞬间,你突然意识到,以你现在的进步速度,根本就不可能企及这些人的高度,你开始怀疑自己的脑子简直是豆腐脑儿。

要多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要用多少汗水,才能浇灌出这样的精进?

不过本书不准备继续在“努力”这条路上给你“打鸡血”。这个故事也马上要急转直下。

霍克尼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偶然得知16世纪的画家已经知道有暗箱——就是中国所谓的“小孔成像”——这个玩意儿的存在,达·芬奇的手稿也提到了凹凸镜,而且画家和磨镜片的工匠属于同一个公会……他在想,有没有可能,哪怕一点儿可能,这些大师是用暗箱投在纸面上,勾出素描稿,然后上色的呢?

这样一来,画画变得简单多了,那些反复被强调的素描基本功变得不那么重要,关键是上色和涂抹——类似你今天画《秘密花园》。

先不说大师,如果今天你去画大油画,别人也会要你给他一张照片,用投影仪投射在画布上,勾出素描稿,然后上色就完了。要注意啊,不都是手工,别被骗了。

霍克尼脑子里有这个想法以后,心里非常害怕——要知道,假如这个推论是对的,对于历代大师的技艺,还有相伴的各种画鸡蛋的鸡血故事和美术学院学生笃信的“熟能生巧”,是多么大的打击。巨大的颠覆需要海量的证据,他整理了500年来几乎所有的画作,查阅了许多资料,在2006年出版了自己研究的结果——一本331页的书《隐秘的知识》(Secret Knowledge)。

这本书里有清晰的证据显示,16世纪以来,几乎所有的画家都知道暗箱的存在,而有相当一部分画家,在使用暗箱。他确定达·芬奇在暗箱里看过蒙娜丽莎,但他这种天才也许没有描手稿,估计是看完自己手绘出来的;米开朗琪罗是技术狂,肯定不屑于用这种技术,但是拉斐尔,文艺复兴三杰之一,肯定用了暗箱技术。这本书引起了世界级的震动,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回到讲这个故事的初衷,我想指出的是:

如果拉斐尔在用投影仪,今天各领域的高手是否也有自己的“暗箱”?

我们并不否认高手们的努力。但他们的成就高度,没法仅靠努力达成。他们站在巨人肩膀之上,光芒万丈,以至于我们过去太关注他们,看不到巨人。真正拉开他们和普通人距离的,在于他们有意无意地做出的正确的选择,以及选择背后隐藏的规律的伟力。这些社会和科技的底层逻辑像杠杆一样,放大了他们的努力,让他们实现了跨越式成长。长江商学院的校训是“取势、明道、优术”,个人方法论被放到了第三位,更重要的是把握趋势(取势)、理解系统运行之道(明道).


圣母子

(拉斐尔,1505年,现藏于美国国家美术馆)

电影《星际迷航》这样描述星际航行原理:飞船加速飞离地球后,就不再依靠自身的燃料,而是依靠星球间的引力在飞行,利用星系间的“引力弹弓”,把自己发射到一个又一个新方向。这种情况下,自身燃料只用来调整自己的角度,这样飞得最快,最远,也最省力。在某些时刻,甚至可以利用“虫洞”来穿越空间。

个人发展是一样的,个人的命运并不是一条孤独的航线,而是与整个社会的每一个人缠绕在一起。一开始你应该通过努力和精进达到“逃逸速度”,然后应该切换思维方式,利用平台和系统的力道,撬动自己去更远更好的地方。

没有一个人是仅凭努力、天赋、机遇而获得巨大成功的,跃迁式的成功都是利用了更底层规律,激发了个体的跨越式成长。

今天各领域的高手们,站在了哪些看不见的巨人之上?他们在商业、科学等专业领域的能力除了来自天赋、努力或运气,还有哪些暗箱?他们在应用哪些隐藏的规律让自己远远超前?

本书就想讲这些道理。在今天的时代,基于个体的精进太慢,只有借势跃迁,才能赶上这个时代的速度。

至于这些规律为什么没有人分享,是他们太忙无暇顾及?还是他们反复说过但大家就是听不懂?还是他们就蒙着试卷不肯让大家偷看?这个不得而知。但是这本书的努力就是让这些规律展现,让巨人露出肩膀,让每个普通人都能带着自己的暗箱,站上去。

通过法则,实现跃迁。

个体的跨越式成长

跃迁是一种跨越式成长

“跃迁”(transition)这个词乍听可能很生僻,其实我们天天都能接触到跃迁。跃迁是一种跨越式成长,一种能量激发下的突变。

比如说烧水。水在零摄氏度到99摄氏度之间,都只是温度升高,在100摄氏度突变成气态,这种突变物理上叫作相变,英文就是“phase transition”,即形态跃迁。

量子物理中,电子只能有几个固定的量级,吸收能量以后,会突然从一个量级跳跃到更高的量级,不存在中间状态。这个过程也可以反过来,从高能级往回跳跃,释放出光子。这个过程,就叫作量子跃迁。

我们的生命也是跃迁而来——无机物聚合突变成为有机物,有机物突变成细胞,单细胞突变成多细胞,多细胞到复杂生物,到爬行动物、哺乳动物,一直到人类。人类通过文化、经济、社会进一步聚合,形成了今天的社会。这条链条一头是分子,另一头是人类社会,其中链条的大部分是渐进式进化,而几个最重要的环节,都在跃迁。这种理论叫作“元系统跃迁”(metasystem transition)。

所有跃迁都有类似的模式:受到激发的突变,没有中间状态。

人类对于世界的认识,也是跃迁式的。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1905年的爱因斯坦的故事。那年他还是一名26岁的默默无闻的瑞士专利局小职员,他业余时间一直在思考光与时间的关系。在那年3——9月份这半年里,他连续发表了6篇论文。

3月18日,《关于光的产生与转化的一个启发性观点》,讨论了光量子以及光电效应,启发了量子力学;

4月30日,《分子大小的新测定方法》,确定了原子的存在,推导出计算扩散速度的数学公式;

5月11日,《热的分子运动论所要求的静液体中悬浮粒子的运动》,提供了原子确实存在的证明;

6月30日,《论运动物体的电动力学》,提出时空关系新理论,被称为狭义相对论;

9月27日,《物体的惯性同它所含的能量有关吗》,推出著名科学方程E = mc2;

12月19日,《关于布朗运动的理论》。

只需要你有高中物理水平,就能感觉到这6篇文章发出的王之蔑视。费曼点评说,那一年的爱因斯坦至少应该得3个诺贝尔奖。其实诺奖都不足以定义爱因斯坦,接下来整个20世纪的物理学大楼,都盖在了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基础之上,在6个月之内,爱因斯坦搞出来两个奠基工程。1905年也因此被称为“爱因斯坦的奇迹年”。

不过这并不是历史上第一个奇迹年,上一个是1666年。那一年,牛顿在乡下老家躲瘟疫,在宁静又无聊的乡村日子里,信手发明了微积分,完成了太阳光的分解实验,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

如何实现自我跃迁

如果把个人通过刻意练习、自我迭代而带来的渐进式进步叫作自我迭代,那么利用科技、社会系统的能量,快速跳跃式升级,则是自我跃迁。

留心观察,你会发现个人成长也是一个“渐进——跃迁”的过程。

持续的学习、阅读中,突然有一天一个概念击中你,你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视野,过去困扰你的一切突然清清楚楚,顿悟,这叫作认知跃迁。

于是你按照新领悟的方法持续地积累、练习、见人、蓄势,却长久没有什么变化。有时候,你都快要放弃了,但是突然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能力和水平上升了一个台阶,这就是第二个阶段——能力跃迁。

我曾经有段时间每天听英语新闻广播,连续三个月好像并没有什么长进。那个时候我也很迷吉他,正准备放弃英语去全力学吉他。我的吉他老师反而回头劝我:“先别放弃,再等等。音乐里这个阶段叫作‘薰耳朵’,你要不断地听好东西,然后听着听着你都以为自己忘记这件事了。有一天,你就成了。”一天早上,我突然发现自己一边骑单车,一边不经意地听懂了所有的英语内容,而且一点儿都没反应成中文。

从能力跃迁到能级跃迁,则是一个价值从内向外的过程。你的内在价值提高,但是外界还需要时间体验。但是这个阶段是爆炸式的……在一个长时间的积累和爬坡之后,你正确地做出了几个选择、换了几个平台,身价、能力和水平会突然上一个层次,看问题、做事情有完全不同的力道。这就是能级跃迁。反过来说,在组织里,有很多人只是随着年龄和资历上升到了一定位置,他们的眼界、格局都没有太多的变化,他们并没有跃迁过。

跃迁的底层逻辑在哪里?《科学革命的结构》里提到一个概念,叫作范式(paradigm)。重大的商业和技术突破,往往不是技术突破,而是对于技术的应用和认知方式带来的范式的突破。飞机的发明就是个好例子。

人类一直在尝试发明飞机,他们观察了鸟的飞行,于是认为飞机的机翼应该像鸟的翅膀一样拍动。但是不管怎么努力,都做不出来。但是莱特兄弟换了一种范式——他们思考,飞机的机翼有没有可能不像鸟的翅膀,而是像船帆呢?

这个想法一旦清晰,飞机的原理就呼之欲出,接下来只是如何沿着正确思路改良的过程了。莱特兄弟在1903年领先比他们学历、财力都高很多的竞争对手,在自行车修理铺造出人类第一架飞机。飞机的发明不是科技的突破,而是认知范式的跃迁。

同样道理,优步、Airbnb(爱彼迎)的出现并不是因为科技的改变,而是由于我们逐渐意识到,我们可以享有一样东西而不去占有它,这是一个认知的跃迁。

自我跃迁,不仅仅是能力的改变,更是认知和发展“范式”的改变。心智模式或者说范式的转变,对内提升潜能,对外发现可能,这就是一个人认知跃迁的关键。

需要强调的是,跃迁并不是不劳而获,它是个人努力和收益的非线性,这种非线性通过巧妙地利用科技与社会规律放大而来。这种勤奋不是战术上的勤奋,而是战略上的勤奋。所以跃迁和努力精进并不冲突,只是更强调在正确的范式下“聪明地勤奋”。自我精进、终身学习是一切进步的原动力,一个站位再好、加了再多杆杆的人,如果自己不够努力精进,也无法达成跃迁。

第二阶段能力跃迁的要素则是“吸取能量”,即借取趋势和规律。拿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来说,如果不是之前的大量物理发现的积累,比如电磁的发现、原子假说、波动说和微粒说流派的争论,数学界非欧几何的学科积累(数学家在完全不知道有什么用的时候,活活建立了一个全新的学科!),以及接下来几十年科学技术发展精确到能证明光的偏移,相对论即使更早提出也不会被证实和流传。可以说,在那个时代即使不是爱因斯坦,也会有另外一个人出现,提出这些划时代的理论。爱因斯坦并不是创造了历史,而是让历史从他身上显现。

认知跃迁、能力跃迁和能级跃迁是个人跃迁的三个阶段,聪明的勤奋者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今天信息时代的中国,正好是自我跃迁最好的时代,是奇迹年发生的前奏,这是一个已经为个人崛起做好了准备的时代。

只要你升级心智、洞察趋势、聪明地勤奋,人人都是享受时代红利的幸运儿。

掌握时代魔法,或者溺水身亡

我想看《金刚狼3》这部电影,在豆瓣上我找到了《金刚狼》系列前两部的剧情,及其扮演者休·杰克曼的故事——他专注这个角色17年,是家里5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是著名歌剧演员,是甜食爱好者,为了保持身材17年戒糖。我还知道他的妻子是狄波拉–李·福奈斯,比狼叔大13岁,他们收养了两个孩子。好莱坞有同样恋爱经历的人,还有很多……

但是,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可是想买下午两点半的打折票的!

现在卖光了!!

完——全——离——题——了。

三种时代溺水者

如果说注意力迷失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场景,下面就是这个时代最令人感叹的隐喻:如果说读书像是在思想的游泳池里畅快地撒欢儿,那上网就像是在大海里游泳,永远看不到地平线。有时候你以为发现了一个岛屿,当你游过去后,却沮丧地发现那只是一个浪头——让你觉得更加虚空。唯一安心的是,身边还有一群同样迷失的人,他们还相互点赞。这群人是在时代溺水的人。

第一种时代溺水者:无法掌握自己注意力的人

今天,对于职场中人来说,能否驯服自己的注意力比是否专业更加重要。过去,知识是内在财富,而手头工作是老板给的,你只需要根据老板的要求输出知识;今天,知识可以从外面供给,注意力却必须内在拥有,你需要调用内在注意力抓取知识。如果你没有驯服注意力的能力,你的时间、思维会被完全打碎,你的大脑就会变成豆腐脑儿。

第二种时代溺水者:无法过滤信息,找不到重点的人

你在网上看到一段话,如何迅速判断真假?是不是真的应该接受这段话传递的信息?如果几个人观点不同,到底该怎么办?每天能听的课、能看的书、能做的事、能用的东西实在是无穷无尽,根本学不完,到底该学什么?你身边的人还一个比一个努力,似乎都是机会,又都无从下手,到底该投入哪一个?

你在写邮件,微信上有小红点出现,到底应不应该点开?你在网页上看到一个超链接,是否应该点开?点开多久能发现合不合适?关闭前要不要收藏?收藏以后你又什么时间会看?

美国知名的心理学家朱迪斯·哈里斯说:“互联网发布信息的方式,就像从瓶子里倒番茄酱一样,开始太少了,现在又太多了。”

第三种时代溺水者:不理解系统,无法与陌生人联机协作的人

你和多少微信里的好友从未见过面?你们是如何协作的?当你接到一个全新的任务,又没有过去成形的知识,你该通过找谁聊来想通这件事?在一个每天海量信息涌入的不确定性时代,事实是什么不重要,也许一群人能合作解决新问题才是关键。就连物理学家霍金——他通过高科技的帮助每分钟能输入4个单词,都在每天和同行用邮件沟通,你难道还在单机思考?


时代溺水者

有人想象过未来的工作——大数据了解你的核心优势,每天打开电脑,程序会自动抓取全世界最适配的任务和最佳报酬推送到你面前。你自己选择任务开始工作,你根本不知道谁是你的雇主,以及你在为谁工作。

在《人类思维如何与互联网共同进化》一书里,传播学家霍华德·莱茵戈德说:

那些不具有基本注意力素养(包括辨别真假、参与、合作、自我保护意识)的人容易陷入批评家指出的所有陷阱:浅薄,轻信,分神,异化上瘾。

……我们应该学会管理思维以便使用工具思考而不失重点,我愿意付出代价来获取互联网提供的资源。

管理注意力、判断信息、和陌生人社会协作,缺失这些能力的确会让你溺亡,但当你掌握了这些“时代魔法”,你会成为真正的“超人”。

我们常看穿越到明朝的小说,做成为超人的梦,其实不需要这么远,只需要穿越到20世纪90年代,你都会被当成超人——在他们看起来,每个现代人都有超能力。

神通一:过目不忘

你的记忆力无穷,只要掏出个小玻璃块接上网,你就什么都记得——你记得鹿晗的生日,记得《哈利·波特》系列的全文,记得《史记》某一章写了什么,而且还能倒过来背《穷查理宝典》。要回忆某天的心情,你就直接拉到当天朋友圈的图片,就什么都知晓了。网络帮你记住一切。

神通二:千里眼、顺风耳

现代人的感知力增强了。我父母想在长沙买房,准备坐动车去看看周围情况。我打开百度地图,调出当地的街景,陪他们绕着小区“走”了一圈。此为“千里眼”。我能用微信和瑞典的朋友讨论哲学问题,此为“顺风耳”。

神通三:神决断

你是民意调查专家。你看一部电影,不需要研究它的演员和导演,只要上豆瓣看看评分。中午去哪儿吃犹豫不决?你能通过大众点评“听”到其他顾客的评价,此为“他心通”[注释]。

遇到社会问题,你能听到好几方面专家的声音。想到一个好点子,你会去行业论坛找找有没有类似想法,虽然大部分都是扯淡,但的确有真知。你甚至还能在网上找到专家团给你一对一答疑。这让你的判断力前所未有的清晰。

过目不忘,千里眼,顺风耳,神决断——是不是超人?

不过,要有网。

正如北大教授胡泳所说:人不过是猿猴的1.0版。现在,经由各种比特的武装,人类终于将自己升级到了猿猴2.0版。他们将如何处理自己的原子之身呢?

外包大脑,成为超人

行为是思维的产品。行为的变化,是思维的显现,而思维的源头——大脑结构正在发生改变。

研究证明伦敦出租车司机的海马组织(大脑负责记忆的部分)比一般人大,因为他们需要记忆更多的地图。经常玩电子游戏的人会有更好的空间反应能力和眼脑直映能力(真希望当年暑假藏我任天堂游戏机电源线的妈妈能看到这一段)。

2009年,精神病学教授盖里·斯莫尔(Gary Small)发表了研究论文《谷歌如何作用于大脑》。他找到24名研究对象,其中12人经常使用搜索引擎,另外12人很少用,分为两组。每一个人上网时给他们脑部做核磁共振,研究发现使用搜索引擎的时候,人们大脑中处理问题决策的区域活跃度会提升,经常使用搜索引擎的12人在实验中的脑部活动是很少使用搜索引擎的人的两倍。

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以及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合作的另一个研究也证实,人们在使用网络时不太会去记住那些琐碎的知识。与此相对的是,他们更有可能会记住从哪里可以找到这些信息。

“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将信息储存于大脑之外的外部记忆或者说交互记忆的基本形式。”研究人员总结说。

就像今天,我们不再给硬盘扩容,而是直接上传到云盘。小企业主外包了周边业务,聚焦核心业务。人类也要把自己大脑外包一部分,聚焦最重要的能力,跃迁成超人。

我知道你会说,这太可怕了——这样下去,人类会变傻子了。

事实并不是如此。人类历史上大脑已经发生了三次外包,一次比一次聪明。

第一次是语言产生的时候。正是通过语言,单机式的大脑变成了联机式的:通过讲故事,人类可以一起协作打败大型动物,而通过八卦,人类可以走出150人的小圈子,与陌生人协作。《人类简史》一书很翔实地解释了这个“讲故事让人类进化”的概念,并称之为认知革命,其实是独立思考和工作的外包。

这次外包以后,人类从个体蛮力走向群体协作,讲故事成为新技能。随之是智人打败所有种群,主宰地球。

第二次外包是书写和印刷术的出现。书本极大程度提高了人的记忆力、思考深度和影响力。有了文字,我们才不用什么都记,这让记忆容量扩大;一些复杂的运算和逻辑推理,只有写下来才有可能实现,这让我们思维变得精确;而有了书,这些思想能传播很远很久——你今天还能读到古代庄子和远方的亚里士多德。

这次大脑外包,人类走出了语言短暂又不精确的限制,读写能力成为教育体系新宠。随之是科学、人文、经济领域的大爆发。

第三次外包就是互联网的出现。这次我们把记忆能力外包给了搜索引擎,把协作外包给了网络,把体力和职能外包给了机器。这一切的底层逻辑都是网络——网络提高的不是记忆力,而是到达速度。那些信息在书里面也有,所不同的是拿到信息的速度。当线上搜索的速度比线下快,你就倾向于上网找资料。当发微信比走到隔壁同事面前说话快,你也就选择了网聊工作。如果有一天电脑比人还好使,你就会使用电脑。这一切正在发生。

这次外包,必然也会有一些技能减弱,而有一些技能则需要百倍增强——大脑不该用来记忆,而是要用来观察、思考、创造和影响他人。这本书谈到的,就是这些在新时代高手必备的认知、一定要理解的社会规律,以及必须掌握的技能。

这一次外包,又会带来什么变化?这个我们确实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是:第一,会带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和机会;第二,大家都既怀有希望,又焦虑、恐慌。

我理解这种焦虑——每个做管理者的人,都经历过第一次心惊胆战的授权。人类这个精明的小企业主也一样,一边外包,一边担心自己的核心业务被外包商学会,一边又想在新业务上获得跨越式成长。所以每个变革时代,在每个大脑外包的巨大机会面前,人类都会出现焦虑和恐慌。


外包大脑

老人家觉得年轻人堕落,世风日下;中年人担心新的发明太可怕,自己要被取代,因而感到恐慌;青年人则很兴奋,直呼大好机会,但是又焦虑得要死,不知道如何着力!好玩的是,等到年轻人自己到了中年和老年,又都忘记自己曾经要颠覆世界的决心,和父辈一个熊样儿。

所以,自有文明以来,关于世界末日、世风日下和颠覆世界的论调从来没有停过。

比如说,语言学家们总担心今天的字符脸“ :)”“ %>_<%”或者“不明觉厉”这种词会毁掉我们的大脑,让我们失语。但是最新的证据显示,“90后”的读写能力并没有变差。反倒是历史学家发现,早在玛雅时代,那时的老人就抱怨年轻人越来越不会说话,败坏了他们的语言。我们今天的语言学家保护的“经典”,恰恰就是以前的人痛恨得要死的世风日下文。

其实他们都想多了。每一代人在时代中都有自己的站位,时代不淘汰新人,也不淘汰老人,只淘汰站着不和它玩儿的人。

几年前热炒“90后”创业者要干掉全世界,但喧嚣过后,你发现最后跑出来的,是“60后”投资人,“70后”“80后”CEO(首席执行官)和“90后”小朋友的组合。复杂世界需要复杂结构,少了谁都不行。

写这么多,是想提醒本书的读者,别担心世界末日、世风日下或计算机统治人类这种事。人类作为一个群体,前途光明。还是关心下我们自己吧——互联网最大的特征就是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未来是一个个体崛起的时代,却不是每个个体都崛起的时代,顺应时代的人跃迁式崛起,其他人舒服地被机器圈养,这是一个留下少数巨人、一堆侏儒的时代。

这个时代信息变多,思考变浅;机会变多,竞争跨界;随时干扰,永远在线。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在其名著《在轮下》里写道:“面对呼啸而至的时代车轮,我们必须加速奔跑。有时会力不从心,有时候会浮躁焦虑,但必须适应。它可以轻易地将每一个落伍的个体远远抛下,碾作尘土,且不偿命。”

当大潮来临,有人指指点点,有人漠不关心,他们肯定会被劈头打蒙,顶着一头湿发狼狈地浮上来。而那些时代的高手看准趋势,理解规律,踏上技能冲浪板,顺流而下,成为新时代的弄潮儿。

接下来我们会讨论几个变革中最重要的话题,并且谈谈成为时代高手的技术。

• 如何识别机会,自我定位?

• 如何不重复低水平勤奋,巧妙地用社会杠杆放大个人努力?

• 如何成为某一个领域的高手?

• 如何应对学不过来的知识焦虑?

• 如何理解并创造性地解决问题?

• 如何保持内心的从容?

• 如何面对复杂的陌生人社会?

这本书的框架就是针对这些问题铺开:

超越个体努力,借助社会杠杆成长的高手战略;

停止单机式学习,成为联机式学习者的知识IPO法则[注释];跳出平面思维,创造性解决问题的系统思维;

摆脱农业思维,在当今时代成为幸福的高手的内在修炼。

跃迁时刻

利用规律,放大努力

• 时代特征:信息变多,思考变浅;机会变多,竞争跨界;随时干扰,永远在线。

• 三大趋势:调用知识而非记忆知识,联机的独立思考,人机合一。

•“高手”都懂得利用更底层的规律,激发个体的跨越式成长——这是他们鲜为人知的“暗箱”。

• 自我跃迁的三个阶段:认知跃迁、能力跃迁和能级跃迁。

• 外包大脑:把不重要的技能外包,聚焦核心技能的跃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