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雪《加长版》

九千山在江湖上是很有名望的人,人称“九爷”。行事作风更是不拘一格,来无影去无踪,鲜少露面。

九爷的名望不仅来自他无人可与之媲美的武功,更来自他所统领威震江湖的帮派,千华帮。说起来可能有些奇怪,因为千华帮是个女人的帮派,可是帮主却是个男人,而更令人称奇的是,千华帮本因其独门武功威力极大且十分阴狠毒辣,江湖上的人已不敢随意在其面前造次,更何况千华帮里的女人都长得极美,并没有因为练了这么狠辣的武功而有损容颜,而千华帮的帮主也个顶个的都俊美得不似凡人,尤其是这一任帮主,九千山。

三年前九爷只在接任帮主之时露过一面,而他的人貌品格就被人津津乐道至今。据有幸参加过千华帮接任仪式的人回忆,九爷不仅为人温润隽雅,彬彬有礼,那长相更是让人过目不忘。众人回忆起来都说,九爷眉呈远山之态,目孕星灿之光,薄唇挺鼻,嘴角微含笑意,以一青色发带束其发。就这样简单的装扮却在一众美女中更显其光华,直让人觉得不是凡人,而是天上的神仙。而与九爷相识的人均道,九爷性格豪迈非常,不拘小节,洒脱自然,常心怀天地,志在山水之乐,好品茗听琴,沉湎对奕之趣。九爷穿衣喜舒适,好素色,故常常外罩黑色薄纱长衫,内着白色对襟长衣。左手拇指戴一碧绿通透玉扳指,其间字迹隐约可辨,颇有些年月了。时人常道九爷静时若通透璞玉,动时却自有一股风流。虽出身草莽,却气度轩昂,颇有贵族之风,大将气概,然不知祖上何处。一时间江湖上人人身着素衣,戴扳指,披散头发,仿效九爷,蔚然成风。

近日九爷更是以浏览名胜古迹,江河大川为乐,甚至常深入密林峡谷深处,不知探寻何处,江湖人都称九爷在寻宝,却不知何故也。

九爷常在月深人静之时,独立树梢之上,望月思怀,透过月光,细察扳指上镌刻的字迹,睹物思人。月光透过扳指折射出温润青光,恍惚间九爷眼前便仿佛浮现那日情形。

九爷行走江湖多年,武功自认不低,不敢自认江湖第一,却也是没人敢来寻衅滋事的,可是常年戴在手上的扳指却不知在何时便被一小贼偷了去。他跟了她三天,终于在一片密林之中将她寻着。正见她立于树梢上仔细端详这玉扳指,于是他悄悄探身上前,还未伸手,她便猛然回头,却只见她,真个是目如秋水眉如柳,一层薄纱遮面,秀眉微蹙,好似芍药抱团,她眼神惊异,一时间竟怔在了那里。九爷伸手一勾,扳指回来了,那小贼也趁机逃了,可是九爷却觉得有点怅然若失。

从那日起,九爷似乎更加贪恋大好河山,面对美景如画时,常自言,“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九爷有名望,自然江湖上朋友也多,九爷不需要随身携带名片,他自己就是最好的名片。九爷在近日常常登门拜访他的那些朋友,打听一个长得眉目如画,肤白胜雪而又轻功极好的姑娘,朋友都笑他,找美人,不得从千华帮里去找吗,何必舍近求远呢?九爷摇头,黯然心想,不是啊,那姑娘绝对不是江湖上的人,因为江湖里的人眼神怎么会如此干净?

九爷跑遍江湖都遍寻不着,倒也不急,只是整日地去游山玩水,他觉得自己总会再见着她。

一日,他来到一个小镇,他觉得很新奇,他从没来过这样的地方,他不需要易容伪装自己就能大摇大摆地在街上逛。他也不用施展自己的轻功去逃避别人对他过分的爱慕之情。他来到一个人家的院落,只见牌匾上写了三个字,“千雪园”。好书法,九爷赞赏道。他悄悄推开门进去,园内却空无一人。飞身上二楼,俯身一看,不觉一惊,自己看遍大江南北这么多的美景,却从没见过这么动人的景色,白雪皑皑的山峦,层层密密得如云朵一样细腻厚实,空气里有些凉薄的湿润,好像一点一点浸润他的心头,让他心里不沾染一丝烦杂,且把自己的繁绪抽走,沉淀,再化为虚无,心中再无半分念想,早已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与这茫茫天地,凉凉的空气融为一体了。

九爷闭上眼,深吸慢吐着的好像不是气,是他的心念,是此刻他和这天地景色的交融之感。他慢慢睁开眼,却瞪大了眼睛,眼前分明站着的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如画江山”。眼前的女子早已撤了面纱,直到刚才她站在九爷面前,都一直在一旁看着他。

九爷有些尴尬,面上一红,赶忙致歉,说自己是被景色吸引而来,还望见谅。那姑娘却也大方,更不避讳,自报家门,殷暮雪,常年住在这里,上次见九爷手中的扳指实在不像寻常物,才借来一看,希望九爷可以见谅。九爷自是不在意,摘下扳指,希望赠予暮雪,可是暮雪却不要了。暮雪说,物是人非,留着也无用。九爷虽当下不再追问,但心下却略感惊奇,因为这扳指是九爷常年带在身边的贴身之物,可是他自己却不记得扳指是怎么来的了,他只是觉得每次看到扳指都倍感亲切,可是又有点心痛,这么多年,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而如今暮雪姑娘却说这扳指她认识,而且还有旧情,不如就在这里小居几日。

九爷想着便欠身问道,不知这园子可有多余的住处?能否容在下在此修整几日。

暮雪回身看着九爷,一时之间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口,可是她却轻轻吐出了两个字,可以,便转身走了。

九爷阅人无数,见此情景越发疑惑了,他望着暮雪下楼的身影,看看手上的扳指,心想难道这扳指真的有什么重大的隐情?九爷面上不动起色,想着便跟着暮雪走下楼去。

暮雪领九爷来到园子西边里一处偏僻的角落,有一棵琼花树,雪白的花瓣已落了一地,挨着琼树的是一间小屋,屋门能看出有些年头,暮雪推门而入,里面却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不染一丝尘埃。屋内布置也古朴,淡雅,可见主人情趣不是一般。

暮雪告诉九爷,这间屋子以前是他父亲住的,后来,父亲不在了,就给一位故人住了,再后来,这位故人也不在了。暮雪说这话时,轻轻自嘲,说这屋子应该自己也按个名字,不再是千雪园的别苑了,应该叫来去自如,什么人住到这里最后都会不在了,说到后来,暮雪有些感伤,九爷觉得自己也有些感伤。

是夜,两人在二楼饮酒赏月,月光如水,清辉满楼,照在九爷和暮雪的身上,投下的影子也多了几分柔情。二人喝的是花雕,是暮雪父亲早年的私藏,暮雪一直一人独居,舍不得喝,她说今天碰见了九爷,那就是缘分,所以值得开怀畅饮。酒确是好酒,九爷行走江湖多年,也没喝过这么淳香的花雕,余韵在口,独品其味,多喝也不易醉,可是暮雪却醉了。暮雪脸颊飞红,好像一幅素雅芍药,画师在花瓣上点了几点红,那红色氤氲开来,便成了淡粉色,又和上淡金色的月光,九爷觉得他好像也见到了仙人,就像每次别人见到他时一样的感觉。

暮雪有点晕了,一把推开面前的杯盏,一手撑着头,一手还拿着一杯酒放在鼻子前嗅,嘴上慢慢展开一丝笑意,她慢悠悠地说,这酒还是陈年的好,有故人的味道,每次我饮这陈年的酒,都能品出他的味道来,可是,说着,暮雪又开始小声地啜泣起来,可是,如今却只剩下酒了,说着,她满眼泪痕地看向九爷,九爷此时亦望向她,眉目里皆是深情,他自己却不知道。

后来,暮雪终是醉得不省人事了,九爷把她抱回二楼的房间,却听到她喃喃呓语道,我要守好暮雪居,暮雪居……刹那间,九爷心念电转,好像心里一下子被什么贯通了,突然之间变得明亮又空旷,可是又漫延了无边的哀愁。

九爷安置好暮雪,走到自己房间,微风轻轻吹过,满地的琼花随风而转,好似又天上又下起了雪。突然之间,九爷眼前一片迷蒙,仿佛看见两个小孩子在树下玩耍,小男孩在帮小女孩捡花瓣,而小女孩帮小男孩束发……此时耳边又传来了一阵打更声,今夜更深露重,小心门窗火烛……九爷便像被雷击中一般,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睁大双眼,嘴唇颤抖微张,出了一身冷汗,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梦一样。

九爷手脚僵硬地走回屋里,如今满目皆是熟悉的场景,他看到在床边,小男孩和小女孩嘴里念着“郞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二人哈哈大笑;他看到他们两个在一个老人面前站着,头顶着书,被罚背诗篇;他看到两个人在窗前看雪飘落,看琼花飘落,伸手去接……

九爷只觉得一阵眩晕,一头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一晚过去,九爷醒时已快日上三竿,他看到自己被好好地安置在床上,盖着雪白绣着琼花的被子,阳光斜斜地从窗户射进来,温柔地洒在他的脸上,九爷伸手举到阳光里,想要抓住什么,而阳光刚好透过他的玉扳指,其间隐约可见的字迹越发清晰了,九爷拿下扳指,在阳光下辨认,只见上面刻着“碧落黄泉,唯君而已”八个字,不觉之间,一滴清泪划过九爷脸颊。此时暮雪正站在窗外,她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失态了,她也知道其实自己的酒量没有那么差,但是她却只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依然平静,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了,暮雪心想着,回身去厨房拿来准备好的饭菜,摆在一楼的宴厅里。

她来到那间小屋前,良久站立,黯然伤神,刚要敲门,“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两人相对无言,最后暮雪打破沉寂,请九爷去宴厅用饭,两人比肩而行,一路沉默无语,明明很近的一条路,他们却觉得走了一生一样漫长。

吃过饭罢,两人来到小镇上,暮雪这时似又恢复一了些昨日的情绪,热情地向九爷介绍小镇上的人,住在她家周围的邻居都是做什么的,哪家茶馆的茶最好喝,哪家酿的酒最香淳……说到这时,九爷插言道,我以为昨天晚上我就喝到了最香的酒。暮雪听闻此言,一时无语,两人默默走完了小镇的街巷。

晚上回来,九爷问道自己可否多住几日,他觉得这里倍感亲切,听到此话暮雪心里心绪起伏,但脸上却只能不动声色,她婉言向九爷谢绝,并解释道,过几日她要去远处探亲,日期无法更改,如若劳烦九爷替她看家护院,她觉得多有不妥。九爷听闻此言,知她是在躲他,但好不容易想起来的过去,机缘巧合才找到了她,他亦不会轻易放手,那好,九爷说道,姑娘要去哪里,我陪你一遭可好?也算是答谢多日来的照顾之情。

暮雪略微惊讶地看向九爷,她知道他什么都想起来了,她也不愿再继续下去,并非她不爱他了,如果不爱他,她又何必自九千山离开小镇后,苦练武功,多年以后,曾多次找到千华帮呢?更又何必冒着风险,偷来扳指,来看上面的模糊不堪的字迹呢?暮雪觉得这样已经足够了,她知道他没有不爱他,只是武功让他暂时忘了她,只是两人有缘无份而已。暮雪闭上双眼,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似的,再睁开眼时,已经又是一副漠然如雪的表情了,她告诉九爷,明日她便起程了,而且,这次是去成亲的,她远房的亲戚已经早已给她定好了一门亲事,还望九爷见谅。

九爷看着她,心如明镜一般,这么显而易见的谎言,她就当着他的面这么沉静地说出来了,九爷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她,眼神颇有些困惑。是夜,两人又在二楼饮酒赏月,只不过,今晚谁也没有醉。九爷问她,一定要走?半晌,看着略有憔悴的九爷,暮雪点头,轻轻回答,嗯。

暮雪想起,多年前,千华帮帮主来找九千山去接任帮主时的那晚,也是这样,他们两个在琼花树下,月光如水,琼花皎洁,漫天飞舞,照着他俊郎的侧脸,暮雪仰头问他,一定要走?他也是半晌无言,好像石化了一样,终于,几不可闻地,暮雪看到他轻轻点了点头,嗯。多年以后,此时此刻,暮雪才明白他那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第二日,九爷告辞,暮雪相送。据说从此以后二人再没见过一面。

九爷身世原本扑朔迷离,无人知晓,但据坊间传闻,九爷在接任千华帮之前,来自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好似世外桃源,小镇里曾有一个与他相爱的女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他因为骨骼清奇,又长相俊美,实乃练武奇才,被千华帮选中,来接任帮主,从此后他便断情绝爱,终练成千化帮独门武功,接任千华帮后更是让本帮名震江湖,大显威名,但这么多年,九爷多半时间都不在帮内,一直遨游四海,游山玩水。更有九爷身边的亲信丫头传言,九爷自那日从小镇归来后,便形容憔悴,日渐消瘦,而且以前从不离身的扳指不见了,而且九爷也几乎再也没有出去云游过,偶尔一两次出门,还是乘兴而去,败兴而来,但每次回来身上都有一股花香,偶尔也能在九爷身上见到几片雪白的花瓣。亲信推测,九爷一定是去那个小镇了,因为亲信也去过那里查探,可是那里已经没有那位叫暮雪的姑娘了,只有一处破败的暮雪居留在那里,园子里有一棵琼花树独自在风中飘洒着雪白的花瓣,让人看着多少有些伤怀。

众人闻之,皆叹息,本是一对金童玉女,却被千华帮的帮主一手拆散了,原来当年九爷本不愿去接任帮主之位,但老帮主以小镇所有人的性命相威胁,尤其是暮雪姑娘和她父亲的性命,九爷无奈只能为保全小镇而去接任帮主,只想功成以后,可以再回来,他让暮雪等他,他一定会回来找她的,可是自从他练了这门武功以后,就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他只记得自己要去找一个很远很远,远离江湖的地方,所以这些年来,九爷一直游山玩水,可能就是为了找到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小镇,还有他放不下的暮雪吧。

自那以后,九爷常念道,相见不如怀念,怀念尔在江湖之远。

后记:暮雪去千华帮多次却一直未能见到帮主,终于有一次在回小镇途中偶遇九千山,她已经不敢再认他了,于是偷走扳指,想看看是否是当年自己送他的那个,后来确认是他。再后来,九爷自己找回小镇,暮雪才发现,他已经忘记所有的事情,暮雪本打算通过相处让他想起以前的事,却在拿酒时从自家的藏书里发现:凡是千华帮帮主,不仅练本门武功时要断绝情爱,功成之后,更是不能有此念想,否则必定肝肠寸断而亡。因此,后来一别,暮雪搬离小镇,无人知其踪迹。

天涯海角,碧落黄泉,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九千山在江湖上是很有名望的人,人称“九爷”。行事作风更是不拘一格,来无影去无踪,鲜少露面。 九爷的名望不仅来自他的...
    昆仑君的猫阅读 96评论 2 0
  • 今天跟Elyse见面聊了聊关于WS微信公众号的事情,一个我有些想逃避但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关于为什么逃避以后再说。...
    不如西游阅读 27评论 0 0
  • 初为人母,“教育孩子”成为一个循环反复的话题,谁不都是在哭闹声中,摸索着教育孩子呢,中国式妈妈教育往往更加溺爱孩子...
    April_1db7阅读 237评论 0 0
  • 最近追了几天剧过的昏昏沉沉,瘦了八九斤又长回来4斤,今天开始接着看苏东坡传了。 最近几天也买了好几件衣服停不下来,...
    Parastoo阅读 30评论 0 0
  • isa, cache, bits 通过前面一篇从 MachO 加载到对象创建! 可以了解到: 在 alloc 的时...
    Vency_阅读 549评论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