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枪支暴力问题

来源于网络!!!



枪支暴力是美国社会重大的公共议题之一,特别是在城市地区,并且与青年活动和帮派暴力息息相关。自1865年林肯总统,以及后来的加菲尔德总统、麦金莱总统和肯尼迪总统被暗杀以来,枪支暴力对美国人来说已相当常见。而枪支暴力引发的重大事件,如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暗杀,以及科伦拜中学大屠杀、华盛顿特区狙击手攻击事件(英语:Beltway sniper attacks)、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也时常引发对枪支政策的辩论。

在美国发生的枪击案件中,很大比例都是非致命性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估计,美国在2000年总共发生了52447起蓄意、23237起意外非致命枪伤。美国大多数因枪伤致死的人都是自杀,2004年共有16907起自杀是使用枪支的。美国联邦、州和地方各级的法律政策试图通过各种方法解决枪支暴力,包括限制由青年和其他“高风险”的人购买枪支、为购买枪支设置等待时间、设立枪支“回购”计划、针对性执法和制定警务策略、对违反枪支法者从重量刑、为家长和子女开设教育课程,以及在社区推广。研究显示这些政策结果好坏参半。一些政策如枪支“回购”方案成效不大,而像波士顿“停火行动”(Operation Ceasefire,减少帮派暴力的策略)已有效地减低青少年暴力。枪支管理政策在美国受到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强烈影响,该法案禁止侵犯“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拥枪权倡导者一般鼓励大众捍卫宪法第二修正案所保障的权利。


暴力犯罪

凶杀案

虽然美国在19世纪已有暴力犯罪,但在城市里的凶杀案往往以暴动和其他造成社会动荡的方式进行。然

按国家排名的凶杀案和涉及枪击凶杀案比率

而,枪支暴力有时候也出现在这些暴动(见干草市场暴乱)中。在当时许多城市(如费城),凶杀案发生率明显低于今日。1980年代和90年代初,美国各城市凶杀率飙高(见右图)。从1985年到1993年为止,手枪杀人案几乎占了所有总体增加的杀人率,而涉及其他凶器的凶杀率却在同时下降。在美国80年代和90年代初,凶杀案发生率有上升趋势,尤其在青少年、拉丁美洲裔、以及非裔美国人男性当中,而年纪13到17岁黑人的伤亡率是一般水平的3倍,18到24岁伤亡率则是两倍。一般认为美国各城市吸食可卡因人数的上升是在这段期间横行于青少年间枪支暴力的因素之一。

美国犯罪率大致上跟其他发达国家相同。然而,许多开发中国家有显著较高的凶杀率;而在某些国家使用枪支的凶杀案较多,例如墨西哥、巴西、泰国、危地马拉牙买加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伦比亚爱沙尼亚以及俄罗斯。

在美国,凶杀案和暴力犯罪发生概率最高的地点是市区。在大都会地区,2005年,每10万人就有6.1起凶

1976至2004年凶杀案依照武器类型列表。

杀案,相形之下非大都会的州郡仅有3.5起。在美国超过25万人以上的都市中,平均凶杀率是每10万人有12.1起。而与枪支有关的凶杀案发生率在南部与西部州最多。美国各地介于18岁到24岁的凶杀案发生率从1993年来渐趋下跌,不过仍较1980年代前的发生率为高。根据2005年的统计,17至24岁年龄群暴力犯罪统计数据仍占整体数据的大部分,特别是涉及枪支的凶杀案。在2005年统计数据中,17岁至19岁人口占美国总人口的4.3%,却占死于枪支凶杀案人数的11.2%,同时在所有杀人犯罪占10.6%。20-24岁年龄群占美国人口的7.1%,占死于枪支凶杀案人数的22.5%,也占所有凶杀犯罪活动的17.7%。牵涉17岁以下的人的凶杀案不多。在2005年,13至16岁占美国总人口的6%,但只占枪支凶杀案受害者的3.6%,同时仅占总体杀人犯罪活动的 2.7%。[2]

案底的人亦较容易成为凶杀案的被害人。 在1990年和1994年间在波士顿,所有年纪低于21岁的凶杀案受害人中,75%有前科记录。另一方面在费城,涉及枪支凶杀案中有案底的受害人百分比从

里昂·克钩兹使用手枪刺杀威廉·麦金利总统

1985年的73%增加到1996年的93%。而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参与犯罪活动的男性遭枪击的风险是常人的22倍。

2005年在美国10,100起确认使用枪支的凶杀案中,75%使用手枪,相形之下4%使用步枪、5%使用霰弹枪,剩下的并未指明枪支类型。由于枪支本身具有着潜在致命的能力,故不管受害者或施害者携枪,都会导致伤亡机率大为增加。心脏遭受枪伤的死亡率为84%,远高于较遭刺伤后死亡率的70%。

对美国总统的暗杀与企图

在早期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暗杀事件受害人是1865年的亚伯拉罕·林肯总统。林肯总统在被枪手约翰·威尔克斯·布斯用一挺0.44口径手枪发射的一颗子弹击中头部后,仅活了几小时。詹姆斯·加菲尔德威廉·麦金莱均死于手枪暗杀:加菲尔德总统被凶手使用0.44口径手枪打死;麦金利总统被从0.32口径左轮手枪射

1976年至2004年凶杀案罪犯年龄分布列表。

出的两颗子弹打死。约翰·肯尼迪总统被李·哈维·奥斯瓦尔德用手动上膛的卡尔卡诺M1891/38步枪(6.5×52毫米)暗杀。安德鲁·杰克逊总统和哈利·S·杜鲁门总统皆遭暗杀但全身而退,而杰拉尔德·福特总统则在隔没几周先后遭到两次独立的企图暗杀。罗纳德·里根总统在遭约翰·欣克利以一挺罗姆RG-14 .22口径左轮手枪击中后生存下来,是唯一一个中枪受伤后存活的在任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在1912年总统竞选时也遭遇枪伤。

其他暴力犯罪

在美国,有四分之一的商业抢劫案与枪支有关。相比之下,涉及枪支的抢劫导致死亡的可能性是使用其他武器抢劫的3倍,家庭暴力案件也有类似的模式。犯罪学家菲利普·库克(Philip J. Cook)推测,假使枪支没这么泛滥,罪犯不管如何很可能还是会行凶,但会使用其它较不致命的武器。他发现,

在华盛顿特区的枪击及整体凶杀案犯罪黑点

在50个美国最大城市里拥枪水平与持枪抢劫率相关,而并非与整体抢劫率相关。有相当多凶杀案是由另一宗暴力罪案导致的,而这种情况下的罪犯犯罪时并没有明确或者持续的意图要杀人或者被杀。这种案例日渐增多。在美国,总体抢劫与施暴率也与其他发达国家如澳大利亚、芬兰相当,尽管在这些国家拥枪率远较美国为低。涉及枪支的自杀案

一些研究表明,家居拥枪权与涉及枪支自杀率有关,不过其他的研究却显示两者无关。于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期间,青少年用枪自杀率有明显的上升趋势,年龄在75岁以上的老人用枪自杀率同样也在急剧增加。2003年期间在美国,枪支仍然是最常用的自杀方法,占所有自杀个案的53.7%。

枪支所有权

编辑

美国社会综合调查(the General Social Survey,简称GSS)是美国人拥枪调查的主要数据来源,其他组织(如哈里斯民调)进行同类型调查。在2004年所作报告显示,36.5%的美国人在家拥有一把枪支,与1989年的46%相比减少了。菲利普·库克认为,越来越多的女性当家作主很可能是造成美国家庭拥枪数字下滑因素之一。在1994年进行的私人拥枪用枪全国调查(National Survey on Private Ownership and Use of Firearms,简称NSPOF)指出,美国人共拥有1亿9200万支枪支,其中36%为步枪,34%为手枪,霰弹枪26%,4%其他种类的长枪。大多数拥枪人士拥有多种枪支,而NSPOF调查显示25%的成年人拥有枪支。据报告在美国有11%的家庭积极参加狩猎,而其余的拥枪人士拥枪理由有自我保护以及其他方面的种种因素。在整个1970年代以及1980年代的大部分期间,家庭拥枪率介于45-50%。拥枪率也随不同地域而变化,从美国东北部州的25%到东南中部州(亚拉巴马肯塔基密西西比田纳西州构成的区域)的60%。美国社会综合调查和其他机构对拥枪所做的计量调查并没有提供适当的、足以做出整体拥枪与枪支暴力间关系结论的宏观层面细节。犯罪学家盖瑞·克雷克对照各式调查以及代理机构评量档案,并没有发现拥枪与枪支暴力在整体上相关。

自卫

从1987年到1990年间,马里兰大学犯罪学暨刑事犯罪法系教授大卫·麦克道尔发现,罪案的受害人用枪支作防卫,每年有64,615次。这相当于在这一期间发生的案子中,每1000件就有2件(0.2%)使用枪支。若单计暴力犯罪(施暴、抢劫强奸等)案件,有0.83%的受害人用枪自卫。在用枪自卫的案件里,有71%是属陌生人犯罪,剩下的则是由受害人熟识罪犯、以及罪犯对受害人聊若指掌这两种类型均分。在28%的涉及用枪自卫案子里,受害人有罪犯开枪。这些自卫案子中有20%是属于警察用枪自卫。在这同一个时期,介于1987年和1990年间,共有46319枪支凶杀案,而根据美国全国犯罪受害人调查估计,2,628,532件非致命犯罪与枪有关。

麦克道尔为《美国公共卫生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所做研究的发现与1993年由盖瑞·克雷克(Gary Kleck)所得有却相反。克雷克的研究发现,每年全美有多达245万宗犯罪受阻,而在大部分情况下,潜在的受害人从未在这些情况下发一枪一弹。在这种情况下,枪支被用来建设性传达自我保护意识。克雷克的研究结果已被学术性及大众媒体援引多次。

麦克道尔指出克雷克研究方法上的问题。他认为克雷克所用的样本大小非常小,并且没有包括那些人身攻击已经开始的犯罪未遂案子下的自卫行为。然而,前面样本非常小的批评,是不准确的——克雷克与马克·格尔兹(Marc Gertz)的调查实际上是截至当时为止最大规模、对受访者咨询有关防卫性枪支使用的抽样调查——共4,977件案子,远远超过一般全国性调查。一项在1990年代由哈佛伤害控制研究中心(Harvard Injury Control Research Center,简称HICRC)的大卫·海明威(David Hemenway)所进行的研究发现,枪支用于犯罪的次数远较用于自卫为多。不过,根据克雷克的研究,最成功的防止伤亡办法是不发一弹,而这在海明威或者麦克道尔研究中并未计入自我防卫。[3]

公共政策


美国的反枪海报,列举了一堆触目惊心的数据

研究和统计表明,枪支会对犯罪现场本已紧张的局势煽风点火,并造成更暴力或者致命的后果。公共政策的态度一般集中在执法部门和监管机构干预的解决方法。这包括购枪时的干预,以作为防止青少年与那些有案底的人购枪的政策。如限制或监管谁有权携带暗藏的武器的公共政策,可让枪支被携带至犯罪现场更为艰难。而许多政策亦可透过对那些在案子里用枪的人士从重量刑,或者要求枪支必须具备一定安全功能来从用枪层面对枪支加以限制。

支持枪支管制的人士常常引用涉及枪支的凶杀案,比起其他案子相对较多,作为支持更严格枪支管制法的原因。枪支法在美国是一项重大辩论的议题,由于枪支也广泛使用于种种娱乐,以及人身保护。拥枪权鼓吹者援引枪支可用来自我保护并制止暴力犯罪做为更多的枪支可以减少犯罪的原因。拥枪权鼓吹者亦表示,罪犯是最不可能遵守枪支法的一群人,故限制守法人士取得枪支将使其更易遭武装罪犯的宰割。

犯罪学家菲利普·库克主张,公共政策的目标是将枪支远离暴力冲突。他建议的解决办法是限制高风险族群取得枪支的管道,以及加大面对暴力场合时取得枪支的困难度。库克建议采取种种措施,如对购枪者的背景调查、禁止小型、易于隐蔽的手枪、对非法携枪的加强查缉、以及对那些使用枪支的已定罪罪犯强制从重量刑。

枪支取得

美国的政策目标是保卫合法用户拥有大部分类型枪支的权利,同时限制高风险族群取得枪支。在美国禁止销售手枪给年龄低于21岁以下的人士,长枪则年龄不得低于18岁。对销售枪支给外国人也有种种限

38左轮手枪

制。就枪支取得种类而言,在美国参与犯罪的十大类枪支显示出罪犯偏好使用手枪更甚于长枪的明确趋势。根据烟酒、武器和爆炸品管理局(Bureau of Alcohol, Tobacco, Firearms and Explosives,简称ATF)于1993年前的报告,使用于犯罪的枪支前十名包括史密斯威森.38与.357左轮;雷文武器的.25口径手枪、戴维斯P-380 .38口径手枪、鲁格.22口径手枪、洛辛(Lorcin)L-380 .38口径手枪、以及史密斯-威森半自动手枪;莫斯伯格和雷明顿12口径霰弹枪;和Tec DC-9半自动冲锋枪。一项于1985年前对1800位在押重罪受刑人的研究显示,罪犯偏好使用左轮手枪和其他非半自动枪支更甚于那些纯半自动枪支。在匹兹堡,罪犯们改变其口味从他种类型枪支到使用手枪是在1990年代早期,刚好适逢可卡因的降临,以及青少年暴力帮派的兴起。1998年至2000年间在加利福尼亚州销售枪支的背景调查,结果一开始就被拒绝者占1%。最常被拒绝的枪支类型就包括短统中口径半自动手枪。

在管训中心接受管训的青少年 (例如,年龄在16、17、或者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根据各地法律判定不同而不同)中,86%在某些时候手头会拥有一支枪,同时66%在满14岁之前取得其第一只枪。对少年犯来说拥有许多枪支也是一种趋势,其中65%拥有三只以上。少年犯最常透过家人、朋友、毒贩、和街坊门路取得枪支。都市内穷人区青少年援引“自卫以免除敌人攻击”以做为其携枪的首要原因。在纽约州罗彻斯特,有22%的年轻男性曾携带非法枪支,虽然大多数持续的时间很短。在青少年族群里,合法拥枪与非法携枪之间的重叠区间很小。

枪支市场

针对枪支市场供应方的政策是根据有限片面的研究,尽管这是现行研究中的一个活跃的领域。造成这结果的其中一项重要的因素是,在美国只有60-70%的枪支销售交易是透过联邦政府授权枪支经销商,而剩下的则在所谓的“次级市场”达成。大多数青少年与重刑犯皆于“次级市场”达成交易,在这里二手枪支被转移给无牌照的个人。从“次级市场”取得枪支一般较不方便,而且这种管道有一定风险如该二手枪支可能先前牵涉到某宗凶杀案。在枪支展览会上销售枪支让无照的个人得以合法的购枪以作为私人收藏品,这让某些人认为这是现行法律里的一个漏洞。时至1998年,在美国24州州法允许无照的私人卖家在枪支展览会或其他私人地点出售其私人拥有的枪支。透过一客一月一支手枪的手段,以对市场进行监管从而大手笔限制手枪交易数量的法案,显示其透过对“次级市场”的断货来迫使非法枪支交易减少成效卓著。对枪支及弹药的购买科以重税是另一种政府用来影响主流枪支交易市场的利器。

在全新或二手枪支的主流市场,联邦政府授权经销商主要受美国烟酒枪支爆炸物管理局(ATF)所监管。枪支制造商对其新火器皆须刻上序列码。序列码让ATF得以追溯作案枪支到其最后一手联邦武器执照(FFL, Federal Firearms License, 其中分成制造、销售、进出口等)登记在案的所有权转移交易,尽管

对联邦监狱在押人犯所做调查其拥枪来源

这并无法查到涉及私人的首次枪支交易。一份由ATF在1999年公布的报告发现,在1996及1997年间,联邦授权的经销商共占所有枪支销售数量的0.4%,其中一半是使用在犯罪用途上。这有时是透过“代购”进行。限制了一个月内可购买的枪支数量州法,如在弗吉尼亚州加利福尼亚州州法,可能助长了这类的“代购”行为。据估计,每年约有500000把枪遭窃,这使得枪支落入法律上禁止的用户手中。ATF下负责扩大由执法部门收回枪支追查的青少年犯罪枪支封锁倡议实体(Youth Crime Gun Interdiction Initiative,简称YCGII)发现在1998年,所有收回的作案枪支中只有18%回到原本枪主手中。在刑事调查途中由警察收回的枪支往往已经被合法零售商店卖给了合法买主,然后经过仅仅几个月到几年时间内就被转移到犯罪用途上,这使得这些枪支相对于一般流通的枪支更为执法部门所常见。联邦法

第一个与枪支有关的联邦立法是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该案于1791年批准。在后来的143年岁月里,这是唯一的与枪支有关的联邦法。后来的联邦枪支法是1934年的国家枪支法。该法的设立规范了枪支的销

ATF督察在一处政府许可枪支交易商枪店清点

售、对销售如何科税、以及对某些类型的枪支 — 如机枪— 要求注册备案。在罗伯特·F·肯尼迪和马丁·路德·金遭暗杀之后,1968年枪支管制法施行。该法规范了枪支交易,限制了以邮购销售,并仅允许挂牌枪支经销商出货。该法案还禁止重罪犯人、以及那些受到起诉、逃犯非法移民、吸毒者、自军队不光荣除役的个人、以及那些精神病患者拥有枪支。该法亦打压周六晚间特价品和其他类型枪支的进口,并限制自动武器与半自动武器的转换包销售。

拥枪者保护法案,亦称为麦克鲁-沃尔克马法案,于1986年通过。它对1968年法案里的限制做了些改动;它允许联邦执照枪经销商以及个别无牌私人卖家在枪支展览上销售,同时继续要求持牌枪支经销商对买主进行背景调查。1986年法案还限制了烟酒、武器和爆炸品管理局进行反复盘查、减少了枪支商所需保留的交易纪录数量、减少了起诉违反枪支法罪犯所需的繁多证据、并对已定罪重罪犯拥枪限制进行修正。

在1968年枪支管制法通过之后的几年中,人们买枪必须表明身份,并签署一份声明确认他们不在法律明令禁止持枪几大类里。许多州颁布超过联邦要求的背景检查法。1993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布雷迪手枪暴力防治法要求在购买手枪之前强制实行等待期,以进行背景调查。布雷迪法案还要求建立一座全国性系统以提供即时犯罪背景调查,并该调查得由枪支经销商完成。布雷迪法只适用于从持照挂牌经销商购买枪支,然而大多数罪犯的枪支皆自黑市购入。这种种诸如等待期间的限制,受到许多人士的反对。他们争辩说,这法令把开销及麻烦强加给如猎人这种合法枪支的购买者。

于1994年颁行的暴力犯罪控制及执行法(Violent Crime Control and Law Enforcement Act),其中包括联邦攻击武器禁令,是为引起大众关注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回应。本禁令规定,禁止一些可装配仿军用规格

AK-47突击步枪受到1994年禁售

附属品如折叠枪托、枪柄、与闪光抑制器、以及可装备超过10发子弹以上弹匣半自动武器的制造与进口。附带的祖父条款对在1994年以前制造的枪支网开一面。一项由宾夕法尼亚大学犯罪学家克里斯托弗·S·科佩尔(Christopher S. Koper)与杰弗瑞·A·罗斯(Jeffrey A. Roth)所作的短期评估发现,该立法对枪支暴力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影响。然而,科佩尔和罗斯指出,祖父条款和对这些1994年以前制造的枪支在犯罪上使用应该视为限制禁令成效的因素,这使得效果不显著。由于短期评估所给的研究时间相当短,美国国家科学院亦建议审慎作结。2004年9月,攻击武器禁令随着其日落条款而到期失效。美国家庭暴力罪犯枪支禁令(Domestic Violence Offender Gun Ban),亦称“拉丁堡修正案”(Lautenberg Amendment),禁止任何曾被判犯有家暴轻罪的人拥有枪支。该禁令亦禁止被裁定犯家庭暴力轻罪或重罪的个人出货、运输、拥有、以及使用枪支弹药。该法亦视该类人士出售或赠送枪支或弹药为违法。家暴罪犯枪支禁令于1996年通过,并在1997年生效。某些反对者认为,该法与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所保障的公民持枪配枪权相冲突,而且该法已将修正案第二条公民最基本的保护修改成可废止的权利。这即是反对该法人士往往嘲讽该法为“拉丁堡修正案” — 类比于“美国宪法修正案” — 的原因。该法适用于每个人,包括警察和军人。而且,若这两种职业人士在先前若犯的民事轻罪成立,该法禁止其携带枪支会造成其履行职责上的困难。

飓风卡特里娜刚结束后,在新奥尔良,警察与国民警卫队没收了来自私人的枪支以企图阻止暴力行为。作为回应,美国国会以2007年美国国土安全部拨款法修正案形式,通过了2006年灾难复原人身保护法。该法第706节禁止联邦及那些接受联邦经费的机构雇员在灾难中没收合法拥有的枪支。

持有权法

枪支持有权法于1990年代随美国枪支暴力凶杀案发生率增加而扩充,主要为的是响应事件如1991年在德州露比餐厅枪击案(Luby's massacre)。该案直接导致1995年在德州携带隐蔽武器(carrying concealed weapon,或简称CCW)法案的通过。国家法律杂志记者罗瑞·谢尔曼(Rorie Sherman)在1994年4月18日发表的文章里写道:“这是大众对犯罪行为感到空前绝望的时刻。不过他们的心境无疑是‘我将保护我自己’和‘别让犯罪进入我的生活’。”

其结果就是在1998年在22州州法规定准许个人公开携带枪支(即美国人称的公开携枪)往往不需任何许可证。州法允许个人携带暗藏着的手枪,有时被称为隐蔽手枪许可证(concealed handgun license,简称CHL;或者concealed pistol license,简称CPL),而至2004年为止,在美国34州枪支管理办法以CPL取代CCW。自那时以来,带有CCW州法的州数量便增加了;截至2006年底,48个州至少有某种形式的CCW登记在案。

经济学家约翰·洛特认为,持有权法创造出一种认知,即更多潜在犯罪受害人可能携枪,从而起到对犯罪形成一种威慑。洛特的研究被评为没有得到充分检验其他因素,这包括其他州州法亦颁行要求对手枪买主进行背景调查并设定等待时间(如佛罗里达州州法)。当洛特的数据被其他研究人员重新分析后,这些携带隐蔽性武器数据统计学上显著结果仅发现这州法会增加暴行的发生率,另一由金斯·路德维格(Jens Ludwig)所做的研究有类似的结果。由于携带隐敝性武器仅授与给成年人,故菲利普·库克建议分析重点应落在成人枪支事件发生率上,而不该针对未成年人。他找到了携带隐敝武器法的一个针对成人凶杀案发生率小而正面的影响,但他亦提到其效果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美国国家科学院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持枪权法,不管是好是坏,对暴力犯罪发生率有何影响。他们建议,郡或者地方级别的新分析方法和数据对持枪权法的影响需要充分评估。

儿童取得预防法

目前在许多州皆颁行儿童取得预防法(Child Access Prevention,简称 CAP),要求家长安全地储存枪支,以让儿童接触枪支的可能性尽量减到最低,亦同时无损成年人取枪的方便性。CAP法力主枪支主应对儿童取得其未适当收藏的枪支负起责任。 在美国大部分的州,违反CAP法将被视为轻罪。 于1989年颁行的佛罗里达州CAP法,允许将违法者以重罪起诉。 研究表示,CAP法与非意图性枪支致死率23%减少有关,且与介于14至17岁用枪自杀案件的11%减少有关。洛特的研究没有检测出介于1979年到1996年间,CAP法跟那些与枪支相关、低于19岁意外死亡或者自杀案有何关联。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亦发现,CAP相关法对小孩与大人两者非致命枪伤发生率的30-40%减少有关。 该研究亦表明,CAP法在那些违反者判重罪的州非致命枪伤案件减少有着最高度的关联性,相形之下那些判轻罪的州CAP法所带来的冲击在统计上不是那么明显。所有的这些研究皆具相关性,其他潜在的促成因子皆不计入。根据来自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从2000年到2005年直至可得出资料的最后一年计算,平均每天约有3个小孩死于枪支意外。

地方禁令

在美国某些地方立法机关制定的州法比起联邦法来更为严格,如1975年华盛顿特区枪支管制条例。该法禁止居民拥有手枪,并要求有许可证的枪支得拆解并以扳机锁上锁。2007年3月9日,美国巡回上诉法院裁定该华盛顿特区手枪禁令违宪。(欲了解该案更多资讯,请见:帕克诉哥伦比亚特区)

纽约市亦以其严格的枪支管理法闻名。尽管在当地法律严打下,枪支仍旧时常从美国其他地区络绎不绝地运到该市,特别是来自南部各州。由ATF青少年犯罪枪支封锁倡议实体的调查结果显示,进口枪支涉及的犯罪百分比与当地严格的枪支管制法收效百分比打平。

防治计划

编辑

暴力防治与应付暴力的教育计划已广泛的在全美各地学校与社区里建立。这些计划旨在改变孩童与父母双方的个人行为,以鼓励孩子远离枪支、确保家长安全的保管枪支、并鼓励小孩以不诉诸暴力的方式解决争端。防治计划的目标在改变行为,其范围从被动(个人并不需要出力),到主动(如监督儿童,或者将枪用扳机锁上锁)皆有。对社会大众的要求越多,防治策略的实现就越困难。着重于改变政局环境及枪支本身的防治策略可能较为有效。对枪支暴力防治计划的施行评估已有其限制。在所有已完成的评估结果显示,这些计划收效甚微。

家长枪支安全辅导

在许多对家长辅导计划中使用得最为广泛的一种是枪支伤害防治计划(Steps to Prevent Firearm Injury Program,简称STOP)。该计划是由布莱迪枪支暴力防治中心在1984年所发展出来的。STOP在1998年被STOP 2计划取代。STOP 2计划的焦点更为广泛,包括更多社区与卫生保健提供商。 STOP计划已经过市区内家长评估发现它对枪支所有权或者枪支储存办法无显著效果。马乔里·S·哈帝(Marjorie S. Hardy)建议STOP计划由于样本大小有限,及其对照组的缺乏,故它需要做更进一步的评估。

针对儿童的计划

针对儿童量身订做的计划亦没有得到很大的成功。当对儿童宣导本计划时,许多因袭而来的挑战便浮现台面,其中包括孩童们认为自己是无敌、无法伤害的倾向、其天生的好奇心,以及同懠压力下鼓励他们行为鲁莽,这使得他们仅能有限的活用枪支防治计划所学。

枪支安全计划通常是由当地枪支经销商与射击俱乐部主办,其目的是教授较年长的儿童及青少年如何对待枪支安全。 目前对这些针对儿童计划的成效并无系统性的评估。对于成人,对枪支储藏做法并未发现这些计划有何收效正面之处。此外,研究人员发现,针对儿童的枪支安全计划可能会挑起孩子怎样获得与使用枪支的兴趣,而大人不应该期待他们任何时候都能安全操作枪支,即使受过训练。

另一种现行的办法是回避枪支,如在邻居家碰到火器的情况。由全国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主办的艾迪小鹰枪支安全计划,是针对从幼稚园学前教育到小学六年级的较幼小儿童订做的。该计划透过强调“只说不”的办法,以教导小孩真枪不是玩具。艾迪小鹰计划基本上训练儿童再看到枪支时采取四步骤行动:(1)停止!(2)不触摸!(3)离开该地。(4)告诉成人。如着色书和海报等学习材料,为该课程提供支持,及在任何幼教计划中所需的反复提点。

某些枪支管制倡导团体制定了自己的计划,如由布来迪枪支暴力防治中心主办的坦言风险(Straight Talk about Risks,简称STAR)计划,以及由约书亚霍维茨终结手枪暴力教育基金协会(Joshua Horwitz Educational Fund to End Handgun Violence)主办的手头无枪(Hands without Guns)计划。

社区计划

如社区振兴、放学后的辅导课程、以及媒体宣传等等针对整个社区的计划,可以更有效地降低了儿童所接触暴力行为的整体水平。特别针对枪支暴力、以社区为主的计划包括纽约市的儿童安全/社区健康伤害防治计划(Safe Kids/Healthy Neighborhoods Injury Prevention Program)、以及芝加哥的安稳的家暨庇护所(Safe Homes and Havens)计划。 对这些社区为主计划进行评估相当困难,因为许多错综复杂的因子及该计划本质多面之故。

干预计划

编辑

社会学家詹姆斯·D·赖特(James D. Wright)认为,要说服都市内青年不携枪“需要说服他们,他们可以在不武装下,于街舫邻居间存活并安全的来去自如;而不武装不会造成他们成为牺牲品、遭恐吓、或者被杀的对象”干预计划如1990年代波士顿停火行动及弗吉尼亚州里士满流放专案,已证明有效。其他干预策略,譬如枪支“购回”计划已证明无效。

枪支“购回”计划

枪支“购回”计划是一种旨在透过将枪支自街头“清除”,来影响火器市场的策略。枪支“购回”计划已证明无效,且美国国家科学院引述在这计划背后的理论有着“严重缺陷”。自首缴回的枪支往往是那些最不可能参与犯罪的枪,如那些老旧、没有转售价值的故障枪支、前膛装填或者其他还在用黑火药的枪支、带有过时、不再制造或贩售弹匣的古董摆饰枪、或者某些个人继承下来、但没有什么持有价值的枪支。其他枪支“购回”计划的限制涉及一个事实,即是取得原有枪支的替代品 — 往往是更好的枪 — 比把枪送回“购回”计划报销相对容易。此外,用于犯罪的手枪数量(每年约7500只)比起全美约7000万只手枪是非常小的数量(即0.011 %)。

反对非法枪支市长联盟

反对非法枪支市长联盟是一个由来自40座不同的美国城市210位市长所组成的跨党派联盟,致力于其申明的目标:“透过扫除街头非法枪支,让社会大众更加安全。”这个团体于2006年4月25日在纽约市市长邸格雷西公寓(Gracie Mansion)举办的高峰会会议中成立。该会由波士顿市长托马斯·美尼诺(Thomas Menino)与纽约市市长迈克·彭博所主持。

停火行动

1995年,停火行动(Operation Ceasefire)成立,以作为一种对当时在波士顿如瘟疫般蔓延青年枪支暴力问题的对策。暴力特别集中在如罗斯伯利、多切斯特、以及马特潘等穷困、内城社区。1987年在波士顿有22位24岁以下的青年人被杀,这一数字于1990年飙升到73。停火行动引进了问题导向治安处理办法,以及将焦点集中在特定犯罪热门地点 — 这两种策略相结合之下证明用来打击犯罪相当有效。该行动特别着眼于两个枪支暴力问题的要素:非法贩运枪支与帮派暴力。后来在波士顿两年内实施停火行动的结果,年青人凶杀案数下降到10件,其中在1999年和2000年只有一件与手枪相关的青年人凶杀案发生。停火行动的对策已经推广到许多其他城市,包括洛杉矶

流放专案

1990年代期间由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率先执行的流放专案(Project Exile),是一件涉及联邦、州和地方官员针对枪支暴力协同合作的战果。该策略引进将违反枪支起诉案交由联邦法院审理,而联邦法院审判方针较州法更为严厉。流放专案也通过媒体宣传,借由严打非法枪支流露出的信息来扩大教育效果。流放专案经评估证明是有效的,不过研究人员还指出,里士满可能在评估期间横竖搭上了美国全国整体凶杀案下滑的列车。

邻里安全专案

邻里安全专案(Project Safe Neighborhoods,简称PSN),是一项建立

联邦政府支持的枪支暴力介入计划

在停火行动与流放专案以实现减少

枪支暴力的美国全国性政策。PSN于2001年创立,并得到当时布什政府透过美国司法部联邦检察官办公室的途径表达支持。美国联邦政府已对此开销超过15亿美元,因为该计划成立得聘请检察官,并得对各州与地方司法机关提供援助,以支持培训和社区推广工作。

研究限制

编辑

在美国,对枪支和暴力犯罪进行研究困难重重,这与枪支所有权及使用的有限数据、枪支市场、以及积累如山的犯罪数据有关。对枪支暴力的深入研究报告主要采取下面两种方法中的一种:案例对照研究和社会生态学研究。枪支所有权通常是通过社会统计调查、替代变量,有时以大量输入的数字判定。在对凶杀案及其他类型少数特例犯罪所做的统计分析时,这些数据往往有着泊松分布,这对研究人员也形成方法论上的挑战。随着数据的汇总,推断是否为个人的行为更为困难。这个被称为区群谬误的问题,研究人员并非总是善加处理,导致他们作出其手头数据不见得支持的结论。[4]

管控阻碍

编辑

作为枪支管控的一部分,美国49个州都要求在枪支买卖时对买主进行背景调查,有犯罪记录和精神问题的人在购买武器中会遇到障碍。美国国会1994年颁布法案规定民间用枪的弹匣容量不得超过10发,但该法案于2004年失效,此后武器销售商开始不断推出大容量弹匣吸引消费者。

美国近年来枪击案频发。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导致32人死亡,还有众议员遭枪击事件、胡德堡枪击案等等。在这些枪案之后,美国舆论对于枪支管控的制度会出现一些争论。无论是政界人士,还是媒体和民众,都会发出限制甚至是禁止私人持有枪支的声音。

但媒体分析说,美国想要实现加强枪支的管控阻碍重重,在大选之年就更不可能实现。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民众拥有、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容侵犯”,因此许多政界人士虽有心加强管控,但却难以挑战宪法。另外,美国主张持枪自由的全国步枪协会拥有超过400万会员,其中大部分居住在选举的“摇摆州”,比如俄亥俄和弗吉尼亚州,而且该协会号召力强,对选情有一定影响,在大选之年,谁也不愿意去碰这块硬骨头。另外在美国国会中,共和党向来力主持枪自由,而民主党内也有许多类似声音,因此推动枪支管制难上加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