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你一杯守口如瓶的心事

今天我所在城市有着琐碎的微光,照着人暖暖的,妈妈怂恿我去晒晒太阳,放假整天宅在家里是怎么回事?以妈妈的意思来说,感觉我像见不得人一样才会整天待在家里闭门不出,因此,我及不情愿的随手拿了本书出门。《摆渡人》,不是张嘉佳的“摆渡人”,而是克莱尔·麦克福尔的《摆渡人》,“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的灵魂摆渡人?”没有人知道,我喜欢崔斯坦对迪伦说的那句“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其实看到最后我也不怎么明白书里的那种朦朦胧胧的感情,可我依然爱这句话,所有事物的出现都不是偶然,都有自己的使命,因此我感谢所有出现在身边的事物, 因为你需要,所以我才会存在,也许我们缺少一种不顾一切的精神,不敢向前,不敢后退,不愿孤注一掷,也不愿随遇而安,只在最后道一声再见,于是回到起点,期待下一次相见。

我呆呆的站在人造湖旁,看着水柱忽上忽下,看着身边孩子嬉戏玩耍,偶尔因为别人的故事笑开怀,或者悲伤,越来越沉迷在音乐里,看见谁遇见谁都变得茫然而无关紧要。“学校旁新开了家点心店,明天没事,我们一起去看看好了,不见不散啊。”耳边回荡着这句话,看着两张青涩的面庞从我身边经过。我却在回忆里丢失了自己。

那年十七岁,学业越来越重,除了ABC还有点线面,再也无暇顾及其他,分班过后一个在文科班,一个在理科班,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交集越来越少,话题越来越少,沉默,沉默,还是沉默……“学校旁新开了家小店,我们去瞧瞧?”拉着手走,渐渐找回来了原来的默契,似乎又回到从前叽叽喳喳聒噪得不行的时候,默契的点了对方爱吃的,记得对方所有的优缺点,习惯了微笑,再一次等待着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一起胡闹。说着身边人的欢乐悲伤。“我们会一直努力下去的吧?”“会,当然会。”所有的理所当然是因为你说的正是我想听的,于是假装看不到那些隐藏的小欢喜,私心里不希望走得太远,没有迪伦的勇气和义无反顾,没有问一句原来你在这里,而是默默承担着两份心愿走到现在,依然如星光灿烂,只是偶尔驻足,听一首老歌,看一部电影,微笑接受这片土地里深埋的精神。偶尔想着那些令人想念的温暖与曦光。

若你也想念荒原里的那个你自己的摆渡人,不如去寻找那个曾说“你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我保证。”的人,寻找曾与你相依相伴的不属于任何人的称之为希望的终点。

“学校旁新开了一家小吃店,你要跟我去看看吗?”

“为什么不呢?”这是我唯一想要回答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