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笑容 二十二

芹芳家所在的镇子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并不偏,算是直属市的郊区,但她所在的村子离镇子可远的很了,而且是在深山里,最先进的交通工具是全村唯一的一辆柴油拖拉机,那也是指不定几天才会开出来一回的稀罕物。

没办法,地势划分也不可能像在地图上一样可以随便划划就定下来,很多实际情况都比较复杂。

既然实际情况比较复杂,那郑康就只能靠自己的双脚和在路上碰碰运气了。

现在的他,已经走了半天的山路,偶然抬起一只脚,看看鞋底的烂泥,只有苦笑着摇摇头。

来前一天下了场雨,虽然不大,但山里的小路都成了烂泥路,让穿着皮鞋的郑康走在上面好不痛苦。

依着路上碰到的一个农夫大爷的指点,郑康朝着芹芳所在的村子慢慢行进。

虽然路途不近,但郑康的心情越来越急迫。

这一趟,无论如何要找到芹芳,再也不能让她离开我的身边。

郑康心里这样想着。

日头渐渐西沉,一阵冷风吹过来,让疲惫不堪并且出了一身热汗的郑康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顿时清醒起来。

他抬头看去,前头两座山之间的一片房屋遥遥可见,那必定就是袁家村。

郑康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他握紧手里因为擦汗而染满污渍的西装外套,大踏步往前走去。

一步步走近袁家村,村里几间屋子上的烟囱中飘出来的炊烟也清晰可见,郑康似乎还闻到了农家米饭独有的那种香味。

带着品尝美味饭菜的幻想,以及对芹芳的期待,郑康终于走进了村子,他四处望望,准备找人问问芹芳家具体的位置。

这时几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子,手里拿着泥巴,追逐打闹着向郑康跑来。

郑康看着他们,闻着乡间带着清新泥土气息的空气,想见芹芳的心情也愈发强烈。

“咿呀”,左手边一间破败的屋子门打开,一位邋遢的中年妇女拿着水桶和舀子走出来,像是没看见郑康一般。

郑康走上去,礼貌的问:“请问大婶,本村的袁芹芳住在哪里,您知道吗?”

那中年妇女有气无力的看了他一眼,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郑康愣是一个字也没听懂。

中年妇女见他不再问,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郑康见她一瘸一拐的,但又不似残废,心里奇怪,但经过刚才那一出,知道再问也是白问,只能茫然的继续往前走,看看能不能问到会说普通话的。

哪知道这一路过去,人是碰到几个,却是和第一个人一般,全是中年妇女,全是邋里邋遢,也全是说着一嘴让郑康听得晕头转向的乡间方言,简直让他快要崩溃了。

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如果再过一个小时还问不到能说普通话的人,今天就只能露天睡觉了,至于找到芹芳更是别想了。

郑康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无意间看去,发现右手边一百多米外的农田里似乎有个人,看装束又是个中年妇女,正弯着腰在田间收割粮食。

他也不去管这村里怎么都是中年妇女了,抱着再碰碰运气的想法,他拖着疲倦的双腿慢慢的走过去,在那忙碌着的妇女身后站定,深呼吸了两口,他才慢慢问道:“

请问大婶,你知道本村的袁芹芳住在哪里吗?”

听见声音,那妇女的动作忽然停止。

郑康看她不回答,不禁又失望起来。

看这个村里的女人,十个有十个像是一辈子没出去过,能听懂就奇怪了。

郑康抱着最后努力一下得想法,有气无力的再问一遍:“

你知道袁芹芳住在哪儿吗?我跑了好远来找她,这地方真是。。唉”

正叹着气,那妇女缓缓的转过头来,并且叫出一声

“康!”。

郑康不敢置信的向她看去,直到见到了她竹斗笠下的脸庞,那是让他想念许久的脸庞。

“芹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郑康在近乎绝望的时候竟然奇迹般的遇到了芹芳,他再也忍耐不住,上去就牢牢的抱住了她,说什么也不放开,嘴里还不停喊着 ...
    张孤山阅读 33评论 0 0
  • 郑康真的想不到,万梨竟然会来那么一出。 他带着一身汗跑出小区,依着记忆往芹芳的厂子走去。 芹芳,为什么你不和我联系...
    张孤山阅读 23评论 0 0
  • 郑康一手拉着芹芳,一手把她的行李扛在肩上,朝村口走去。 芹芳答应了他的求婚。 那一刻,郑康还能稍微保持平静,但在晚...
    张孤山阅读 40评论 0 0
  • 我听出歌里被我忘记的故事和你,我想起那时自己有多自我崇拜还有对你的崇拜,我想起那时自己有多陶醉和欣喜,但我突然意识...
    九尾没有糊阅读 44评论 0 1
  • 删除
    永兴坊阅读 6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