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那一丝波动

尚征推了他一下说:“都是同学,别这么客套了,我是不想让他被那些外人砍死,好留着命让我打掉他的牙。”张浩晨抬头看向他突然笑起来说:“我也想打掉他的牙,我们一起,这个混蛋家伙背着我跑去被人打成这样,我一定要再揍他一次。”

说着又到沙发前去看着朗希,尚征突然看向胡柒柒,对方也正看着自己,他忙别开目光,却看见大门外正有一个女孩子走进来,正是白谨。

尚征急忙起身迎上去:“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白谨张着大眼睛指着客厅里的张浩晨对尚征说:“我,我跟着他来的,你们走了以后,我跟不上,结果看见他跑来打听,于是就一路跟着他,朗希,他,怎么样了?”

尚征吞了一下口水说:“呃,他没事,你先进来吧。”说着从白谨的背后看向胡柒柒向他耸耸肩,意思是,可有好戏看了,胡柒柒也同样挑了挑眉毛站起身来迎向白谨。

“你先坐,喝点水,朗希只是皮外伤,休养一下就好了,你也不用太担心。”胡柒柒说着指了指沙发。

张浩晨回头来看向她冲她点了点头,白谨也冲他点点头走到朗希身边慢慢蹲下:“他,一直晕着吗?这么多的伤,要不然送医院吧。”

张浩晨摇摇头说:“他们已经给他吃过药了,如果去医院,我怕那些人会找到他的。”

白谨听完转过头来看向尚征和胡柒柒:“谢谢你们。”一旁的张晨却奇怪地说:“谢谢?你为什么要说谢谢?”

白谨一时有些语结,想了想才说:“哦,是我给尚征打了电话的,他不计较朗希对他做的一切还去救他,所以,我想说声谢谢。”张浩晨释然地点点头说:“嗯,我也没料到,尚征是这么大义凛然的人,换了我,可能不会去的。”

“那个,我们去休息了,二楼还有房间,你们要休息的话就去休息吧。”胡柒柒说着。

白谨摇摇头,张浩晨却说:“有被子吗,我想,给朗希盖着。”

胡柒柒点头说:“有,我上去拿,你等一下,另外那边是洗手间,厨房还有些吃的,如果你们饿了的话,可以自己弄。”说完和尚征一起走上楼去。

胡柒柒在一间房子里找了两桌被子和枕头拿了下去给他们后又关了外面的灯,拉好窗帘这才回到二楼,却看见尚征正抱着个被子去推第一扇门。

“你干嘛?”胡柒柒问。

“我找个有台灯的房间。”尚征说着又关上一扇门。

胡柒柒指着尽头的双开的门说:“我房间里有啊,反正那么大,两个人完全睡的下的。”

尚征站在原地没说话,然后像下了什么决定似地说:“我,还是睡这间吧。”说着要去推身后的一扇门,结果胡柒柒走来拖着他的衣领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放心,我不吃你,你睡那里吧。”说着指了指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大床,床头两边各有一盏台灯。

“那,你睡哪?”尚征问。

“睡沙发喽。”胡柒柒说着伸个懒腰,尚征这才松了口气,生怕他说跟你睡这样的话。

他走过去把被子放在沙发上,然后进了洗手间,却并没有找到牙刷:“你有新牙刷吗?”他问。

“上面的柜子里应该有。”胡柒柒在外面说着。

他抬起头来打开柜门,果然看见里面有几枝新牙刷,于是他踮起脚来,却没够着,他四下看看,马桶离的远,也没有凳子之类的让他踩,于是他就小心攀着洗手池的边伸长手臂去够。

结果一个人就从背后贴上来,抬手够到了牙刷,尚征僵在半空,他感觉到胡柒柒的胸膛正紧紧地贴着自己的后背,他的呼吸正落在自己的耳朵上,而他修长的手指也正划过他的手背。

“给你。”胡柒柒把牙刷递在他的面前人却并不后退,另一只手却轻轻地揽上了露出衣服下摆的腰际,尚征全身一颤,心脏在狂跳着,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他,而是在感受他手指的滑动。

他一把接过牙刷来闪到一旁:“好了,谢谢,我,我要刷牙了。”这么说着却不敢抬头,生怕会看见胡柒柒那灼热的目光把自己点燃了。

胡柒柒笑了笑说:“嗯,好。”说完就走了出去。

尚征这才抬头看了看他的背影吁一口气,转身刚吁了口气,胡柒柒突然探进身来说:“皮肤还挺滑手的。”于是他卟一口水喷出,呛到了鼻子,扶着水龙头用力地咳,胡柒柒嘿嘿笑着走了开去。

等尚征走出来后,看见胡柒柒正缩在沙发里,上身还穿着睡衣,只是露着身体,被子盖在下半身,眼睛眯着,双手枕在脑后。

“我刷完了,你去吧。”尚征说着走向床,胡柒柒嗯了一声没动。

他爬上床去,发现床头灯被打开,调成最暗,他再回头,胡柒柒还是那么躺着,于是他这才钻进被子里,却闻到了胡柒柒身上的味道,还带着他身上特有的气息,他深深地呼吸着慢慢闭上眼睛,这才听见胡柒柒起身走向洗手间,他像是在洗澡,却尽量不发出过大的声音,没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尚征翻了个身,却看见胡柒柒睡在身后,他惊了一下,随即又平静下来,他第二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似乎被打上了一层光晕,高挺的鼻梁,削瘦的脸颊,这么看来,倒是有些像狐狸,银色的头发垂在额前,落下一层阴影,尚征甚至有些冲动地想去拂开那些头发,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他看着熟睡中的胡柒柒,一再地告戒自己,我们是一样的人,我对他不能有任何过份的念头,只能像陆飞和罗锐那样是好哥们儿,可以为他赴汤蹈火,但也仅此而已。

他又想起了那一瞬间,他靠近自己,吻着自己的手背,眼神却是那么苦涩,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他叹了口气不敢再看他,只得转过身去没有再一次把他踢下床,他今天耗费了很多法力,一定是太累了,就让他好好休息吧。

这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再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