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爱似毒药见血封喉》封笑笑,封颐

结局……

16年前。他父亲将她交给了叫封颐男人,那男人带她走出地狱黑暗,给她光明,将她心慢慢拼凑复苏长出生机,让她感受这世间的美好,亲手将她推上天堂。却不知道美好背后的真相被揭穿,她一直只是这其她女人的替身,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文/洋芋饼


爱似毒药见血封喉

第1章不堪画面

06-05 10:45 更新 1135字

回到我们开始的地点,还记得那一天也是雨天,你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面,说你会一直爱我到永远,诺言还是抵不过时间,转眼间爱已经走到终点。

……

封笑笑身影出现在国内云市机场大厅。

“封总,刚才有去机场接陈小姐的属下报告,在机场看到封小姐,用派人将封小姐接回家吗?”

“不用,让她自己回家,她已经不是曾经封笑笑了。”男人高贵冷淡毋庸置疑语气。

“可是外面已经下暴雨了,机场恐怕不容易打到车。”

“这是她自己执意选择要承担后果。”封颐冰冷毫无情感语气挂了电话。

两个小时后,封笑笑全身湿透,狼狈不堪推着行李箱,推开她生活了16年别墅大门。

映入眼帘。

客厅白色落地窗沙发上,封颐光着上身,下身系着雪白色浴巾,陈心怡穿着性感透视裙,纠缠在封颐的腿上……

封笑笑犹如戴着脚镣的双腿,像被血淋淋钉在原地,目光冰冷、冷眼盯着热情似火两人。

16年前。

封笑笑父亲因为泄露公司商业机密,被送入了监狱。

他父亲将她交给了封颐。

封颐,则是带她走出监狱黑暗,给她光明,将她心慢慢拼凑复苏长出生机的男人,也是除了父亲她生命中唯一接触的一个男人。

是他亲手将她推上天堂恩人,又残忍将她打入地狱深渊罪人。

那个曾经她身上留恋欢愉,一遍又一遍承诺爱她,喊她宝贝的男人,此刻,正在和另外一个女人在同样姿势耳鬓厮磨。

如果她不曾见过太阳, 本可以容忍黑暗, 然而阳光已使她的荒凉, 成为更新的荒凉 !

曾经的诺言有多甜蜜,此刻多伤人悲凉可笑。

“封颐,笑笑回来了,你怎么可以当着她的面对人家做这样的事?”似乎亲热够了,陈心颐像条水蛇攀附封颐脖子,红脸娇滴滴嗔娇从封颐怀里坐了起来,低头整理凌乱不堪像蛇皮褪到胸口衣服。

“为什么回来了?”封颐从容镇静从沙发上起身,背对着她扣衣服纽子,冷冷的语气质问。

封笑笑扫了眼这屋子里糜烂背叛气息,脑海里顿时浮现被陈心怡害死血迹斑斑模糊死去儿子影子,瞬间大脑魔障、失控、疯狂,癫狂像疯子一样冲过去,反手抡起桌子上花瓶狠狠砸向陈心怡后脑勺。

“封笑笑,你才回国就发什么疯?你知道你现干什么吗?你出国那么多年,就只是学会打人了吗!”封颐一把夺走了封笑笑手中花瓶,焦急心疼护住陈心怡头部,花瓶被狠狠扔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巨大响动,洁白碎片散落一地。

封笑笑身体太过虚弱,踉跄摔倒在地,男人小心翼翼扶住何心颐贴心呵护,替她查看受伤情况,自始至终未曾看过封笑笑一眼。

“心怡,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封颐扶着额头受伤流血何心怡往外走。

封笑笑哪甘心被人欺负,被摔倒割伤血淋淋的手,捡起一块锋利花瓶碎片,朝着门外被封颐悉心呵护离开何心颐冲了上去。

封颐转身扯着她失去知觉的左手,夺掉她手上碎片夺掉,黑色深邃眸子温怒瞪了她一眼:“封笑笑,你现在挺有能耐了!”

“封颐,出国这几年,我不仅学会打人,还学会了杀人。”封笑笑对着离去背影满脸悲悸苍凉。

爱似毒药见血封喉

第2章他的残忍面目

06-05 10:47 更新 1345字

冷意的眸子毫无温情,对佣人一声令下:“把大小姐带回楼上看好,没有我允许,禁止她出屋。”

封笑笑神色死灰绝望趴在地上,三年没回来,这男人就连对她称呼都变了。

大小姐,多么陌生与讽刺。

目光呆滞盯着残废掉左手,眼中仇恨更加强了几分!

右手伤口血液涓涓细流,她用残余力气用血地板上留下狰狞恐怖几个字:何心怡,封颐我会杀了你们!

狼狈虚弱身子摇摇欲坠,被佣人架上楼。

“快点用水清洗掉这些血迹。”管家看到那慎人斑驳血迹,吩咐下人赶紧处理掉。

管家眼神失望叹气摇头,这封小姐不念主人养育恩情,诅咒要杀掉主人,真令主人感到不值。

封笑笑清洗处理伤口,坐在床沿,拿出治疗抑郁症的药,闭眼痛苦胡乱吞下猛灌了几口水。

“这药,真他妈苦。”要不是为了那死去孩子复仇,她已经自生自灭。

肚子里孩子残忍被人害死,彻底毁灭了她人生,她的心随着儿子离去彻底死了,患严重抑郁症,手也残废了。

拢着睡衣慵懒斜靠窗台上,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一边拨弄已经枯萎鲜花,抬眼望去,外面的世界早已经是灰暗一片。

“抱歉,儿子, 今天下雨,妈妈不能和宝贝见面了。”

有人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封笑笑相信,她的孩子只是变成天空某颗耀眼星辰,所以,她养成对夜空流泪,自言自语打发国外孤寂时光习惯。

卧室门被推开,进来一抹黑色魁梧身影。

倒映着窗台那抹洁白身影,男人似乎从她背影看到另一个影子。

“笑笑,我好想你。”

“真的好想好想!”

“ 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含情脉脉温柔磁性性感嗓音,男人特有熟悉强烈气息,诱惑人沦陷。

可惜,这一切都是骗人温柔残忍狠毒假象,她曾经被这假象迷惑,所以,才活该变成现狼狈可笑模样。

“别碰我!”怀里里人冷声推开男人。

“笑笑,这三年你过得还好吗?”封颐强行转过她熟悉脸颊,热情阵阵喘息低喃亲吻她嘴唇耳垂脖子,手轻轻摩挲她包裹伤口。

“好,呵…封颐,这三年我过得生不如死死,你满意了吗?”封笑笑眸子冰冷,全身因为愤怒颤抖不停,使她骨子里对他的恨意表露得更加明显。

男人闪烁眸子变得黯淡无光,触电似身体僵硬,环着怀里人细软腰肢手,力道紧了几分,耐心等怀里人逐渐安静,吻住微张苍白薄唇。

“啪——”一记闪亮耳光,封颐俊俏帅气脸颊微红,她心有多恨,就多用力。

修长指腹随意抹了抹嘴角血迹。

“我的宝贝笑笑变了。”封颐声音听起来非常柔和悦耳,微眯着双眼,淡淡的精光开阖之间不经意流露。

“是变了,曾经的那个笑笑,被你封颐送出国那刻,就被你亲手残忍扼杀掉了!”

她变了,脸上找不到曾经属于他封颐一个人贝宝笑笑影子了,曾经的她,笑起来似无忧无虑天真孩子,腻着依赖他,此刻怀里的人,除了陌生只剩冰冷。

心疼沉默将她狠狠拥入怀抱,似乎要将她揉到骨髓血液深处。

“笑笑,原谅我。”眼眸深处渗透出痛苦纠结神色。

“封颐,让我原谅你,谁又来原谅我?我不会原谅你,相反我会更恨你。”封笑笑颤抖每说一个字,对他都是咬牙切齿痛恨,身子越发寒冷。

“笑笑,你不要骗自己了,你不会不爱我的。”男人浅笑再次吻住她。

“封颐,我对你,没有爱只有恨!”封笑笑情绪万分激烈,狠狠厌恶一把推翻封颐。

“封笑笑,你不就是仗着我爱你,你有什么资格用这样语气和我说话?”封颐漆黑瞳孔满是不屑讽刺掐住封笑笑脖子,抓起她就狠狠摔倒在床上,终于暴露了他真实的面目。

俯身狠狠咬住她嘴唇,双手被他禁锢,她漆黑眸子尽是屈辱无助以及对他恨意……

第3章害人的滋味如何

06-05 10:50 更新 1473字

“三年过去了,还是这么敏感。”男人清晰磁性嗓音像女巫咒语,狠狠用力,撕碎睡衣,根本不在乎她感受,除了痛,她感觉自己的身子被车轮碾碎失去知觉。

男人最后粗重喘息一声低吼从她身体撤离,赤身走向浴室,留她死尸般闭眼光着躺在床上。

“明天我回来接你,去医院向何心怡道歉。”只剩下男人毫不犹豫离去的脚步声,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他实现目的伪装。

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封笑笑已分不与恨。

血和眼泪,一起滑落,心破碎风化,封笑笑颤抖向着耀眼斑驳阳光蓝天,抬起残废无用左手,眯着狭长眸子缓慢转动手掌,她与封颐曾经燃烧成灰烬,散落在那望不到边蓝色天空尽头。

封颐,我会用残废右手祭奠我们过去,拼尽最后力气,用这只剩余右手,为我死去孩子报仇!

“上车,跟我去向陈家人道歉。”封颐站在不远处盯着她背影道冷声命令。

“封颐,我讨厌你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不欠陈心怡,让我去和她道歉,你做梦吧!”封笑笑像个泼妇被封颐背影嘶吼。

“封笑笑,你打人还觉得有理,这16年我是怎么教育你的?”

“封颐,打人是无理的,那杀人算什么?”我的儿子死了,凭什么你和陈心怡还活得好好的?

“封笑笑,无理取闹也请你适可而止!”失去耐心的封颐不由分说强行抓起她扔上车。

封颐强行带着封笑笑去医院,陈心怡躺在病床上,精神大好和围在床边父母有说有笑。

“封颐,刚才我还和母亲在说你,不想你却来了。喔…笑笑也来了。”何心怡满脸虚伪温婉贤淑。

封颐将封笑笑推到何心怡面前,示意让她向何心怡道歉。

“封颐呀,心怡没什么事,不用太为难笑笑这孩子的。”陈心怡父亲抬头看了眼不为所动封笑笑,替她解围。

“封颐,我没事,笑笑刚从国外回来,无法接受我和你在一起的事也可以理解,毕竟她和你生活了十六年了。”陈心怡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故意用她与封颐在一起的事实刺激封笑笑。

“先喝茶,再谈其它事。”仆人分别给封颐和封笑笑端茶水。

那瓷器杯需要双手去接,封笑笑左手根本没力气,刚从仆人手中接过茶水,茶杯向左倾斜滚烫茶水全洒在手臂和腿上,茶杯落地碎了一地。

“笑笑,你没事吧?有没有烫伤?”何心怡故作紧张模样询问。

封颐从头到尾都未看封笑笑一眼,只是平静喝着杯中茶水。

封笑笑沉默不语,她右手残废何心怡是知道的,陈心怡就是故意设计针对她,所以用滚烫热水,她和封颐茶杯水温度都是不同的。

“还有茶水吗?麻烦再给我一杯。”封笑笑抱歉语气对一旁仆人小声到。

“封颐,你和心颐也拖了这么久,有时间尽快把订婚时间确定下来吧。”陈心怡父亲沉默了良久终于发话。

“是啊,还有以后封颐你和心怡结婚,怎么安排笑笑,长久和你们夫妻住在一起也不是办法。”陈心怡母亲也乘机附和,她可不想让自己女儿受到半点委屈,而且她早就想除了封笑笑这颗眼中钉。

“等结婚后,我就把笑笑送出国或者让她搬出去住。”封颐似乎没有任何考虑就决定了。

“那样对笑笑不太好吧。”陈心怡一脸左右为难模样。

封笑笑似乎一个皮球,被人踢来踢去,其实今天封颐不是带她来道歉的,是告诉她封笑笑,他封颐要和其她女人结婚了。

可那又如何?她封笑笑心已经死了,她连自己都已经不爱了,又哪来的爱别人之说。

封颐,陈心怡,你们害死我的儿子,你们凭什么还能获的幸福?

“封小姐,你的茶。”仆人依旧给她泡了杯同样温度的茶水。

封笑笑单手接过茶水,起身满脸狠毒将整杯热水浇到陈心怡身上。

“啊——”陈心怡被烫得鬼哭狼嚎,因为那杯水是真烫。

“封笑笑,你知道你此刻在干什么吗?”封颐将她连拉带拽弄出病房,声音冷冽极点,从封颐的脸色来看,他真的是生气了。

封笑笑直接忽略封颐“你被别人伤害的滋味如何?”顺势将茶杯扔地发出清脆声,莞尔一笑盯着何心怡凌厉声音道。

第4章替身的真相

06-05 10:51 更新 1291字

“怎么,就开始心疼你的未婚娇妻了?”封笑笑语气歇斯底里而尖酸刻薄,试图甩开男人的禁锢。

“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我是没资格,封颐,我想问你,这16年,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乔叔,将大小姐带回去看好。”封颐毫不留情吩咐管家将她带走。

“封颐,你回答我?”

没等到封颐回答,封笑笑被下人带回关在别墅,封颐晚上直到深夜没回来。

她记得没错,今天晚上是陈心怡生日,之前她在国外三年,都会准时在这一天收到陈心怡发来,封颐为她庆祝生日照片。

封笑笑像只病猫蜷缩在卧室的沙发上,桌子上手机震动了起来。

意外,这一次,陈心怡直接给她打电话了。

“何小姐,有事吗?”

“封笑笑,经历白天医院一切,我或应该有些事情真相告诉你。”

“可我不感兴趣。”她掐断电话收线。

陈心怡电话像催命连环轰炸过来。

陈心怡,你到底想怎么样?

“封笑笑,你知道为什么封颐不让你接近别墅三楼那间屋子吗?”

封笑笑怔住了,那间屋子她无数次好奇迷惑,封颐警告她不让她靠近。

一次,她贪玩迷路走到那间屋子门口,封颐第一次对她发火罚她跪在书房一夜,冷落了她三个月。

“那间屋子,里面陈列着我姐姐陈心柔照片。”

“你姐姐?”

“你还不知道吧?为什么封颐会收养一个孤儿院来路不明的孤儿,因为你湿漉漉无辜眼睛像极了我姐姐陈可柔,你现在明白了吧,你封笑笑,在封颐心中一点不重要,不过是个替代品。”

封笑笑身份敏感,她真实身份只有她和封颐知道,对其他人都说她是被封颐孤儿院收养的。

“骗子!”封笑笑本该荒芜灰死心三年来再次狠狠抽搐痛了起来,

“对,封颐是骗子,他欺骗了16年……”

痛苦,就是一把长枪刺穿了封笑笑的心脏,木偶般的身躯,剧痛伴随着心头被刺血淋淋出血伤口,但是却死不了。

脑海中陈心怡的话,像可怕恐惧涡旋深渊,将她卷入黑暗绝望地狱。

陈心怡的话将她狠狠推入深渊,她的脑海里何心怡的话像个魔咒,死死的将她缠绕住,封颐只是把她当成陈心柔替身,封颐毫无顾及这16年和她感情将她赶出国,因为,封颐心头宠陈心柔父母公布了她的遗嘱,要封颐照顾她妹妹陈心怡,就是娶了陈心

所以,封笑笑出国后被查出怀孕,封颐才会同意陈心怡利用残忍手段流产掉她肚子里快要出生孩子。

陈心怡还说,封笑笑,你没发现吗?我和封颐名字最后一个字读音都一样,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一个低贱孤儿能在封家享受16年锦衣玉食的生活,都是我死去姐姐的功劳。

精神失控举起锥子,狠狠扎在大腿,刺破伤口,淋漓的鲜血。

封笑笑拨通了国外熟悉电话。

“笑笑,你回国病情有没有好一点?”

“嘉禾,我终于感到自己不再是木偶,行尸走肉,因为我会痛。我会流血,我的心会哭泣……”封笑笑满手血迹,颤抖着抓着电话,虚弱不堪躺在血泊中。

“笑笑,你的抑郁症回国前不是已经得到控制了吗?”电话那头男人紧张得几乎手忙脚乱,拿起电话报警

“嘉禾,我被折磨,找不到出口,也不知道这酷刑,哪一天会结束。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熬下去,因为此刻太痛苦……”

“笑笑……你不能出事,你懂吗,你还没为你死去孩子报仇,你还有事情要去做。”箫嘉禾是封笑笑国外心理医生,试图利用心理暗示阻止抑郁症精神失控封笑笑自残。

封笑笑终于无力抵抗,发出仰天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倾然倒下。

第5章死缠烂打样子真丑

06-05 10:53 更新 1293字

当封笑笑睁开眼睛,刺鼻消毒水味道,透过玻璃明媚阳光。

痛苦无法消灭她的时候,她也完成了对自己生命的超越。

她从抑郁症折魔爪折磨下活了过来。

病房洁白柔软窗帘被微风轻轻拂起,黑色风衣魁梧身影男人,散发严肃压抑危险气息,听到床上人影动静,俊俏让人失神身影缓缓转身。

她醒来,以为昨天晚上所发生一切,只是陈心颐离间她和封颐的诡计,甚至是一场噩梦,那人影告诉她一切都那么真实。

薄唇轻启,嘲讽刺耳低沉嗓音。

“封笑笑,希望你以后不要做出自杀这种愚蠢的事了。”

“我当然知道,就算昨天晚上我死了,还是改变不了你娶何心怡事实。”

“你知道就好。”

封笑笑干涸惨败嘴皮艰难蠕动几下,还是不甘心开口。

“封颐,这16年来,你有没有那么一刻爱过我?”

“封笑笑,除了婚姻,只要你想要,我都能给,看在你在封家生活了16年的情分上,你放过封家,也放过你自己!因为死缠烂打的样子真丑。”

封笑笑一瞬间紧紧愣在原地。

在国外抑郁症严重时期,她痛苦无法解脱,自杀过数不清次数,他的话比任何一次自杀刀都致命锋利狠毒。

那些欢快的人和事,美丽的风景,热烈的爱情……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肆无忌惮宠爱,动听情话,天长地久承诺,不过说给另外一个女人听的。

她只是一个替身,可笑可悲的替身。

她闭上眼睛,重新躺回床上,她以为昨天晚上第一次知道真相痛楚再次像她袭来。

安静躺在床上,心痛得没有感觉 ,极度悲伤痛苦是没有感情的 ,悲伤痛苦难过的人会哭,但是极度痛苦难过的人不会,心都死了,哪来的眼泪。

如果她孩子没死,她会犹豫不决的消失在他眼前或者世界尽头。只是根本就没有如果,她放不过自己,也不可能放过封颐和陈心怡。

眯眼坐在车中庄严冷毅男人,脑海中她的那句质问,像个魔咒缠绕刺激他敏感神经。

这16年,他确实只是把她当做另外一个身影的替身。

却在那一瞬间,他没说出真相,除了他的心柔,他永远都不可能爱上其她女人。至于犹豫,大概是怕真相太残忍,对她有些于心不忍,或者是只是把对心柔感情转移到她身上而已。

可那又如何,封笑笑,她终究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她下午被管家开车接回别墅,她挣脱扶着她上楼的仆人,像疯字一样冲上楼。

“封大小姐,你慢点,小心伤口撕裂。”

跟在她身后仆人,跑得气喘吁吁,发现封笑笑上了三楼。

“封先生警告过,小姐不能靠近这间屋子。”

“今天,我就要进去,你们谁都别拦着我!”说着,封笑笑打开那间尘封得的屋子,狠狠的将门反锁。

“造孽,快给封先生打电话。”

只是,她打开灯时,就后悔了,正对门就是一副巨形照片。

洁白柔和裙子,精致陶瓷娃娃唯美面颊,图片上女子大概是不小心坠落凡间的天使 ,眉宇之间透着的,是与凡尘女子不同的灵气, 她就像空中的羽毛,你很想触碰,却始终不忍心打扰她的安静 。

屋子四周陈列各种相框,都是封颐亲手为那女子画的栩栩如生素描。

她眸子和那天使般女孩子有几分相似……

当她疯子一样冲下楼拿着镜子,对着图画,看到镜子中那身上和图画中相似洁白裙子,相似的复制品。

她终究含着泪笑了,那么嘲讽又心酸。

封颐一直让她模仿变成另外一个死去的女人生活了16年。

16年啊,她不曾是为自己活过,一直都是别人替身的傀儡。

门口,一抹寒气袭人身影,愤怒得喷火眸子,试乎要将她燃烧成黑色灰烬,

第6章她没资格 不配

06-05 10:56 更新 1270字

“封颐,你别轻举妄动,小不然,我一把火烧了这幅画。”封笑笑晃了几下手中打火机,一步步靠近墙壁上挂着巨型画像。

“封笑笑,你胆子越来越肥了!”

你错了,当被逼走投无路无人可依靠时,也就没任何所顾忌了。

“封颐,她是谁?”

她威胁他,逼迫他亲耳听封颐告诉她,花了16年时光为其替身女人名字,仅此而已。

“封笑笑,她是谁,你没资格过问,跟没资格知道!因为你不配!”

她失神恍惚瞬间,单薄身体被封颐直接扔出了走廊,强烈撞击疼痛感穿透她四肢百骸,寒气从地面散发袭击她身体。

他终于承认了她只是个替身,也第一次知道这替身在他心中如此卑贱。

所以,才明知道她怀孕八个月,还同意甚至纵容陈心怡残忍杀害她肚子里的孩子,这男人到底有绝情,就连她肚子中无辜生命都不放过。

就因为一个死去人,残忍的杀死他肚子里的孩子。

阴冷绝情模样男人,是如此陌生。

往事一页一页冷风中翻飞,她试图一点点拼凑出初遇这男人模样,一切都模糊难辨,就连过往回忆也支离破碎。

她快出生孩子惨死,她日日噩梦不得安宁,焦虑、恍惚、恐惧、奔溃、痛苦,所有的情绪几乎都尝了一遍,最后患了抑郁症。

她对社交恐惧,严重时甚至身体出现莫名刺痛,眼睛常常自动放空,无法对焦,外面的世界一片模糊,脑海里常常会有另一个她绝望地嘶吼,不停地告诫提醒她,告诉她封颐彻底抛弃她了,她孩子的死是由她造成。幻听她肚子孩子深夜在喊她,甚至幻觉看到血淋淋死去孩子在不远处瞪着眼睛看着她。

她仿佛是在失落的荒野里奔跑,直到精疲力尽,声嘶力竭,歇斯底里,仿佛死亡就是终于可以躺下的那一刻,终于将这一切画上圆满的句号,所以她一次次自杀。

她甚至偿过农药滋味,并不好受,很腥,塑料味很重,难以入嘴,刚喝就想吐,胃里非常不舒服,但不是疼,也没有难受。她意识到自己即将离开,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开心,长久以来,才那么彻底地开心过一次,神经病一样地开始哭泣又大笑。

那种感觉,她永远不会忘记。

时至今日,她仍然庆幸,她终究还是遇到心理医生萧嘉禾,在紧要的时候,挽回了一条生命。他在她身旁一直跟她说,“你还没有完成你的心愿啊,喜欢你的封颐还在中国,你还要去找杀死你孩子凶手报仇,我们还没一起看过富士山盛开粉色樱花。”

她哽咽得说不出话,头一次心中有了这样几个信念:“不能死,我还要做我想做的事”。

这是一个强大到她后来都再也没有动摇过的念头。

仿佛她历经辛苦,就是为了找到这样信念,甚至是信仰。

所以,选择回国,去坚持追寻她的信仰。

所以,她才会锲而不舍追问,封颐是否爱过她?

她不知道蜷缩在地上爬了多久,回过神来,已经全身僵硬麻木不能动弹。

“乔叔,联系国外,吩咐人去办理手续,今天之内把大小姐送出国外。”

“封颐,你就这样不顾我和你之间16年感情,为了你前妻遗嘱要和陈心怡结婚吗?”

“对。”

“为什么?”

“心柔说过,她最在乎她身边亲人。”

“那你爱陈心怡吗?”

封笑笑再次回来,即使是和他前妻相似眼睛,封笑笑彻底变了,他在封笑笑身上找不到他前妻相似感觉,所以他慌了,更加加重了他娶陈心怡决定。

至少娶了陈心怡,作为心柔妹妹,他能抓住缅怀前妻心柔最后一根藤蔓。

“陈心怡位置至少比你在我心中重要。”

第7章闪着锋芒刀子

06-05 10:58 更新 1263字

封颐,果然绝情狠毒男人,不断给她期望,最后,毫无犹豫将内心所有隐藏想法浓缩成世上最狠毒箭射向她。

犹如胸腔被击碎血腥味直冲喉头却硬生生咽下“封颐,求你,我身上的东西你想要什么都拿走,你把曾经的封笑笑还给我。”

男人深邃幽黑眸子闪过异样,心头某个位置微微刺痛,随即恢复平静。

“封笑笑,别忘了,你的这条命都是我给的,既然能活着,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然怎么能体现你活着的价值。”冷冽语气伴随逐渐消失脚步声,只留给她遥远陌生挺拔坚毅背影。

所以,他可以毫无顾忌一次又一次伤害她。

“封小姐,封先生让我来通知你,让你回屋收拾行李。”管家不知何时出现在她面前,语气少了从前恭敬。

果然,这世上的人,根本没有真心善良,只有利益利用。

“知道了,你先去忙吧。”封笑笑爬在地上缓和了好久,嘴角沾满血迹拖着狼狈不堪身体回屋。

缓缓打量着她生活了16年房间,想到不久之后,伤害她和残害她孩子惨死的人,充满欢声笑语在这别墅喜结连理。

她不甘心,也容忍不了这样的事情发生,陈心怡有什么资格获得性福?

凭什么别人的幸福要血淋淋建立她的痛苦之上?

只要他还活着,就会拼紧力气阻止封颐和陈心结婚,为死去孩子复仇。

封颐承认,他从未爱过她,她用来对抗抑郁症信仰坍塌了一个。

她必须拼尽力气甚至生命保住剩下的两个信仰。

活着比死去痛苦已经让她惧怕恐惧了,如果可以,她宁愿选择正常死亡。

“这么久,为什么还不收拾东西?”封颐漆黑身影不知何时出现,挡住了门口光线,如同一道阴影笼罩着整个房间。

“收拾东西让我搬出去吗?”封笑笑明知故问。

“封笑笑,这次送你出国,就永远不要回来了,我会给你一笔钱,你的下半生都会后顾无忧。”

用16年买到一个后顾无忧下半生,是不是应该说封颐开的价格很高呢?

封颐,即使你将所有财产给我,我都不会稀罕的,我也不会听从你的安排出国的,封颐,这辈子你都休想和我撇清关系!

“要我出国,除非你杀了我,用尸体方式把我送出国。”

魁梧身影男人,幽暗得深不见底眸子闪过淡淡讽刺。

怎么,还想跟上一次自杀来威胁我?

“封笑笑,不管你做什么,都阻止不了我娶陈新怡决心,趁现没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前乖乖听话出国。”

“同样,封颐不管做什么,都改变布了我继续纠缠你的决定。”

“封笑笑,我该说你封笑笑是固执还是不要脸呢?”

“固执还是不要脸,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

“你……管家,找人来人将大小姐强行带走。”封颐面带冰冷怒火。

“封颐,你要送我出国还是看着我血溅当场死在你别墅,你选择一了。”不知何时,封笑笑手右中不知多出了把锋利泛着寒光刀子。

封笑笑用尽身体所有力气,这场生死博弈,不能被封颐送出国继续遭受抑郁症折磨。

刀子一步步倾斜逼近封笑笑,封颐诧异她力气如此大?

表面满不在乎封颐,此刻他心里却紧张着急了。

“封笑笑,你要死没有人阻拦!”利用激将法试图夺去封笑笑手中刀。

话音刚落。

“噗嗤——”刀子准确无误插入封笑笑笑胸口位置,热乎粘稠红色血液喷到封颐脸上,浓烈血腥味迅速蔓延赖,封颐身体僵硬,瞳孔紧缩呆呆看着他握着封笑笑手插入胸口刀子。

封笑笑面如死灰,艰难微弱语气道“至少我死了,会让你封颐一辈子不得安生。”

第8章残忍刽子手

06-05 10:59 更新 1121字

昏迷了三天三夜,封笑笑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了。

用生命博弈结局,她胜利了,也许是上苍终于看不过去。

“封小姐,你身上有伤口不能下床的。”屋里昏昏欲睡仆人被封笑笑下床动静吵醒了,急忙过来扶住了她。

“封颐呢?”

“陈小姐身体不舒服,封先在照顾。”

“扶着我出去晒晒太阳吧。”封笑笑神色平静道。

“咯咯咯咯……”

什么事这么开心?”封笑笑慵懒闭眼坐在微风习习暖阳中,试图让自己与尘世隔绝。

“心怡小姐真幸福,封先生简直就是宠妻狂魔。”心思单纯小姑娘,说着忍不住热心和她分享网上封颐和陈心怡秀恩爱热搜。

是啊,为什么别人都活得如此幸福,她却活着比死都痛苦。

“封先生和心怡小姐,真是天造地设一对。”

听到那句话,封笑笑本已毫无波澜的心脏骤然抽搐绞痛。

“封小姐,你没事吧?”小姑娘吓得急忙扔下手机蹲在封笑笑腿边担心笑询问。

“没事。”封笑笑轻轻按住胸口伤口,轻轻摇了摇头,大概是这心还没死的彻底。

“没事就好。”用力拍了拍胸口,然后露出放松自然笑容。

封笑笑视线扫过她时,也看得有些入神,在她单纯简单脸颊上,封笑笑似乎看到三年前的自己。

时光是最残忍刽子手,它不管你愿意与否,都会扼杀掉你真实模样,给你披上面目全非外套。

“封小姐,你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你的笑容很美。”

“呃……封小姐,你水汪汪眼睛这么迷人,笑起肯定更漂亮。”

“口有些渴了你下去给我倒杯水吧。”封笑笑干瘪嘴唇强扯出几丝笑容,掩饰内心狼狈不堪。

“好的,封小姐。”刚回屋,封颐电话打了过来。

“大小姐情况怎么样了?”

“封先生,大小姐醒了。”

“情况怎么样?”

“状态很好,我扶着封小姐出去晒太阳,她还对我笑了呢……”

“嗯,我等下过来看她。”

“颐,我头好痛……真的好痛……”躺在床上陈心怡听了封颐话,故意捂住头可怜兮兮喊痛。

“还疼吗?”封颐下意识扔下手机,帮她温柔揉了揉额头。

“疼……封颐,你不要离开,陪着我好不好?”楚楚可怜模样哪个男人不心疼。

封颐想到医院里封笑笑,内心犹豫不决。

脑海中浮现抹白色身影柔弱躺在他怀里,颐,我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我身边亲人,我走后,你要好好替我照顾好我的家人。

对,心柔最在乎亲人,他必须照顾好她的亲人,而且他和陈心怡也快订婚,可以说是他的准未婚妻。

至于封笑笑,照顾她的仆人说,她情况很好,她只是一个替身。

第二天,封笑笑接到陈心怡电话。

陈心怡对她说,封笑笑,我真为你感到可悲。

我陈心怡只要对封颐说声不好,地球都要抖三抖,而你自杀,封颐都没正眼看过你。

“那真的要恭喜你了,二手市场找到了如意郎君。”封笑笑说完掐断电话,任由桌子上手机闪烁着陈心怡号码一遍又一遍的震动。

封笑笑,你为什么要把曾经的自己变得面目全非,人人讨厌的样子?

她不停质问自己,依旧没找到任何答案。

这时,她手机突然震动了……

更多阅读滴微yaoya611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4,289评论 113 219
  • 最初辞职后,全职在家,时间一下子空下来,窃喜不已。觉得自己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大肆地干一堆有用的无用的美好的事了...
    越默阅读 124评论 6 4
  • 渐渐的不喜欢发朋友圈了。 想想以前,出去吃个什么好吃的会拍美美的照片,发个朋友圈;去了哪里玩也会拍一些风景优美的照...
    静静的小小字阅读 27评论 0 0
  • 今天是情绪疏导课第二次练习,感觉自己收获了很多。课后又和伙伴们讨论情绪产生的原因问题。结束之后,闭上眼睛,我竟然感...
    山水之滴阅读 78评论 0 3
  • 杀手一旦有爱上一个人,生命中有了光,同时给自己插上了一把匕首。即使爱是毒药,依然义无反顾,为你痴狂。 因为一首歌《...
    粥渔阅读 59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