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寒窗只为今朝,致那一段裹满离殇的回忆

早上见到小区的栀子花开了,它开得那样沉默、娇羞,仿佛它早已知道自己即将经历一场被风吹落的别离与遗忘。六月,总是能让人的思绪变得更拥挤,情感变得更柔软,高考,别离,是这个季节最让人紧张又心疼的字眼,对于幸运的人来说,这是一次变化,可对于不那么幸运的人来说,这就是一场彻底的变故。

   高考,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应该都不陌生,教室的黑板上可能在一年前就开始为它倒计时,我们就在它每天风雨无阻的更新中为自己的人生、梦想做最后的挣扎。那一季的夏天总是格外炎热,发白的日光,空气中弥漫着升腾的水汽,每个人都显得格外的燥热不安。直至现在,我仿佛还能回忆起那每一天,甚至每一个小时,那些背不完的重点,做不完的题,没有尽头的考试,还有老师永无止境的叮咛嘱咐,一切如同自己的掌纹,入心入肺。曾经我给它们都冠上煎熬的统称,给它们绑附上无穷的抱怨,觉得世上应该没有比此时更难捱的时刻了,可突然有一天,黑板上的数字归零了,老师对我们说:“你们好好看书,让我再好好看看你们”,所有的煎熬都扬起了离我而去的船帆,我却丝毫没觉得轻松,也没有一丁点儿解脱的喜悦,我只有无望的失落与迷茫。前路漫漫,到底哪里才是我们想要到达的远方?

 那时总是对自己说,因上努力,果上求缘,一切尽力就好!从踏入高中的第一天,高考就从来没有在我们的言行举止中缺席,本以为在这铺天盖地的耳濡目染,和无数次模拟考试的砥砺下,自己早已练就了一副轻松上阵的好心态,可当我看到身边的人都为我忙上忙下、小心翼翼的时候,那一句话就不停地在我耳边响起:寒窗十几年,只为这两天!爸爸请假护送陪同,考试期间所有的进食只能出自他之手,提前列好两天的餐单,并再三确保它们不会给我带来任何的不适,甚至睡觉前还要给我量体温,那几天家里过了8点以后就彻底调入静音模式,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瞬间降临了,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知道这是临考前最糟糕的局面,我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伴随着我整个考试过程,记得每次从考场出来,都能看到爸爸惦着脚,伸长着脖子,急切寻找我的样子,而我却最害怕期遇的就是他那儿殷切的眼神,尽管他什么都不问,什么也不说,可他绯红的面庞和被汗水布满的额头,激起了我心中无穷的愧疚,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辜负他了,他所有的紧张与付出都将在揭榜那一天被判定为付诸东流。

   高考结束后的情景我们曾经在梦中上演了无数遍,扔掉书本,撕去所有的讲义、试卷,在漫天飞舞的纸屑中呐喊、嘶吼,昼夜不停地狂欢直至筋疲力尽,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我们都过得很普通很平静,所有人默默收拾自己的物品,一遍遍与平日交好的同学互道珍重,认真完成每一份传入手中的同学录,气氛无比的凝重忧伤,那一刻的注定回忆裹满离殇。

9年后的今天,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角色去重新领悟高考,一切的一切都变得甚是珍贵,老师曾经对我们说:“高考也许是你们一生中经历中唯一一次相对公平的挑战,考场也是你们离梦想天堂最近的一个阶梯。”那时举手赞同老师这句话的人寥寥无几。可今天,在社会的大染缸里,经过9年的洗礼之后,你们信了吗?我信了!因为我就是接受变故的那一群人,它是我最疼痛的回忆,它也让我痛并快乐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