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的森林秘语》——与万物和好

继《苦苓与瓦幸的魔法森林》后,公园义务解说员苦苓再次展开他与森林的秘密对话。这一次,可爱的泰雅小女孩瓦幸离开苦苓独自追寻梦想去了,临走前她拜托祖灵赐予苦苓神奇的能力,让他能与大自然的一草一木及昆虫动物们直接沟通。

有的人说苦苓过于浮夸,人和动物植物怎么直接沟通?但是当你真正作为一个聆听者,静下心来听他们的对话,你便会发现苦苓其人的真诚。

瓦幸离开之前送给苦苓的礼物——“超能力”让苦苓可以跟芒草交谈,割伤苦苓的芒草有些慌乱,要知道,除了自己有自卫机制,比植物更灵活千倍万倍的人更有能让芒草顷刻消失的能力。好在苦苓不是别人,他不至于傻到因为自己犯下逆向抚摸芒草叶子被割伤还要怪罪于它的程度。

放下芥蒂后的芒草告诉苦苓,之所以柔软的叶子能割伤皮肤,是因为自己将从土壤吸收来的硅放在叶子边缘。植物的智慧岂是人类空想就能知道的?苦苓将与它们的秘密仔细收藏,只希望和它们有“你我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和植物建立联结的渴求。

遇上小蚂蚁时,苦苓才发现它们不但辩才无碍,而且妙语如珠。小小的蚂蚁竟然跟人类一样会畜牧、耕种,用树叶种植菌类,饲养蚜虫吸食蜜汁。而且令人讶异的是,蚂蚁不会将自己饲养的蚜虫忘恩负义得吃掉,顶多是在它们吮吸汁液时,用触角鞭打以催促它们尽快排出蜜露。

在蚂蚁的社会里,每个人都有自己明确的分工,且没有自私贪婪,没有懒惰推诿,没有争权夺利,没有尔虞我诈,它们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实现了理想社会,人类望尘莫及。

蚂蚁说自己是和苦苓在“沟通”而不是“交谈”,让苦苓恍然大悟。蚂蚁们通过自己的方式可以和相距很远的同伴沟通,表达自己的意图,而人类不能,人类太依赖语言,以至于一定程度上散失了沟通的能力,和同类如此,和万物亦绝缘。

这种沟通的能力如何解释呢,就比如说地震,地震前几天,很多动物就会做出反应,来应对突发事件,这剧情应该展现的是每种生物的本能知觉,是对于自己所生存的这片土地的感知,就好像胎儿在母亲子宫中能听到母亲强烈心跳一样自然。而人类却要依赖科技,在不断进化、社会不断信息化的今天,人类也失去了很多作为生物的本能,自然不能与地球沟通。

在和蚂蚁沟通之后,苦苓可以确定一点,人类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地球上最优秀的“万物之灵”,否则有一天人类集体灭绝的时候,万物都会躲在背后偷笑。

苦苓遇到一条会抬杠的蛇,慌忙走避的蛇敏感又害羞,不但有个会脱臼的下巴,会暂时萎缩的五脏六腑,甚至还有退化的脚。更不为人知的是,蛇蜕皮是因为蛇皮不会随着蛇长大而长大,所以每隔一段时间,蛇就得通过在石头上、树上磨蹭将“小衣服”脱下来。我也曾见到过很大的蛇皮,但是无关紧要,此时蛇已经走远,不必挂怀于此。

向万物道歉成了苦苓具备“超能力”之后的习惯。跟桧木爷爷辩论的苦苓为了证明桧木的价值绞尽脑汁:“这么高龄的桧木,简直就是完美的建材,应该价值一千万(台币)吧?”但是桧木说苦苓此话“俗不可耐”,只有被砍下、送了命才有价值吗?对人类没有作用的反而可以活得长久。

掠夺了大量资源的人类,很难意识到树的重要性,过度砍伐不但威胁了树木的生存,更害得以树木为家、赖以为生的小动物、植物们流离失所,很多物种以很快的速度在灭绝。桧木的愤怒,来自于人类的无知,而这份沉重之于苦苓来说也实属无奈,自己也承受不来,只能祈祷下一次对话之时不要再提及这个话题。

颇有好胜心的榕树和相思树为了展示自己干旱气候、贫瘠土壤的竞争力,分别秀出了自己像皮革般光滑的叶子和狭长光滑且弯曲的假叶。榕树可以在生长过程中不断像地面抛出气根,即使独木也能成林,而相思树则和真菌建立看了牢不可破的友谊,靠着这种双赢的关系拓展自己的地盘。有人喜欢像相思树一样开满一树黄花来吸引蜜蜂蝴蝶,而也有的人像榕树果一样,默默包裹着榕小蜂,其貌不扬的隐花果,其实深藏着两个种族的生生不息。

蜜蜂“蜜”蜂,真正采花蜜的蜂其实不常看到,很多蜂都是肉食性的,还会从里到外把蜘蛛吃个精光……人类种植了成片的果林、外来种野花大肆占地、大量买卖蜜蜂和蜂蜜……这些都是“不自然”的行为,这些行为破坏了自然,让蜜蜂们也深受其害,可是人类终究也要为此付出代价。

植物们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从不走动,它们是如

何完成授粉、种子传播的呢?苦苓在和凤仙花三姐妹的交谈中得知了答案:授粉前的花儿朵儿将最艳丽的衣服穿在身上,吸引蜂儿蝶儿停留在自己身上,一旦授粉完成,它们便务实地褪去颜色,集中精神孕育下一代。种子成熟之后,它们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种子抛洒向高空,亦或是借风、借昆虫、动物、水流等,将自己的下一代送去远方。

柔弱如凤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会为自己的孩子找好诞生的场域,确保它们能有食物。它们一生璀璨,像华丽的贵族,即使消逝,也散发着绚烂的光辉。

既非动物也非植物的真菌是自然界的清道夫、无私的殡葬师,它们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出现,不眠不休地将遗留在大地上的最后一丝残骸分解吸收,然后顶着一把小伞到处打探。它们是磨人的小妖精,却不甘做人类的食物,破坏这一规则的人,也得了不少教训。

病毒告诉苦苓,“对于地球来说,人类就像病毒。”那么最后的命运,到底是人类像病毒般把地球毁灭,然后自己也终归灭亡,还是地球对人类病毒展开反扑,消灭大部人类 ,使得地球和世上万物得以继续存活呢?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思考这个问题。

造物主对生命万物精巧的安排,带给苦苓无尽的惊奇,而读者跟随苦苓,也能与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一虫一鸟进行精彩对话,仿佛获得与自然界沟通的奇妙能力。读罢苦苓的森林秘语,你是否也发现苦苓的苦心和真情?

在他和自然相处并相知之后,他衷心希望自己所热爱的锦绣山河,每一草一木、每一禽一兽、每一个即使最卑微渺小的生命,都能得到充分永续的照护,因为只有它们活得好了,人才会活得好。

在我们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们或许会对着花花草草、猫猫狗狗“自言自语”,我们也能从它们的轻微举动、表情变化、声音和肢体语言马上了解到它们的意图,或者它们的感受。渐渐长大之后,世界加速了,每一种经过耳朵的声音都被快速检索然后再迅速抛弃,我们习惯了“噪音”,却也屏蔽了那些想通过耳朵到达我们大脑的声音。而这种“无视”也默许了人类没有节制地索取,直到,万物皆空虚。

自然里的每一个生命还没有完全抛弃我们,就好像还会在三月准时开放的花、准时飘落的雨。但是这不是自然爱我们的证明,它是它自己,而她还是孕育我们的母亲。

自然给与我们的世界何等宽广,自然亦不忘赐予我们生而为人可以享受的宁静和幸福。如果我们能像苦苓一样打开心门,倾听万物的声音,大声说出我们的爱,我们就能用“超能力”得到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