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这位诗人才华惊人,宋徽宗、宋高宗都曾为他的诗点赞

陈与义,字去非,号简斋,河南洛阳人。处于北宋南宋之交,为江西诗派后期的代表诗人之一。

知道陈与义,是因为他的一首《临江仙》,其中一句“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令人一读难忘。除了这首词闻名于世以外,他还有两首诗曾分别令宋朝两位皇帝为他点赞,可见才华惊人:其《墨梅》诗受到宋徽宗赞赏;而南渡后写下的两句诗又为宋高宗所激赏。

这两句诗为:“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

这两句诗出自陈与义《怀天经智老因访之》,读来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宁静、淡泊与清净之感,妙不可言。这两句不仅为高宗所赏,《诗人玉屑》也将其列为“宋朝警句”。

杏花。图源网络

《怀天经智老因访之》

宋·陈与义

今年二月冻初融,睡起苕溪绿向东。

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

西庵禅伯还多病,北栅儒先只固穷。

忽忆轻舟寻二子,纶巾鹤氅试春风。

公元1136年,陈与义寓居苕溪畔,他的两位老友天经与智老居于乌镇的西庵和北栅。此前一年,由于与丞相赵鼎议事不合,他托病退居。

次年春天,二月时候,冻土初融,诗人一夜醒来,苕溪[ tiáo xī ]水涨,春水绿满,向东流去。时节悄然变化,又一年的春天来了。诗人由此想起了自己的两位老朋友。

在这平平无奇的开头之下,诗人折笔写下了令人惊艳的第二联:回顾这客居时光,整日里在诵读诗卷中度过;春来时节,在雨声潇潇中,追寻着杏花绽放的消息。这两联写得淡泊,明净,也能找见些许怅惘寂寥在其间。

自己是如此度日,那老友呢?他说智老精于禅学,但身体多病;天经精于儒学,能够安于穷困。写友,其实也是写己,三人境遇此时都有些困顿。

最后一联又是一转,想到能够与志同道合的老友会面,心情又转而轻快起来。诗人说走就走,装束完毕便在春风中荡舟前行。纶巾鹤氅是名士们喜爱的装束。

题目写怀友“因访之”,诗人想念老朋友了便前往探访,可诗写到如何起念,如何收束,如何荡起轻舟,便又戛然而止。后续怀着如何的心情盼着与老友相见,是否见到,如何聚谈,都没有再写,给人以想象的空间。

陈与义有另一首与两位老友夜坐的诗,可以参见阅读。

《与智老天经夜坐》

残年不复徙他邦,长与两禅同夜釭。

坐到更深都寂寂,雪花无数落天窗。

“坐到更深都寂寂,雪花无数落天窗”,不用言语,却不尴尬,这是彼此心意的相通;沉静,祥和,感觉都可以入禅了。

读陈与义的《临江仙》与《怀天经智老因访之》,一诗一词,尽管都有忧伤与怅惘,却能从中读到一种风流俊逸。“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如此,“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