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美、力量美、音律美、魔幻美…漫谈《巅峰之夜》的隐藏美学

96
同相 Ae8dae56 001d 48df a394 a62af5e8aebd
2019.05.25 10:04 字数 3052

锋芒智库丨米洛

非遗口技、歌剧摇滚、欢乐提琴、尖刀杂技、武术光影、逃脱魔术,这些精彩绝伦的表演秀品类在今晚播出的《巅峰之夜》一一上演,也再一次印证了其是一档技术流云集的竞演节目。

对于《巅峰之夜》以表演秀为主的综艺节目而言,其所承载的电视艺术审美特性是节目创作所需考量的重要因素。在此,笔者将以节目中部分特色作品为案例,来解码《巅峰之夜》这档节目所特有的美学符号。

多维展现国风之美,树立民族文化自信

何为国风美?

是董逸和爱犬牧歌一起表演《功夫飞盘》,创造性将牧羊犬擅长接飞盘的特性融入中国功夫的表演当中,探索出中国功夫又一令人喜闻乐见的表演形态;

是被誉为“国乐四大天王”的陈军和其女陈依妙合体二胡表演,演奏出武侠新世界的侠骨柔情;

是无法复刻的非遗口技营造出鸟语花香、电闪雷鸣交织的秘密森林;

是来自中国台湾曼妙灵动的扯铃秀大放异彩;

是来自湘西惊险刺激的飞刀秀,节奏紧凑,扣人心弦……

在他们的一跃一落、一揉一捻、一刀一剑、一拳一脚间,承载了一代传承者的坚守、传承、创新,让见证官们都忍不住上台尝试,但在鲜花与掌声背后,他们也有着落寞与隐忧。

《功夫飞盘》表演结束后,相当于人40岁年纪的牧歌喘气不止即将告别舞台;

学习口技20年的方浩然同行者越来越少。

传统文化,本应是千年不灭。国风,是传承,也是创新。这些不同品类的表演形态都承载了传统国风之美的多元与灵动,也蕴含着传承人对于传统文化的巧心创新。

也正是因为这些表演者不忘初心为国风代言,才有机会在《巅峰之夜》的舞台上展现传统国风之美、传扬国风之魂。

从某种意义来说,对于观众而言,遇见即幸运,有幸在《巅峰之夜》的舞台上,见证这些承载着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基因的表演秀,不仅是拓宽视野、增长见识,更是激发了隐藏在心底的文化自信。

刚柔并济的舞台表现演绎极致力量美学

踮起脚尖,在肩上旋转跳跃,吴正丹和魏葆华夫妻二人合力首创新杂技肩上芭蕾,优雅与惊险并存,惊艳世人;

一根吊绳作为牵引,不仅勾连起中俄跨国夫妻的舞蹈艺术生命,也是他们爱情最好的联结;

一头长发,成为俄罗斯芭蕾舞者Tina艺术生涯延续的关键,利用“悬发”将人吊在空中进行芭蕾表演。

这些舞者们外柔内刚,带着一腔热枕,将芭蕾、杂技等多种艺术糅合于一体,动作惊险却不失美感,舞姿曼妙、轻盈柔美,别有一番风味。他们一次次刷新了大众对舞蹈艺术的认知,柔软的身姿里更蕴藏着梦想的执着与坚韧。

在《巅峰之夜》舞台上,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表演恰恰相反,与柔美无关,是以健硕的体魄为支撑,一展阳刚力量之美。

太阳马戏团年度奖获得者西班牙型男Saulo Sarmiento如孙悟空附体一般上演空中飞杆,在如同雕刻而成的肌肉线条背后承载的是多年如一日的刻苦训练。

获得过金象国际马戏节特等奖的Tulga带来《流星大柱》的表演,单人能够承受500斤重量,甚至还能够在被倒挂的情境下,用牙齿咬住大柱在空中旋转……

表演者们刚柔交织,在紧密的律法和热烈的旋动中,演绎了极致的力与美交融,这所呈现的美学形态归属于康德所提出的力量美学,不仅仅是视觉感官里的冲击性欣赏,更是能感受到舞者们在精神层面的坚韧与柔情的双重品格。

科幻+魔术创意表达魔幻主义美学

大卫曾在节目中说过,娱乐性和才艺是《巅峰之夜》表演秀的基本门槛。除了载歌载舞式的表演,突破大众想象边界的魔幻主义美学呈现让人折服。

在笔者看来,《巅峰之夜》的特色魔幻主义美学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类是变幻莫测、扣人心弦的魔术表演,创造一个个不可思议的奇迹,魔术表演是综艺舞台上鲜少且独特的内容形态,变幻莫测的魔术表演是吸引观众眼球的一大法宝。

以梦境魔术团所表演的《梦回大秦》为例,一梦惊奇,一群外国人在虚实之间的意境里,呈现出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秦朝风貌,而这一表演初衷在于他们来到中国旅行多次,对中国历史感兴趣。

以梦境为引,梦回秦朝为外壳,以魔术为本,为观众呈现出了一场既精彩又刺激的魔术与文化相结合的特色表演,更是为中国传统文化解锁了新的表达方式,增添了几分魔幻主义的色彩。

另一类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之下充满科技感和未来感的表演。这类表演最基础的表达在于意境的构建,从直观感相的模写到活跃生命的传达,最终到身临其境般的沉浸,是一个意境渐深的创构过程。

以《好奇外星人》为例,一艘巨大的飞船直接停在舞台上,一群造型奇特的“外星人”带来充满科技感的未来舞蹈表演。在表演结束后,他们延续着表演人格,使用独属于他们星球的语言接收信号,和大家进行沟通交流,这样的“宇宙意识”让人有一种现实与幻境融为一体的感觉,达到艺术心灵与宇宙意象“两镜相入”互摄互映的境界。

相对其他综艺节目而言,在节目表演中承载着现实主义魔幻美学是一大优势,表演者们可以发挥天马星空的想象力,以魔幻的方式,或是去探索外星球的奥秘,或是跨越时空去追寻过去与未来,在魔术世界肆意发挥创造力,让观众在魔术的世界里,感受魔幻现实里的奇异之美。

年少有为光环之下却有纯净的音律美感

笔者注意到,在已经播出的六期节目当中,表演秀嘉宾里有一群年龄尚小的孩子们。尽管他们年纪不大,却展现出惊人的表演天赋,所带有的音律美感除了专业之外,更多了几份童趣。

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最年轻DJ Arch Junior,上演《电音派对》high翻全场,被谢娜称为“虎牙电音小天王”;

4岁开始学唱歌、曾参加过《神奇的孩子》的谭芷昀,延续往日巨肺的特色,唱腔相对之前更为成熟,不同于往日的高技巧性翻唱他人歌曲,这次带来了原创作品《我是谁》,融入了小小年纪的她对人生的新领悟,让歌曲律动之中多了几分故事性和成长印记,因这首歌曲产生了共情心的邬君梅当场按下“巅峰按钮”直送决赛;

欢乐儿童组合同样参加过《神奇的孩子》,再次来到《巅峰之夜》的舞台,除了提琴表演,还带来复古迪斯科、RAP等表演。相对而言,欢乐儿童组合的表演对于观众来说是阳春白雪,但在其后各式表演当中,又感受到这群孩子接地气的一面;

来自爱尔兰的希莎、肖恩古灵精怪共同表演《萌娃梦幻屋》,舞步灵动有趣、整齐划一,结束后自己cue流程互动,希莎甜美可爱,肖恩爱耍酷也极力配合互动,被网友称为精灵般的存在。

歌舞、乐器表演并非罕见,但这群年少有为的孩子们身上的澄澈和纯粹,他们中很多孩子的人生目标并非是做一个杰出的音乐家或歌手,但对于兴趣爱好也极为专注,养成了完善的音乐人格,正是这一份纯粹和无功利心,所蕴藏的音韵美感更能打动人心,让人不禁感慨,这群孩子未来可期。

精彩绝伦的表演背后承载着国际通感的人情之美

众所周知,艺术是无国界的,在活跃的舞姿、音乐的韵律以及魔术意境当中,艺术以具象化的方式展现了多元的美学,构建《巅峰之夜》独有的意境,同时也承载了众多幕后故事台前化的功能,其间分享了不少将“疼痛文学”转变为“励志题材”的人生故事。比如,失去了臂膀的刘伟、罗蕾莱他们面对命运不屈不饶,勇于反抗,在音乐的天地里找到了新的自己,以音乐拥抱世界开启了新的人生篇章。

除此之外,还有在相扶相依的爱情支撑之下,克服重重困难坚持舞蹈梦想的夫妻故事,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般的友情故事,还有单亲妈妈为了女儿的喜好研究光影画技术数年的故事等等,这些表演者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语言、文化背景,人生经历,但普世的爱可以跨越国界和文化,国际通感的人情之美在人们心中蔓延。

随着不同品类的节目在舞台上演,观众在感知、想象、联想、情感等相互作用下所形成的审美心理之中,也感受着节目里所呈现出国风美、力量美、韵律美、魔幻美、人情美等等,贴合电视观众审美需求。当然,对于《巅峰之夜》里的表演秀,一千个观众有一千种审美视角,但其精彩绝对不止于用一个Amazing来概括。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