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小红帽

96
皮囊荏苒
2017.12.20 16:00* 字数 2195

      小时候奶奶总是会送我去上幼儿园,那时候班里总有一个不爱吃青菜的小胖子,和我换碗里的几块肉,憨厚肥圆的小脸上总是傻乎乎的笑。

      放学的路上,我拉着奶奶的手叽叽喳喳的和她说学校的故事,连周围汽车鸣笛的声音都没有我说的响。路边上总有些卖吃的小贩,有烤红薯,有冰糖葫芦,还有蒸儿糕,各种香味混合冲入我的鼻子里,吸进我还在嚷嚷的小嘴里。我的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过去了,连幼儿园里的趣事儿也变成了流水账。

      奶奶问我吃不吃,想吃什么给我买。我想到了爸爸和我说过,他小的时候想买个泥人,把坐车的几分钱省下来走路回家,结果买到了泥人还是被爷爷发现暴打了一顿。想到那个每天乐呵呵抱着我晒太阳的爷爷,耐心握着我的手教我毛笔字的爷爷,实在难以想象是同一个人。在我的记忆里,奶奶的钱是用来买菜的,她自己都舍不得吃这些,我也不要吃。

      大院里的孩子都是一般大的,就算不是我们班的,也是隔壁班的。那时候不懂什么是留守儿童,以为爸爸妈妈上班我们就是留守儿童了。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爷爷奶奶打扑克、下棋、练书法,爷爷说人如其字,写好字也要做好人。大院里的孩子问我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玩,我说我要和爷爷打球、游泳、练字,没时间和小孩子一起玩。可是我忘记了,我也是个孩子。

      2000年的时候政府规划,大院要拆了,爷爷奶奶家搬到了南边,我们家搬到了东边,每天放学也吃不到爷爷的好手艺了。只能周末的时候住在爷爷家,爷爷会做一大桌的好吃的,而奶奶会让我帮她抓阄数字去买彩票。

      快过年了,奶奶带我去商场里买礼物,她看到一个粉色的发卡,样子十分精巧,娇艳的小碎花像极了爷爷送她的那件衬衣。她攥在手里,动作有些犹豫,似乎想戴起来,似乎又想给我,眼神里充满了犹豫,就像是我看见橱窗里心爱玩具一样。我和奶奶说,您戴在头上试试吧,我扎着小辫子,头发会弄乱的。奶奶腼腆一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弯弯的眼睛里抑制不住的欢喜。她轻轻的戴上夹子,在镜子面前调整了下位置,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我。“真漂亮呀”我由衷的赞美到,奶奶笑笑想要拿下发夹,突然看到了什么,穿过我的侧脸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回头顺着奶奶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顶小帽子,鲜红的像血,精巧的编织花纹,看上去十分暖和。我的个子太小了,根本够不到那么高的货架,我拉住身边的售货阿姨,指指那顶帽子。被我攥在手里的帽子比想象中更柔软,里面还有一层绒绒的毛,我想给奶奶戴着一定很暖和,这样奶奶出门再也不会冻着耳朵了。奶奶看了看发夹,再看看帽子,她低下身子问我,“星星你喜欢发夹吗?”我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这么问我,她是更喜欢发夹吗?于是我点点头。后来奶奶买了发夹,后来发夹就被我戴在了头上,可是我依然不明白奶奶到底是喜欢发夹还是喜欢帽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奶奶戴着一顶红色的帽子好看极了。奶奶一直对着我笑,很温柔,很慈祥,暖和和的。但是突然,奶奶不见了,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了,于是我去爷爷家,爷爷也不在家,我问妈妈,妈妈奇怪的看着我“星星你怎么了,奶奶去世了啊,你是不是做噩梦了”不会的,奶奶怎么会去世呢,奶奶白天还给我买了粉色的发夹。我用手摸头发,上面什么都没有,没有那个粉色小碎花的发夹。一定是自己刚刚跑的时候弄掉了,那是奶奶昨天戴在我头上的,我要把它找回来。跑着跑着,到了大院的门口,大院没有被拆掉,还是原来的样子,我们家还在奶奶家的隔壁,二楼的窗户里传来阵阵铲子的声音,伴随着我最喜欢吃的韭菜花香。这是怎么回事,大院不是被拆除了吗?我走进奶奶家,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厨房没有人,客厅没有人,连卧室都没有人。我站在卧室的镜子面前,镜子里照出了一个女孩,女孩大约30岁的模样,这个女孩是谁?我用手摸了摸镜子,她也用手摸摸镜子。我才看到我的手,这不是一个10岁孩子的手,这双手有些细纹,红色的豆蔻却又很年轻,这是我的手。我知道我在梦里,可是我醒不过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30岁了,也不知道奶奶在哪里,更不知道我做了多久的梦,我只想醒来,然后告诉奶奶,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我30岁的梦。

    7点半的闹钟惊醒了睡梦中的人,刺眼的阳光不留痕迹的洒在了床上。我摸摸眼角泪痕,回想着昨晚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可是一点都想不起来。晃晃脑袋,似乎今天也没有什么不一样。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是去年过年时给奶奶拍的照,她笑得很甜,还戴着我的红色线帽。“喂,星星呀,起床没呀,你们中午想吃什么,我让你爷爷给你们买菜去”嘴里含着牙膏,含糊不清的回应着“爷爷烧什么我都爱吃,韭菜花炒蛋吧。奶奶我在洗漱,一会儿就过来吃早饭”吐掉嘴里的牙膏,我去敲妈妈的房门。“爸爸妈妈起床啦,奶奶叫我们去吃饭了,再不起来我们都要迟到了!”“知道了,你先去下楼去吃”每天一日三餐都是爷爷精心准备好的,我这个爸妈日子可过的真快活。背着书包,下楼到奶奶家,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爷爷去买菜那奶奶应该在家呀,“奶奶?奶奶?您在家吗?”突然这个画面感觉好熟悉,好像经历过一样,似乎在梦里,似乎是真实发生过。像是为了印证什么,慢慢走到了卧室里那面镜子面前。眼前的这个女孩不是我,是一个30岁的女人,像我却不是我。突然,大院的房子强烈的晃动了一下,外面有挖掘机的声音,接着是剧烈的倒塌......

“叮叮...叮叮...”  “喂?”  “星星,起床没?要上班了”  “嗯,马上起来”  “明天是冬至了,我们去看看爷爷奶奶吧,给他们烧点钱,多烧一点钱买点冬天的衣服”  “好,妈,我昨天晚上做梦了,梦到爷爷和奶奶了……”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