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路过

这条路……这条路

如此熟悉

坑洼的路面到处积水

路边的树干透着古铜色

那是岁月泥沼的印迹


大概该入眠了吧

路灯稀稀拉拉亮着

风有气无力摇树的叶子


我是不是来过这里?

我又分明记得这是第一次路过

可是为什么如此熟悉


好像还缺点什么

到底还缺点什么呢?

不由地闭上双眼


对了

缺了遍地的鸡鸣鸭叫

还缺了一条大黄狗

那是儿时记忆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