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慢,也不太快

2017.11.15      星期三        晴

最近写的都太贴地了,少了些人情味。今天的话题二择一,最后选了个没那么贴地的,每天只关注着眼前这一点事情,生活难免越过越窄,又是时候放飞自己了。

人的记忆会发生一些偏差吗?之前看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对马小军那段记忆错乱印象深刻,但也以为只出现在艺术作品中。我这次的记忆偏差是一个很小的事情,可是我心心念叨了好几年。

小时候我家里也经常会包饺子,我特别钟意我母亲包的猪肉韭菜馅儿的饺子,尤其是锅贴的,皮薄肉多,香极了。也让我从小只认准猪肉韭菜的饺子。可是这个周末有一天,我们家大人跟我两个姐闲聊起来饺子,说一般人都不会那么重口味吃猪肉韭菜的饺子,我二姐说道,我们也不吃,我们从小吃的是猪肉白菜的,我瞬间有点凌乱了,我只小我二姐一岁,同一个事情,为什么记忆不一样。后来我又追问了我大姐,也说是猪肉白菜的。。。

我念叨了好几年的东西,有可能是我一直就记错了,那会只感觉失落,现在想起来却多添了一层悲哀。

于是我愈是珍惜我的记忆,不想再一次被她出卖,所以,在一切记得清楚的时候,写下来记录下来看来是唯一的方法。今天写我跟自行车的记忆。

稍大一点听很多同龄人说,自行车还用学吗,一坐上去踏几个圈就会了;稍逊一点的一天,顶多三天也学会了。略搞笑的是,我和阿龙在阿兵的教导下,居然学了一个月左右。讲真,我小时候蛮佩服阿兵,丢双手骑车不算新鲜事,但他可以在闹市,一边骑车,一边用双手吃面,简直不要太帅。

或许看出他车技高超,后来就让他教我和阿龙骑单车了。我还依稀记得阿兵那辆自行车的样子,我也记得我们放学后都去周河那条路上学车,应该也是在夏天,傍晚还有风吹来。学了一段时间,我到现在还记得阿兵给我和阿龙的评价,我骑直线比较稳,阿龙转弯比较犀利。

学会骑车之后的世界,有一段时间,我们只觉得,有一辆自行车,有结伴的伙伴,就没有到不了的地方。我们第一次骑的最远的地方是贺龙桥,下桥的那个滑坡真是一个爽;然后在一个暑假很热的中午,我们几个骑到了汴河镇,虽然很热但也有达到了目的地的爆爽感;那些都是我的童年,好像还能摸到。

一辆单车一般坐两个人,小时候我们几个爱搞怪,生生可以一辆车上坐上四五个人,当然必须阿兵的技术才骑的动。龙头篮子里坐一个,后座一个还是两个,前面横架或者座垫上多坐一个,完全是单车杂技团的阵势。多数时候是两辆单车,四个人,可我们也不安分坐在后座上,只嫌不够拉风,从来都是站在后胎中心的金属上,前面的人能骑多快骑多快,后面的人只感受风的自由。也算是体验一把那个时代的速度与激情了。

这些年来,我们几个小伙伴的交通工具,从11号汽车,到自行车,到摩托车再到小轿车,回过头来看,最有味道的还是自行车,不太慢,也不太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