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剑(十七) 秦公子初出茅庐不惧虎 琵琶女侠骨热肠又救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正当秦琦红玉被宁家人带走的时候,琵琶女李英正在道旁坐在一辆马车上冷眼看着这一切。

秦琦与红玉随着众大汉来到一处十分十分华丽的大宅子,正中匾额上书“神刀门”三个大字,走进院子,先是看到一个十分宽阔的空场,空场上摆着许多个武器架子,架子上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刀,有宽身厚背的,有薄刃轻便的,还有大关刀,双刀等等,另有许多大汉正各持兵器,在相互试招。

那日见到的公子却在一旁喝茶观战,他见秦红二人进来,却不起身,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依旧坐着不动,神色颇为傲慢。

宁老爷从内房走出,拱手向秦琦道:“二位远道而来,宁天澜有失远迎,还请莫怪。”

秦琦道:“客气,客气,还请宁老爷有话便讲,秦琦还有要事在身。”

宁天澜笑道:“原来是秦公子,宁某别无他事,只想得知公子朋友的去向而已。”秦琦愕然道:“我的朋友?不知老爷说的是哪一位?”

宁天澜干笑几声道:“秦公子莫要跟老夫卖关子,还请告知绕梁宫苏小姐的去向,我手下人可看见你与她言谈甚欢。”秦琦与红玉相视一眼,都想到这肯定是那一位女旦的麻烦了,遂对宁天澜说道:“宁老爷是说那位女戏子吧?我们本不与他相识,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宁天澜勃然变色,大声道:“还请秦公子老实相告,不然休怪宁某不客气。”红玉气愤愤的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我们真的不认识她……”秦琦也冷然道:“我们与宁老爷素不相识,却被厉刀环身请至贵府,这难道说是宁老爷的客气吗?”

宁天澜本是狠戾之人,只因当了神刀门门主之后才渐渐收敛,眼见如此情况又因本就有仇恨在心,竟对眼前这两位男女动了狠念。只听他冷笑道:“两位觉得在这神刀门能从宁某手下讨得便宜?我劝你们还是老实点好。”

秦琦冷然道:“不巧的很,您要问的我真的不知道,告辞了”说着便要与红玉携手而出,他见红玉脸有忧色,甚是心疼,不禁对这神刀门主更是痛恨。

只听宁天澜哈哈大笑,道:“宁某还从没见过你们如此无礼的小辈呢?哪里走,给我拿下”一位大汉说着便要来拿秦琦,秦琦陡翻手腕,抓主他胳膊,一牵一带竟把这位大汉摔倒在地。旁边众人也立即加入战团,却被秦琦不知用什么手法竟将他们一一摔倒,原来在离开徐州那天晚上,胡发指点了秦琦几路少林通臂拳,秦琦参照太极拳的原理,创出这路“顺水推舟”,却是集太极拳内功与少林绝艺于一身的极上乘功夫,今日竟在这神刀门一击奏效。

宁天澜眼见如此场景怒极而反笑,说道:“好好……秦公子好功夫。”说着持刀而出,眼见便要与秦琦动手,他以一代门主的身份而如此做,实在颇不合适了。

却听见一个十分轻佻的声音道:“爹,您先别动手,让儿子先来”,却是那位贵公子到了,宁天澜愤愤地道:“好,龙儿,替我收拾他。”红玉眼见如此景况,很是担心,对秦琦道:“快跟他们说清楚吧!你看这……”秦琦两手轻轻拿着她的手臂,笑道:“你看他们会听吗?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说着从背上取下包裹,取出青菊宝剑,横剑于胸,朗声道:“金陵秦琦,请教神刀门高招。”

只见宁龙刀快如风,招幻莫测,杀得秦琦颇为狼狈,惊得红玉满身是汗,秦琦左右格挡,忽然走剑轻盈,竟从偏路刺向宁龙左臂,剑长刀短,已把他逼退,用的却是我们施家“风行草偃”一招。原来他虽然未怎么练习过本家剑法,只练了些基本功夫,却曾多次与我谈论我家的“风路”剑(只因喜欢那些洒脱消遥的招数),偶尔也以玄竹尝试一番,只因身弱,多未曾苦练。也多年亲眼见其父秦襄练剑,耳濡目染,内心常常有用剑的念头,今日形势所迫,只得大胆一试,未曾想竟也接了宁龙数招。

宁龙也是名家子弟,看出秦琦有些门道,遂一改莽急之风,刀势变缓,出刀方位却变得更加莫测,原来刚才的快刀只许常习武的人眼明手快便能抵挡,这次却是宁家家传绝学“诛心刀”多有骗人的虚招,一旦有实却是难以防备。

秦琦一时左右支绌,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个不留神左臂已被宁龙划伤,红玉“啊”的一声,一时心急便要扑上,却被大汉拦住。宁天澜在一旁哼然冷笑。只听宁龙笑道:“怎么样?要多挨几刀呢?还是投降?”秦琦一听此语,登时激起心中傲气,心情合于剑法竟使出一式“风起云涌”,青菊剑飘荡出狂风之威,把宁龙的全部虚招去,刀剑相交,宁龙的刀竟断为两截。宁氏父子愕然相顾,红玉惊魂不定,秦琦收剑拱手道:“承让,承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