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过年

不知从几年前就开始感叹,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了,没有了期盼,没有乐趣。很赞同最近看的一篇文章中的观点,不是年味越来越淡了,是我们变的越来越无趣了。
时代的进步,改变了生活方式。小时候之所以对过年很期盼,主要原因在于在那个并不富足的年代,唯有过年可以满足那些特殊的需求。比如,吃到平时不能吃到的食物,见到平时想念的人。但是,科技的进步让那些过年过节才能实现的小愿望变得触手可得。
想吃什么,随便哪个商场均能买到;想见什么人,多渠道的联系方式像是将其拉到身边,无论距离远近。与其说是年味在变淡,不如说社会生活方式的改变,让我们的需求普遍化。
不仅如此,我们似乎也缺少了以往的仪式感。细心的人或许会发展,比我们老一辈或者更年长的人对过年的那种热情胜过了平常的生活。从小生活在农村,每年过年,从小年家里就开始准备过年的各种年货,蒸馒头,炸丸子,割肉,一直到除夕前一天的包饺子,可以说这是一个准备的过程,接着是除夕早晨的祭祀,除夕晚上的年夜饭和一起看春晚,从大年初一到元宵节的拜年,元宵节的赏灯,这一系列的过程就像是一场仪式,缺一不可。然而,当下的年代,我们越来越追求效率和方便,也越来越容易得到方便。那些在过去看来是为过年而做的精心准备,在今天都被当成“繁文缛节”,能砍的都砍掉了。
过年,越来越来越从精神意义变成了一场消费盛宴,我们越是简单对待,越会感觉没有了当初的乐趣和年味。
所以说,年并没有改变,改变的是我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