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谢谢你让我放下戒备心

96
MissMatcha
2017.09.23 01:22* 字数 2973

这是一个对陌生人戒备心很强的时代。

手机一定是紧紧拽在手里的。有过太多人在公交地铁上、前胸贴后背地煎熬着,被人挤了挤,等下车时才意识到手机已被摸走。或者在大马路上边走边打电话,电话没打完,就被飞驰而过的摩托车手一把抢走。

包一定是紧紧抱在胸前的。也有过太多身边的朋友有这样的经历,人一多的地方,双肩背包卸下来取东西的时候,发现包已经被划开一道口子,包里贵重物品早已被洗劫一空。也有在热闹的餐厅吃着饭,转眼没注意,搁在椅子上的包就不翼而飞了。

陌生人递过来的东西是一定不会收的。见过太多的新闻,因为递过来的小礼品有迷药,老人被骗走全部存款的,女孩被关进地下室的,还有叛卖到人体器官贩子组织的。

几乎每一个可能与陌生人交集的地方,就有钻营过的骗术,垒筑起防备的高墙。

在这个年头,也不再指望能自信满满地在手机没电时、借用到陌生人的手机,也不再能坦然地在手上没现金时、借到陌生人的零钱应急,这一切,都在冒着被当成有所图谋、心术不正的骗子的极大风险。甚至,身边很多朋友都有遇到,乘坐公交地铁发现没带零钱、找人借钱时,即使对方勉强给了2元钱零钱,也是出于一种“骗就骗了,反正就是小钱”的心理,也并不接受他们去手机支付还钱,只当是在火车站遇到的那些“借回家路费”的惯犯一样。

尽管如此,接下来的几个故事,仍是每个人心底最纯净的一抹雪色。

1

那年外出旅行,邻座是一位气喘吁吁踩着点上车、和男友哭哭啼啼告别的漂亮女生。

我有着优良的不与陌生人说话的传统,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我根本不曾设想过我与这位少女会发生后来的故事。

火车一路驶离我们熟悉的这座城市,及至快到目的地时,一路昏昏欲睡的我突然想起还没来得及订住的酒店。翻开手机,手机刚开始时没信号,到后来干脆没电,看到已经全黑的天,还有半个小时即将到达的目的地,有些心慌,这么大晚上地、在陌生的城市找住的酒店,还手机没电,又有些无措。翻找背包的移动电源,发现电源没电了,继而四处找座位附近的插座时,邻座女生看到动静,开口与我交谈。

人只要一开口讲话,她的性格、她所关注的重点与她的价值观总会暴露无疑,纵然是面对陌生人,纵然也只是那么仓促的半个小时的路程。

她很疑惑地问了我在找什么,知道是充电宝时,她很快拉开了自己可爱的粉红色背包,掏了掏,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说:早上出门晚了,充电宝带是记得带上了,但忘记前一晚充电了。她又好奇地问我:是去哪站?是去干什么,只有一个人吗。我不想要真实地回答这个问题,但暂时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含糊应付,就如实告诉了她。

听到我是去和她相同的地方时,她很开心,几乎雀跃着想要拉起我的手来一起摇摆,说着正好可以同行呢,她第一次去这个地方,还不知道今晚落脚哪里。得知我是在打算订酒店时,她出乎意料地把手机借给我用,说,你用我的查了订吧,顺便也帮我看一看。于是,很顺利地,我查好酒店、又用她的手机打电话过去订了一间,她暂时还没决定住哪。

因为这件事,我们开始聊起天来,我讲着自己自由行老驴的各种经历,她讲着自己与男友的分分合合,以及今早最后告别时仍旧吵了架,因为她又再次犯糊涂睡过了头,很多行李还丢三落四地没有收拾好,导致最后差点没赶上火车。她是去这个地方的一家公司入职报到的,她像是把我当作一位熟识的知心姐姐一样,讲着对男友的不舍以及对未来的忐忑。这种萍水相逢,却没由来的信任让我格外惊讶。

临到目的地,她说自己也没订住的地方,就一起打车去了我订的那家酒店看看,合适的话,她也住这。

可能因为太晚去酒店,好巧不巧,只剩下我那一间了,她没有多的房间去住,于是,我们就这样聊了半个小时的陌生人,卸下了太多的戒备,住到了同一间,甚至,第二天还同游了当天的两个景点才告别,成为了投契的姐妹。

@梆梆

2

有个周末,一帮朋友们约着去海边露营。

我刚好需要去看望另一个地方住院的同事,就和朋友约着在中间一个路口碰面,再同行去海边。

这边我看望完同事出发时,才发现手机快没电了,于是告诉朋友说,晚上8点左右在那个路上等我10分钟,要是没等到我就先走,我再想办法去海边再和他们汇合。

阴错阳差,经过事后核对,几乎我是快到8点时到了那个约定的路口,朋友们的车晚到了一会,我左等右等5分钟的样子,怕他们不在这个路口,停在了附近一个更大的路口,于是走开了,就此错过了。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一切,想着从大的路口回到那个小路口,再继续碰碰运气,等朋友们来接我。一路越来越漆黑,走到小路上荒僻无人的草地上,路灯忽明忽暗,四周都是不熟悉的区位,只远远看到几个快递的店面,心里直发怵。

这个地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市区,这个点也早没了公交,连的士也很少见,也打不到车去海边。也想到了是否就在这里暂且找酒店住一晚,等手机有电了再联系朋友们汇合,可是,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哪里有酒店,手机没电也没法导航,瞬间觉得自己陷入了流落街头的困境里。

小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流、私家车居多,我想着,这是去海边的必经之处,或许这些私家车可以捎上我一程呢?可是脑海中立马联想到的是搭顺风车,或者乘客遇害、或者司机遭遇劫财的各种新闻,有些沮丧。

在路上焦灼地徘徊时,一辆路过的小车缓缓停下来,车窗摇下,副驾驶一个女孩伸出头来,喊着问我:这么晚了!你没事吧?是要去哪里?需要载你一程不?

我没有更多的选择,也兼顾不了戒备心,赶紧上前说明遭遇的情况,她说着她和男友正好去海边,可以顺路捎上我。

我再也没顾忌什么,感激涕零地上了车,我们开始聊了聊海边发生的趣事,她男友很平稳地开着车,也时不时参与进来聊几句。虽然呆在陌生人的车上有些不安,但路途特别顺利,到了海边,我的手机也充好电,挥手告别他们,也终于和自己的小伙伴们汇合上了,像是隔着一个世纪。

@那色达

3

那次,特别狼狈地痛经痛到瘫倒在地,抱着肚子根本站立不起来。

身体好时不觉得,痛起来才真正不顾形象蹲到地上时,四周都是来来往往路人投来的诧异的眼神,但却并未有人驻足,才能体会到这其中的悲凉。相信,如果,在我面前摆上一个盆,我当时抓狂、痛苦的模样足以被陌生人当作乞丐一样可怜,赏上几个铜板。

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我抬手抓住了一位身边经过的大妈的衣角,说着:阿姨,我肚子痛,能不能帮我买盒止痛药?

可能是我苍白的脸色不像是装出来的,阿姨没有多作犹豫,接过我递过去的钱,说了声“好”就急匆匆地走了。没过一会儿,就急匆匆回来,还拎着一瓶水过来了,看着我吞完药依旧痛得直掉冷汗、不见好转,她干脆拉起了我,把我带到她买药的药店。药店老板是一位中年大姐,见我痛到满地打滚,就和阿姨一起把我扶上里间的床,挂起吊瓶输液。

阿姨走后,一整天,女老板还一直陪在我床边说话,聊着她的家事,聊着她生孩子时的痛,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我痛到什么都不想吃不想喝,她说这样更会加剧痛,还喊了她老公帮忙熬了生姜红糖水,端来慢慢逼我喝下。刚开始,因为觉得在陌生人面前,我还憋着痛在,后来躺到床上,望着天花板,女老板在一旁说着亲切又遥远的话,我就彻底放飞自己了,开始像呆在自家一样鬼哭狼嚎起来。

痛一阵嚎一阵,女老板也没嫌烦,和前来的客人聊着、也是心疼的话语,后来迷迷糊糊,我睡着了,可能也是吃过的止痛药、输着的液终于起效了,肚子的剧痛开始平复、舒缓下来,我终于能够自如地坐起来、自如地和女老板交谈,虽然说着感激的话结账时,我表现得很平淡,但内心其实早已经对她这样的施以援手、感恩到泪眼迷蒙。

@圈子如斯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