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相遇,是最深红尘里的惊鸿一瞥。结束,是最后曲终人亡时的痛彻心扉

白落梅说:“人生就是一部戏曲,那些欢闹喜剧,总是让人看过就忘记,只有悲剧可以流传千古,在世人的心中永不谢幕。”每当看到这段话,总会想到那让我念念不忘了十几年的一部剧《武林外史》。其实,它并算不上一部悲剧,只是我习惯性的心疼那样的她,惋惜最终的结局,所以每当翻看这部剧,落幕时总会让我泪洒连连。

那年那月那日,朱府门前,轿帘轻掀,眼波流转,于是,命中注定了今生要爱恨纠缠。

他是江湖侠客,玉树临风,清秀俊朗,洒脱飘逸,重情重义,一匹白色旋风,陪他仗剑天涯。

他是慵懒微笑的帅气少年,他是四海为家的江湖游侠。

慵懒一笑

她是幽灵宫主,风华绝代,温婉如玉,外表善良柔弱,毫无城府,实则聪慧机敏,身怀绝技。

她是秋水为神玉为骨,未语已有三分羞。

初见时,她似静湖中的一朵睡莲,温婉如水,不染尘俗。他们四目相对,仿佛是前世今生的结下的万千情丝,将他们牢牢的拴在一起。于是青湖水畔,小茅屋下,他们朝夕相伴,柔情耳语,巧笑倩兮。如梦一般的画面缓缓铺展开来,这样的生活美的让人艳羡,却奈何终不能长久。

身在江湖,身不由己,现实在一切都万事无缺时,给予了他们沉痛一击。

她生来被卷入江湖恩仇的刀光剑影中,平淡安逸的生活终不能为她所享有,于是一掌阴阳煞,生生斩断了他们的缘分。

再见时,她视他为薄情寡义之人,她因爱生恨,他痛心疾首。

为谁落尽相思泪

当晴朗的日照推开了雨后的阴霾,当所有的真相冲出淤泥被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时,她冷若冰霜的心渐渐恢复了一丝温暖,只是,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有人说:“男人,总是会记住为他哭的女人,而最终却留在了让她笑的女人身边。”她爱他,可后来他的身边站着朱府大小姐,他们竟真的再也回不去了。每当想到这样的画面,心里都有一种隐隐的难过,原来有些人,一别真的就是一辈子。

谁与谁情深

最后的一刹那,她冲在了他的面前,替他挡下了射向他身体的利箭。响彻云霄的是痛哭,是呐喊,是绝望。

还记得初次相逢时,被掀开的轿帘下,浮现在她脸上的那一抹笑吗,像是开放在清池中的一朵红莲。还记得她被击倒在地时,嘴角的那一丝血迹吗?你走过去,伸出手,扶起她,也许从那一刻起,她便记得了你掌心的温度;还记得在青湖旁的茅屋里,她依偎在你身边,在你每次出行前的那些呢喃吗?那是爱的绵言细语,温柔挂念。

不羡鸳鸯不羡仙

思念始终是一段走也走不完的回头路。那一刻,他们额头深情相抵,她说:“你要时刻把我记在心里。”

他说:“好!”

她说:“你要记得我在家里等你。”

他说:“好!”

他们是执手相看笑眼,满心深情款款。他们是抛却江湖纷争事,不羡鸳鸯不羡仙。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最后的最后,一只利箭,让一切都曲终人散,他把她抱在怀里,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蔓延在心底。她在生命残存着的最后一刻,对他说:“沈大哥,我的生命不过是个笑话,而你却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真实和快乐,我怎么舍得,如此待你?”可纵有千般不舍,终究还是香消玉殒,徒留一座孤坟。寂寞荒塚,她这一生为谁而伤?为谁而痴?由来不过深情二字。人常说“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总不明白,为什么自古红颜,终多薄命?

张爱玲说:“人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鲫鱼多刺,三恨红楼未完。”时常在想,人生如果只如初见,该多好!让他们只在最深的红尘里相识相爱,没有后来的互相伤害,没有那么多对生命对爱情对彼此的辜负,该多好!

万丈红尘,像是一张华丽的琉璃网,网住了万千情深情笃之人。如水岁月,总以为可以走的漫不经心,回首时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踏入了一扇深锁的重门。一切有情,皆有挂碍,怨只怨得,情深缘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