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嫁

妈妈在电话里又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一听就难受起来,因为我也不确定。

我是远嫁,平时回去一趟就不容易,加上疫情反复,我的回家之路变得有点遥遥无期。

妈妈听我说完,很失望地噢了一声,但随即又开朗起来,说健康要紧,不急!

她说不急,自然是反着说的。有时她会突然给我打个电话,一会说家里龙眼熟了,你们现在回来就可以吃;一会说我囤了十几个土鸡蛋,你过来拿回去煮给小孩吃,很有营养;有时甚至说,下次回来,给你杀只鸡,你带上广州后放冰箱冷藏好……

她像很多盼着离家的儿女回家的母亲一样,但又怕说多了,惹我烦,便想尽法子,转弯抹角地问我什么时候能定好回家的时间。

而我,怕拒绝,又不得不拒绝。每次回去,妈妈都恨不得把整个家拆下来,让我带回现在的家。

但大部分是带不走的。每次,带着娃,加上行李,实在累得我够呛。

每次离开时,妈妈都跟在身后,带着希冀对我们说,下次再来哦。继而又低声道,下次都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

我拼命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我虽然生活在广州,没有回到丈夫老家河南生活,回娘家也就几个小时的车程,但到底不似在外生活但嫁得近的女人那样,她们,回夫家,回家乡,回娘家,都在同一个方向。

而我的娘家,我的故乡,终归是回一次少一次了。

有朋友问我,当初不惜抛下一切远嫁,你幸福吗?

我想说,我还是幸运的,遇到的丈夫,婆家,都挺好,婚姻,尽管免不了一地鸡毛,但大体上是幸福的。

只是,对于父母,我始终是愧疚和亏欠,带着深深的遗憾的。不能尽孝,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总是无法第一个到场。这些,都是无法弥补的遗憾。

有次,我妈生完病,很久以后才告诉我,我问,怎么不告诉我?她笑笑,无所谓的语气,告诉你也没什么用!

是的,这才是最无力的。

那,为了遗憾少一点,我能做什么?努力生活,好好活着,不让他们担心;努力赚钱,钱确实是好东西,给我们带来很多好处,譬如能让我们一年见多几次,让我们彼此拥有好一点的生活,能让我在他们万一有不好,稍微安心,不那么慌。

惟愿,在他们逐渐老去之时,我有能力照顾好他们。

席慕容说,每一个出嫁的女子,都是孤身进入荒蛮之地的旅人。

远嫁尤甚。

愿每一个远嫁的女子都能幸福,因为只有幸福了,才是对远方父母最好的报答及告慰。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