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里的炊烟

城山归来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沿着洼里的涧沟流水,涉水而上,在城山下的大洼里,山岗上的数十处矿井,井口处人进人出,矿井外面土制的冶炼炉,炉下是燃烧的柴火,炉中是融化的铜汁。沙模铜印,一炉炉的铜汁铸在沙模里,一枚枚铜钱从沙模里取出。

我伸手在沙模里拿起一枚铜钱,铜钱上的瘦金体字写着崇宁通宝。走出大洼里的时候,在回眸中,洼里的冶炼炉火彤红,烟火薰红了城山的天空。一路上,冶炼后的矿碴堆积成许多的矿碴墩……

同安监,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浮现在我的思绪里。“2005年5月上旬,长江枞阳段附近水域出水一批未经流通的北宋崇宁通宝铜钱,总重量在3.2万斤以上。一次出水如此巨量的未流通北宋铜钱在全国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