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蝶S——CHAPTER32:惊变

        “P!是你吗!”我朝声音源头喊道,

        “可能的话,真不希望在这种场合见面呢,C君!”,塔顶的一侧,突然出现两个身影,仅从衣着打扮上来看,正是之前在码头小哈比口中的账房先生和贵族先生,

        “P!我们时间不多!”洛一反常态的打断了P,“嗯,P不会误事的,那么开始吧!”P深吸一口气,星空色的瞳色瞬间变成一片银白,“退下!菖蒲!”

        “可是!”菖蒲并不甘心,可这种状态的“特使”P的命令让她无力反抗,“是!”说罢狠狠的剜了一眼夏天的方向,后者随手将瑟内斯身上搜下的银色戒指抛给洛,

        “那么,我确实收到了,您的任务已结束,之后的工作交给我们就好……”洛朝夏天点了点头,“不可以!”艾丽卡突然冲了上前,“夏天!”艾丽卡欲言又止,只是愣愣的盯着夏天,“这个女人,我可以带走么?”一直沉默的夏天突然开口,“您高兴就好。”洛的云淡风轻落到轩痕的眼中却是分外不爽,与菖蒲的巅峰之战就这么生生被人插足不说,来人还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自出道以来,轩痕还没有受过这般轻视,“你们想把这个叛徒带走也得先问问我……”,

        “聒噪!”P一声喝令,轩痕顿时感到口中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你,你竟敢!”血逆化的轩痕大怒,周身环绕的黑雾化作硕大的狼头,红色的眸子森冷的一瞥,随即冰冷锋锐的爪子已经递到了P的身前,“爬虫!”银光乍起,黑雾如金阳中的冬雪一般消退,连带轩痕一飞三米远,饶是宝剑拄地也忤逆不了纷飞的青石碎壁,而就在此时,一只纤细白皙,春葱一般的玉指轻点轩痕的背心,轻而易举的止住了轩痕不断后退的冲力,“打狗还要看主人,幻主,你这次反应过激了!”来人是个高挑纤瘦的女人,红色旗袍的开叉和大漏背颇为大胆,红色的波浪卷遮住了半只眼睛,玩味的语气则更显神秘而妩媚,

        “需要帮忙么?”夏天开口,“不用,您慢走!”洛平稳的就像巡房的大宅管事,“欠你一个人情!”夏天也不多言,转头看向艾丽卡,“!”后者则有些不知所措,这阵仗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别说二线组织的圣耀成员,就算是花语的允泺在场,也不会比自己好多少吧,艾丽卡心怀忐忑,“跟我走!”夏天酝酿了几秒,“……好!”千言万语化作了一个首肯,说完夏天拉起艾丽卡的手,径直走向塔的边缘,旗袍女人也不阻拦,众人目送这一对就这么大方离开,只有菖蒲攥紧的拳头流下丝丝红涓,

        “你也退下!”旗袍女冷冷说道,轩痕应声消失在一片黑雾中,然后看了眼我和菖蒲的方向皱了皱纤长的眉,洛确当没看到一般,解析起银色的戒指,进入了忘我的工作状态,似乎旗袍女并不能给他什么压力,P负手而立,银色的眸子似利刃一般,带有三分挑衅七分不屑的看着旗袍女,后者显然也是压着火,“你们准备看戏到什么时候?”,塔顶一处的积水处若隐若现的呈现出一个幽蓝色的身影,同时一只青色的飞鸟优雅的落在旗袍女身后的石壁上,翅膀一收已经幻化成一个青衣长袖的清丽女子,

        “空间和时间的双禁制么!”洛不关心旗袍女一侧的驰援,“有趣!”洛从银色戒指中托出一个模糊的黑白两色的圆球,“回溯!”洛猛的睁大双眼,一金一银两道光线射出,金光直射之下圆球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黑色的阴影开始消退,“剥离!”银光将圆球包裹起来,圆球白色的外壳纷纷剥离落下,露出一团高度凝聚的光芒,出能量体的红色光芒,洛虚空一抓,扯出一个奇异的面具戴在脸上,猛然朝红芒抓去,一扇古朴厚重的青色门扉缓缓出现在塔顶……

        洛在从容不迫的破除禁制,P这边却已战作一团,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严肃的P,也是我第一次见P出手,旗袍女人三人高速迫近,显然不是第一次协作,“青鸾,布阵!玫瑰刺牵制幻主!我来阻止智主!”幽兰显然是三人中的指挥,被称作青鸾的青衣女双手撑地,顿时整个塔顶的青色砖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光滑如镜面的晶质结构,幽兰的身形彻底消失其中,玫瑰刺则欺身而上,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链条劈头盖脸的朝P削来,

        “出来!”P一拳直击晶面,巨大的裂缝出现在P脚下,潜行的幽兰弹射而出,青鸾挥手一道水幕洒出,幽兰再一次消失,裂缝的终点却是青鸾的身后,“嘣!”四散飞裂的晶体碎片开始自由组合衔接起来,青鸾面对自己的晶之牢笼却是一筹不展,来不及思考便淹没在牢笼中狂暴的音波攻击中,与此同时,玫瑰刺链条如鞭子一般将P送到自己身前,“抓到你了!”下一刻她却惊恐的战栗在威严的猩红色目光下,“不要看她的眼睛!”幽兰出声提醒,下一刻却被不受控制的玫瑰刺挥舞着锁链所束缚,与此同时,青鸾冰冷的短刃已经抵在幽兰的脖颈之上,一招败敌!

        “好了!接下来只要推开这扇门就完成计划的第一步了!”洛眼中泛起一丝兴奋的光芒,

        “住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幽兰不死心的喊道,“推开这扇术者之门,柏斯将永无宁日!”,

        “用不着你来教我们!”P杀气腾腾的看着幽兰,鲜血顺着幽兰的脖颈流下,后者却也丝毫不惧,“三个月前,冰雪女神殿的圣女来柏斯见了艾露西亚,如果你想发动全面战争的话……”

        “洛?”陷入思考的P有些犹豫,同时陷入犹豫的还有我,羽落突然出现在我的识海中,“阻止他,那扇术者门扉一旦打开,柏斯必将大乱,如果你不想你那个小女朋友成为柏斯的千古罪人的话,阻止他们!快动手!”,“这不挺好的吗,这个大陆,沉寂的太久了,也该动荡动荡了!”米洛狄斯桀桀的笑声传出,本来就对洛口中的那个计划心存不安的我顿时心中大乱,而米洛狄斯的笑声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亚妮!动手!”

        洛握住P的手,朝门扉压按上去,下一刻,巨大的声响从塔底传来,入塔之前,我嘱咐亚妮埋伏在后,一旦情况有变,就炸掉塔底的所有支撑柱,这一刻,之前的布置发挥了作用,“轰隆隆!”巨大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塔顶的平台突然倾斜起来,洛和P却像是早知如此一般漂浮了起来,“你这个举动是出自哪一方的授意?允泺还是蔷薇?”洛冰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都不是!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但我不能让你们毁了柏斯!”我丝毫不惧的正面回应,“无知的蝼蚁!”洛也懒得跟我辩解什么,“那么,第一步,完成!”话音刚落,门扉已悄然打开,无数道青色光芒四射而出,随即,整个青色门扉消失在我和菖蒲眼前,一同消失的,还有P、洛和幽兰三人,

        我和菖蒲愣愣的站在空旷的塔顶,如果不是脚下青石砖板上的划痕告诉我们这里曾经爆发过激烈的战斗,任谁也不会相信就在这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奇异的事情,直到亚妮“噔噔噔”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们才回过神来,我看着因为一路小跑小脸红扑扑的亚妮,听着呼啸过耳的风声,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塔没事,柏斯也没事,刚才,那是幻境么?”我痴痴的问,

        “支撑柱被炸断以后,有人用能量体重新幻化出新的柱子,亚妮破坏不了!”亚妮有些小委屈,

        “这不怪你!”我摸摸亚妮的头,“你没事就好!”

        “滴滴滴!”菖蒲打开花语的通讯装置,

        “急令,速回!”小巧的魔晶屏上就四个字……

——————————————————————————————————————

        “任务失败,幻主和智主的突然出现打乱了我们的布置。”幽兰站在庭院花厅的一角,恭敬的低头汇报,

        “这次是你们冲动了。”白皙的手放下茶杯,“既然圣灵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也没理由继续蛰伏下去了,通知所有家主,一个小时以后来会议室!”

        “关于夏天…”幽兰有些谨慎,

        “啪!”回应她的是被砸的粉碎的茶具,“背叛者!都该死!”

———————————————————————————————————————

        “大姐,幻世计划已启动,失守的是苍塔!”观月出现在允泺的书房,

        “该死!为什么是苍塔,原计划明明是绯塔才对,好配合柏斯教皇厅和冰雪女神殿完成制衡,这下全乱了,上面到底在想什么呢!”允泺头疼的揉着额头,

        “而且,据菖蒲回报,这次是幻主和智主同时出手。”

        “势在必得啊!看来逆十字星这次是碰钉子了。”

        “可不是么,星辰炸了苍塔塔底都没能拖延哪怕多一秒。”观月似乎有所指,

        “这小子倒是什么都敢做,不过好在他和幻主关系还不错,智主的话,反正也不是一条线上,交恶就交恶吧,他还没有对八阶以下的存在动手的习惯。”

        “还有一条消息,影子又现身了一个,是菖蒲的大哥——夏天,之前一直在蔷薇那边做卧底。”

        “嗯,总算有条还不坏的消息,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蔷薇估计坐不住了,通知一线所有核心成员,近期尽量避免单独外出,同时你去见一下雏菊,让她忍一忍,不要与教皇厅和圣女发生太大冲突。我要去一趟魔法总会,出了这么大的事,那几个老头子估计都火烧眉毛了!”观月细心的为允泺披上外衣,“起风了!”

        “嗯,起风了,你也注意加件衣服!”

———————————————————————————————————————

        “嘿嘿,难得这么热闹,话说,我们几个老头子上次见面还是几十年前吧!”一个沉稳的老人叙旧道,如果不是鬓角的斑白他看起来更像是精力旺盛的中年人,

        “二哥还是那么健忘,我家那丫头去年订婚时,我们几个还聚过呢!”娇美的声音珞珞笑起来,仅从面向上是绝对猜不出她的年纪,

        “可惜了,如果老三还在的话,人就齐了!”鹤发童颜的老人有些遗憾,

        “大哥……”娇美女声欲言又止,

        “总有一天,我们会将米洛狄斯那个凶徒正法以慰老三在天之灵!”沉稳的老人狠声,

        “咳咳!温格大师、凡流大师、段丝大师,抱歉打扰三位叙旧了,要不是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也不敢打扰三位清修!”来人正是贝伦魔法总会的弗伦会长,

        “这是哪里话,柏斯遭此大劫,我们几个老不死的自然要发挥一下余热!”凡流的热心却遭到了段丝的白眼,

        “先说一下受灾情况吧!”温格主持大局道,

        “是,我简单说明一下,事件的起因是位于贝伦砂音镇的苍月之塔,上午十时,我们公会在附近的成员感觉到两股强大的气息,然后看见苍塔塔顶同时出现黑雾和红云的异像,应该是出现了血逆者,甚至可能有原血者的可能性,不过整个苍塔都被布下了禁制,是八阶以上的存在布的阵,我们的人无法破阵,大概一刻钟后,异像和禁制全部消失,我们的人赶到时却一无所获。”

        “嗯,继续!”

        “是,苍塔异变发生后,我们隐约感觉与法术女神艾拉斯的感应正在衰弱,随着时间推移,半个小时后,绝大部分七阶以上的术者都有类似的感应,主要表现在施法时间变长,法术效果减弱,我们进行了紧急统计,结果显示,受损的无一例外都是七阶以上的术者,对七阶以下几乎没有影响,同时,世家的独门修炼法门似乎不受影响,也就是说……”

        “立即封锁消息,绝对不得外传!召回所有外出的七阶以上术者,统一口径!”温格正色道,

        “陛下那边……”弗伦忧心忡忡,

        “陛下那边我已经去告知过了!”允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2,811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236评论 1 25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386评论 0 21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004评论 0 175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779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776评论 1 17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93评论 2 27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61评论 0 166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979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11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96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37评论 1 229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42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21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512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1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3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25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615评论 2 2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房内的打斗仍在继续,却更像是一场练习战,一方疾风暴雨式的不断猛攻,却只是最简单的拳脚招式,没有一丝气的渗入...
    考拉凶猛阅读 290评论 0 0
  • 哎,又是这间房,我必须承认自己很脆弱,每打一次就要吐血N次,晕倒一次,这法师身体的强度果然很可悲,但最可怜的还是这...
    考拉凶猛阅读 171评论 0 0
  • “契而不舍干到底,结果只能是成功”一一这是一句特别励志的话。让我想起前几天刚看过的一部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电...
    牛妈牛妈阅读 183评论 0 0
  • 亲爱的干爹: 你还好吗?不见您已经有三个月时间,分外想念的同时还格外的孤独,不能说瘙痒难耐但也差不多等同于...
    大大师阅读 1,314评论 0 1
  • 因为命里本来什么都没有,只有诞生和死亡,而中间的都是你要强求的部分(人生说起来也简单,人都是赤裸裸的来,从...
    才貌双全na阅读 21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