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未了情》第十七章 阴谋得逞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遇见表妹

全章目录


很快他们就来到这间能容纳三十多人的豪华大房间里。慈祥福态的外婆正坐在人群中央向门口眺望。她笑容可掬,一看见陈嘉豪进来,便大声唤着他的名字,招手让他快带依依到她身边来。

外婆精神矍铄,穿着紫红色绣着金丝梅花的真丝套裙,鹤发童颜,满眼闪着幸福的光茫。陈嘉豪领着依依向外婆问好,外婆看见温柔可爱的依依,果然高兴地合不拢嘴。

外婆接过依依送上的经书,就拉住她的手舍不得放开,嘴里一直夸赞她兰心慧质,招人疼爱。外婆是打心眼里喜欢上了依依,问她家乡在哪儿,家里有些什么人,依依如实回答着。外婆怜惜又心疼地望着依依,一边夸赞陈嘉豪有眼光,一边嘱咐他要好好对待依依。

陈嘉豪看见外婆这么欣赏依依,也无比地开心。黄华溢站在一边定定的瞪着他们,美瞳差点被气得滚落出来。她无法忍受表哥望着依依的那种神态,家人越是喜欢依依,她就越是讨厌依依。

凭什么呀,一个外地的乡下姑娘,竟然跑到这里来和她争宠,还要夺走她亲爱的表哥。搞得她站在一旁遭人冷落,她郁闷又气愤。她想向全家人大发小姐脾气,但根本没人注视她,她气得不等众人起筷,已斟满一杯红洒独自饮了起来。

黄华溢连喝两杯红酒后,便把姑姑(陈嘉豪的妈妈)拉到一边小声耳语了一通。片刻过后,只见陈嘉豪的妈妈脸色骤变,心神不宁地望着儿子。

陈嘉豪和依依又逐个问候了两个舅舅、舅妈、表哥、表嫂,最后才来到爸爸和妈妈跟前。妈妈微笑着示意他俩坐下。她心疼地望着儿子,低声叹了口气。

陈嘉豪觉察到妈妈心情似乎不太好。他以为是因为自己进来没先和妈妈打招呼,惹得她不高兴了。所以他一坐下来就和妈妈开玩笑,讲笑话,逗她开心。

陈嘉豪的爸爸笑眯眯地望着儿子,看得出他对儿子今天的行为和表现持欣赏的态度。

陈嘉豪从小淘气,吊儿郎当,父母曾因为他的教育问题闹过无数次别扭。爸爸责怪妈妈太溺爱儿子,没有对他严格管教。妈妈又埋怨爸爸疏于亲近儿子,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陈嘉豪的爸爸是个事业心极强的男人,但却不是一个居家好男人。他一直忙着做生意,陈嘉豪的教育和培养一直都是由妈妈承担。陈嘉豪顽劣不堪,不求上进,曾一度让爸爸恼怒不已。爸爸希望陈嘉豪能体量他白手起家奋斗到今天的不容易,而陈嘉豪只顾贪图享乐,却从不愿和爸爸多说一句话。爸爸一直担忧陈嘉豪的前途,但今天看到依依竟是如此知书达理,不禁对儿子的看法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陈嘉豪的性格受妈妈的影响很大。他善良,豪爽又细心,同时又讨厌虚伪和欺骗。

陈嘉豪的二舅让大家尽管开怀畅饮,醉了一律不用驾车,由他的司机接送回家。他生性豪爽,靠装修起家。因为大哥的特殊身份使他结识了一些有地位的人士,凭借这些人际关系,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如今已涉及到很多个行业。他平日里应筹多,所以酒量了得。

陈嘉豪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自然也很能喝。今天他一开心,端起酒杯,敬完大舅又敬二舅。二舅不知道是否喝多了,竟然让依依也起来喝杯酒,还问他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依依觉得很尴尬,站起来脸红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陈嘉豪赶紧替她解围。

“舅舅,她感冒才好,今天还不能喝酒。我们现在才开始培养感情,结婚的事迟点再说。”

“好好好,都还年轻嘛,大把青春浪漫。”

老太太看儿子有点喝高了,怕他失态说出丑话来,赶紧把话叉开。

“老二,去和你妹夫喝一杯。”

二舅果然又给自己满上一杯,又去找陈嘉豪的爸爸干上了。这时候黄华溢突然大声喊了起来。

“培养什么感情呀,过不了几个月我们就要喝表哥的喜酒了。”她阴阳怪气地转着她那两只大黑眼睛。

“黄华溢,你没喝多吧?别瞎起哄。”陈嘉豪想阻止表妹,以免她又出言不逊,可她现在表演欲极强,正在兴头上,拦都拦不住。

“前几天,你们去中苑酒店度了差不多一星期的蜜月。我看呀,过不了几个月你们就要奉子成婚了吧。”

“你胡说什么,我前几天真的去了外地。”

黄华溢越说越来劲,她陶醉在自己的表演中。

“什么呀,酒店里都有你的开房记录。你们一起只顾着贪图享乐,你醉生梦死,放着公司业务不管,还骗姑姑和姑父说你在外地旅游。”黄华溢故意把声音提得高高的,想从气势上压过陈嘉豪。

“黄华溢,酒可以乱喝,话不能乱说。我只是把车停在那里而已,酒店我可是一个小时都没住过。”

“别把自己说得高尚的跟个君子一样,你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

全场的人竟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移到依依身上。惊讶和审问一起向她袭来,仿佛她的身上正不被允许的有了陈嘉豪的血脉。

依依感到无地自容,却又不知该怎么为自己辨解。她想拿出火车票来证明清白,但又担心越描越黑。算了吧,已经被钉在耻辱柱上了,既然说什么都是错,那就干脆别说了。她痛苦地望着陈嘉豪。陈嘉豪生气地喘着粗气,差点用手捏碎了酒杯。

还是陈嘉豪的大舅见过大世面,关键时刻出囗稳住了局面。他让大家继续,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他说小孩子喝醉了难免会胡说八道,大家大可不必把这事放在心上。

陈嘉豪已无心再在房间里呆下去,他起身拉着黄华溢的手走出了门口,气愤地想吃了她。

他不明白表妹为什么要胡说八道,他知道黄华溢没有喝醉,因为她的酒量比自己还要厉害。

“你没喝醉吧?怎么能胡言乱语呢?”

“没喝醉就不能说醉话了吗?谁规定的呀?”

“你想让大家认为我荒淫无度,无所谓呀,但你不能把依依拖下水呀,在这么多人面前,你让她情何以堪啦。”

“我这是在帮你们呀,这样你们不就可以早点结婚了嘛。呵呵。”

陈嘉豪太了解妈妈的脾气了。表妹这样说就是想让妈妈认为依依是个有心机的女孩。她会用这种手段勾引陈嘉豪不务正业,然后死缠烂打赖着他们家。这是妈妈最厌恶的行为,一旦家人对依依有了这样的看法,他俩的关系就是判了死刑。

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让妈妈明白事情的真像。

望着黄华溢,陈嘉豪气得额头的青筋都爆了起来。他怒目直逼黄华溢那黑成两团墨迹一般的眼睛,两个人直视了三分钟,谁也不肯认输。

以前,不管表妹怎么娇气讨厌,他都觉得她还是有几分可爱的气息,可现在在他的心目中,她已变成一只丑陋的小妖精。

陈嘉豪从后面推了一把黄华溢,一个趔趄她就顺势进了房间。他要她当着大家的面打电话给中苑酒店的前台服务员,要她们证明自己的清白。

黄华溢拨通了电话,并按了免提,以便全家人都能听清楚事情的真像。经过查询那边总台传来的结果,陈嘉豪真的有五天的订房记录。

全家人一起望着陈嘉豪,一会儿又齐刷刷把目光转到依依身上,仿佛她就是一个迷惑人心的妖精,迷了太子要丢了江山。

依依困惑又无助地和陈嘉豪对视,此刻只有他们俩能为彼此作证,然而谁又肯相信他们呢。家人已对她有了根深蒂固的成见,特别是陈嘉豪的妈妈。她是真的不希望再看见这个心机不纯的女孩,是她迷惑了她的儿子来欺骗她。那怕她是天仙下凡,她也坚决不会让儿子再跟她来往。

妈妈皱着眉头望着她那顽冥不堪的儿子,陷入深深的苦恼中。陈嘉豪却只能痛苦地望着依依,希望她明白自己的苦衷。

该怎么解释,要怎么才能自证清白,暂时没有办法。既然是有人故意要扼杀他的爱情,那他就一定要把这个人纠出来。

然而依依现在留下来,还是随时走开,在这一个家族人的眼里已无足轻重。谁也不再把她当成一个重要的人物看了。

依依觉得既然无论如何都已没有意义,怎么都是被人瞧不起和遭人厌弃,那还不如昂着头早点走开好了。

幸好有先知先觉和自知之明。依依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许难过,可是一想到就要和陈嘉豪以这种方式分别,她还是会不自觉地心痛。那种无法言说的失落,为他们那美好而纯真的感情这么快就要遭受外力的摧残而夭折,深感遗憾。

依依和外婆道了别,向其他人点了一下头,就背着自己的小包包转身离开了。她都没有看陈嘉豪一眼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不是绝情,而是怕再多看一眼他,自己会心痛的舍不得就这样分别。

她就这样走了,这让陈嘉豪非常难过。陈嘉豪立刻追了上去,妈妈站在门口放走了依依,却把他堵在里面。二舅从后面一伸手就把他拉了回来。

外婆的表情有些落寞和难过,她其实有些舍不得依依,同时也心疼陈嘉豪。

“这孩子怎么看都挺招人疼的,你们怎么就不喜欢她呢,唉!委屈了嘉豪。”外婆独自摸着经书自言自语道。

望着依依走远的背影,黄华逸扭曲了一晚上的脸,终于舒展柔顺了,她的嘴角又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黄华溢拿着手机走进卫生间,用微信给中苑酒店的部长转帐支付了3000元,并附上“谢谢”二字。


第十八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