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

郑州东区

20点58分

火车站里面依然是人声鼎沸,匆忙的脚步伴随着焦急的呼喊声在着这夏日的闷热空气里持续发酵,无不在点燃着烦躁的因子。

德克士的餐厅就座落在候车厅长廊里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开放的休息区正对着人来人往的通道,算不上安静,但也是当下能找到的比较不错的休息区了。


抬头看了看服务区的价目表,清一色的肉类和油炸食品,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目光逡巡了两遍没能找到聚焦点,最后随手点了鸡排和薯条。饮料区的机器 出了点毛病,她最爱的热饮没有了,只有冷饮,就只好放弃了。


这样炎炎的夏日来一杯冰镇的饮料大约是再好不过的选择,可是她对这夏日的绝配并不感冒。从小就吃不了冰冷的东西,那种寒气直侵肺腑的感觉,每次体验都是一种挑战。喝下去的寒气要靠身体把它们捂热,好久才觉得有点热气慢慢升腾起来。所以,尽管她最爱冬天的安宁,清冷,静穆,确也最怕冬天那种深入骨髓的冷。


她在办公室里放了一瓶玫瑰花茶,是好友蕾子在她生日那天送她的,还有一罐红茶,是上次云南旅行时带回来的。一个透明的玻璃杯和一个白瓷的水杯刚好配在一起。即便是三伏天的盛夏,她也喜欢热饮。泡上一杯玫瑰花茶,玫红色的花瓣在玻璃杯里漂着,只消一会儿玻璃杯就变成了淡红色,水温放到五六十度的时候,刚刚好。不会太烫,也不能等它完全凉了,那样凉凉的下肚,解渴倒是可以,确没了这种享受。


休息的时间,头脑慢慢放松下来,也不由得想到这次旅行的种种。她没有和小熊他们坐同一趟车,而是选择了下午六点39分的高铁从郑州到兰州再坐第二天的火车去西宁。


40分钟,预估的时间应该是足够的,而且为了节约时间昨天她就提前取过票了。只是现实总是不随人愿。从地铁出来后她就发现相比较老火车站,东站的设计和装修确实豪华,可是她现在没有心情欣赏这些,路标在哪里?她从出地铁站到现在都没有看到清晰明确的标识,从一楼大厅乘电梯到达三楼候车室后,就只见一整片的宽广区域,挤满了旅客,却看不到一处明确表明检票区域的标识,工作人员混在来往的人群里完全找不到,也没有咨询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问清楚入站口的位置后确发现从现在所站的1站台要到27站台,就只能在人群里穿梭从这头跑到那头,除此以外没有别的方法。所以除了跑步过去,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她忽略了前几天摔倒的伤口还有些疼,等她到站的时候,却被告知列车刚刚停止检票。她缓了口气,来消化这个消息。她隐约想起来这好像是今天去兰州的最后一班高铁,当时就是因为只有这趟车不用请假才买的它。她问了扫地的清洁阿姨改签的服务台位置后,就赶紧拿出手机查询车票信息。


结果出来的时候比预想的还要糟糕。这确实是去兰州的最后一班车,关键是,她到现在才对这次要去的目的地的距离有了更深的认识,这条蜿蜒曲折沿着黄河一路溯源而上的路线一点不比她南下边陲之地的彩云之南近,这一千多里的距离到此时才刻印在脑海深处,不再是地图上的一段曲线,也不再是冷冰冰的几个数字,更不是地理课本上问答题:从A到B可以选择哪些交通方式需要多少时间。


现实是没有高铁列车后,普通列车的时间都在两位数,如果选择乘飞机出行,不但高铁票作废了,机场的位置一般都很偏远,机场到市区的距离也是一大障碍,而且航班的时间显然也赶不及了。


售票处的工作人员解释着:“晚点的车票只能改签不能退票,而且只能改签去兰州的。你要是去西安,这张票就作废了,要重新买票。要不然就改签成普通车票,这样还能退一部分差价……”她脑子有点乱,原本想着改道西安,再去兰州还是有希望的,这下必须做出选择。可她知道我她没勇气放弃这张将近500元的车票。她有些心浮气躁,一方面为这意外的变故,一方面来自对旅行过于完美的期待。想着明天大家就可以在青海游玩了而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达,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又为当下两难的处境,既不能放弃这场精心准备的出行,又没有找到更合适的方法解决。


她给志斌他们联系,希望能得到些建议。可是这种失落的情绪多少还是从言语里表现了出来,甚至有想过放弃这次旅行。可是最后在和志斌的通话中,他的一句话点醒了她。他说,不要把这样的难题抛给他。她那一刻一下子冷静下来,没有了那份急躁和失落反而看的更明白了。她知道自己内心深处还是渴望这次旅行的,那么那些说放弃旅行的丧气话就不必考虑了。她转身回到改签处,改签了当天的普通车,而且是张站票。接着订了从兰州到西宁的车票,还是从携程上抢的票。第二天到西宁的时间是下午3点,可以直接坐去和大家汇合。


心定了下来思绪就明朗了,整个人也找回了之前那种在路上的感觉。她想起来无数次在火车上的点点滴滴,那些偶遇的人,那些温暖又奇妙的瞬间。她非但不再为曲折的旅途担心,反而隐隐带着些期待和向往。她相信自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旅行。


这次旅行的想法从哪里开始已经无从追溯了,大约以前每次出行都是说走就走,一人的路途怎么都行。这样精心规划的出行还是第一次。她喜欢的景点大都在这苍茫辽阔之地。策马驰骋的草原,黄沙漫天的大漠风光,无边无际的辽阔天地都是她喜欢的地方。青海,也是她有生之年必去的地方之一。只是这次的出行刚好赶在6月的云南之行后面。她没想过能在这样的时刻有机会出行,每年的这个时节是没有假期可以期待的。


上周确定了出行计划后,他们各自买好了车票,开始着手安排各自手里的工作。她这一周都在赶工作进度,每天差不多都是九点以后从办公室离开。工作安排好,她才好请假。她很少请假,更从来没有纯粹为了旅行请假。总觉得这样的机会要留给紧急又重要的事情。尤其是妈妈身体不好,慢性病就像一颗不定时炸弹,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临,但你知道必须做好准备,因为那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这件事情,同样触发了她的大脑,让她思考这样一件事情:“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最近在学习武志红的心理学课程,他提到人生脚本的感念,并说一切都是你的人生脚本。他让大家回忆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三个瞬间或三件事,她原本是想不起来的,但现在她似乎有点印象。


在她童年的记忆里,她总是记得爸爸妈妈聚在一起讨论哥哥姐姐下周生活费着落的问题,还有就是8岁那年老师让交学费,当时她抱着一个装满了一分两分硬币的存钱罐去的学校,不记得老师和同学们说了什么,但是那个场景一直都记得。似乎所有的记忆里都是在隐忍和压抑自己的欲望,延迟满足自己,忽视自己真实的想法。这样的记忆如此深刻以至于影响到现在,即便已经有能力照顾好自己,还是在渴望得到和压抑自己真实的需求间徘徊。甚至下意识的选择损害自身的利益来满足其他人或者事的需求。


这也是为什么她内心深处总有一丝不安,并不顾一切的拼命学习。其实她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己可以解决绝大部分的突发状况,如果不沉溺在过去的阴影和想像中的话。


现在突然发现,旅途最重要的意义就是重新认识了自己。她对这次旅行充满信心。明天,等待你的会是什么呢?

她很好奇

也很期待。

晚安。

夜晚的东站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233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7,013评论 1 291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8,030评论 0 241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27评论 0 20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21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42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814评论 2 312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513评论 0 198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2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97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9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42评论 2 25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86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12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60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61评论 2 26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