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清欢与你》序(一)

个人诗集《浮世清欢与你》已交由出版社,也给自己数年成果一个交代。荣幸地邀请到几位诗词好友为拙作写序。在此,向各位老师表示感谢!

感谢山中诗客作图

《浮世清欢与你》序

文/大漠潇寒               

收到小鱼集结作品的消息,欣喜之余,我知道,貌似青涩的江西女子,终于成熟在这个浅春的枝头。

认识小鱼,从《四季如你》开始,满蕴着温柔,暗藏着锋芒,以为是组诗涉足的初始,意外的是,此后隔三岔五,便见她坐守日子的池边,从语言的浮泥中次第掏出一串玉臂,甚至一串串玉臂,既不愿投向纸媒,也不愿参加赛事,尤其在诗赛频繁的当代,在拆迁散文冒充诗歌的当代,在沽名钓誉蔚然成风的当代,她像个沉默而孤独的旅人,一颦一笑,无不出自内心,以意灌注,以气灌注,以风神灌注,细致地活在潦草的人间。仿佛被周遭冷落,又仿佛冷落了整个世界。

与流行的书写策略不同。时下泛滥的叙事倾向,粗鲁一点说,不知道是在砸小说的饭碗,还是自暴诗学的无知。身为语言的剑客,如果不能从文字庞大的肌体中认准穴位,不能从泛滥的世象中祭出强有力的那一瞬,多少物象的牵动,多少画面的构建都是反复的浪费。小鱼不这样,她总是拒绝照相式地描摹生活的表象,而潜入物象的内部,调动苏醒的词语呼唤激活的物象站起来替景致说话,替作品说话,进而替自己说话。这在《千山辞》、《火锅》等单曲中可窥一斑。

与随便的布局不同。当白话语境取代了文言语境,当外韵转入内韵,肤浅的人们便着手降低诗的门槛,将随便的抒发误认成随意的诗。小鱼不这样,她坚守着诗之为诗的底线,她擅长以对比,以层递,以反哺,以十面埋伏中心突围的骨架让人从平川上读到跌启,以静空中读到风雷,从而增强心意的辨识度和爱憎倾向,不务玄虚,不肯消遣,这些,都来自一个诗者对文字的敬畏和信仰的虔诚。

与文字的积木不同。偶尔,习诗之路,也是条不归路,用风行诗兄的话说:用诗解渴,用诗充饥,用诗挠痒,用诗对话天、地、人。刻意打破语法的词语排列不是诗,鹦鹉学舌也不是诗。用小鱼的话说:诗语如初吻,新鲜、惊诧而灵动,只是,用一遍便旧了。而我预知的是,小鱼提笔,每一节,每一行,每一字都曾经过最大网眼的筛子最猛烈的流水尽量严格甚至苛刻的淘洗。因为她说过:太多的时候,不是我们没写清楚,而是之前酝酿得不够;不是我们酝酿得不够,而是经年被习惯蒙蔽的眼睛,压根就没看清。

这本诗集依了小鱼的个性,分浮世、清欢和与你三章,笔尖所指的悲欢、黑白、抗争与隐忍共同合成了一个人的精神版图,相信,即便诗路狭窄,时间,该给小鱼让出一个响亮的座位。

但起家,笔名大漠箫寒,湖北咸宁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零星习作散见纸刊。诗观:诗歌,是平凡生活中的错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