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中国式婚姻,刘淑芬跳井了

看了电影《无问西东》,中间泪湿数度,一个大花脸走出了电影院。

电影精彩纷呈,但脑子里印象最深刻的镜头之一却是刘淑芬直直地走进井里,她跳井而死。

她跳得毫不迟疑,直直的。

她跳得毫不畏惧,迎向死亡。

为什么呢?

1.

刘淑芬和许伯常是电影中最不显眼的人物,是一对夫妻。

他们似乎是为了铺垫王敏佳情节的存在,但就是这对夫妻,让我们看到了最为典型的中国式婚姻。

两个人也曾好过,琴瑟和鸣,眼神里只有彼此,空气都能漾出甜味。

但时间啊,时间,总是绿了芭蕉,红了樱桃。

后来的后来,一切都变了。

眼神变了,关系变了,曾经的甜被融化了,

刘淑芬变了,因为许伯常变了。

你是不是不喜欢刘淑芬?

尤其当她追打许伯常的时候,

尤其当三个那么优秀的学生喜欢许伯常的时候,

一个受学生那么热爱的老师一定是一个好人,

但一个好人未必是一个好丈夫。

你是不是恨透了刘淑芬呢?

尤其她陷害王敏佳,露出那一副农村泼妇脸的时候。

但一切都是她的错吗?

2.

一切都是她的错吗?

看起来都是她的错,


也是所有女人可能犯的错

一个女人,需要丈夫的爱,因为她爱她的丈夫。

刘淑芬爱许伯常,刘淑芬很爱许伯常。

爱是关注,关心,占有,爱是想和你说说话,

但悲剧是许伯常不爱刘淑芬,或者说曾经爱过,但现在已经不爱了。

于是一个爱的热火朝天,卑微,没有自我,

一个冷得如西伯利亚的寒风,冻住了家里的空气。

爱是需要回应的,但刘淑芬的爱如打到空气里的拳,没有一丝声响。

对于刘淑芬所做的一切,许伯常一点反映也没有,

这真真让人绝望。

于是,刘淑芬的反抗升级,邻居开始看见她打他。

我相信在这之前,刘淑芬在屋内的反抗会是好几年。

邻居看刘淑芬打王伯常时,他不还手,只是躲闪,只是冷漠

于是,刘淑芬又被世人罪加一等,泼妇。

屋里的冷暴力更是升级了。

王伯常的杯子碎了,他就用碗喝水,但不会用刘淑芬的杯子。

最后他的碗也碎了,他就用饭盒喝水,还是不用刘淑芬的杯子。

看到这,作为一个女人,我的心,如外面北方的冬天,寒冷彻骨。

正如刘淑芬所说:“外人只看我怎么打你骂你,可他们不知道你是怎么打的我。你是用你的态度打的我,你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人。”


你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人,多么痛的领悟。

好的婚姻可以让女人美得不可方物,

糟糕的婚姻却可以让女人丑陋得并不自知,已如魔鬼附身。

这个家,已如冰窖,没有任何温度。

屋里有两张床,一张是她的,一张是他的。

他有一个变脸,对别人永远春风和煦,

一转脸,面向刘淑芬时,瞬间冷若冰霜。

隔着屏幕,我都打了一个寒颤。

3.

这是她的错吗?

是她的错,


因为她不容许改变。

许伯常要离婚,刘淑芬总是那句话“你说过要和我过一辈子的”。

许伯常说:“感情难道就不能变吗?为什么别的东西都能变,感情就不能变?”

刘淑芬不容许变,在那个时代,对于那个需要一个月30斤粮票的刘淑芬,婚姻不可以改变,否则以死相逼。

真是一语道出婚姻最大的痛点,30斤粮票啊,

没有经济独立的女人,不管怎样硬,最后都是软的

于是,悲剧升级。

她找出了写信的王敏佳,和几个妇女,采取最典型的报复方式,去王敏佳的单位大闹,导致敏佳几乎被群殴致死。

刘淑芬以为王敏佳被打死了,

于是,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了。

在下定决心死之前,她迎面碰上了丈夫。

王伯常在看到她的一刹那,热情腾腾的脸,一点一点冷却,

两人越走越近,却擦身而过。

那一刻,王伯常不是没看出刘淑芬的异样,但还是没有关心。

当我们看陌生人如此的话,也会送去关心、关怀、关切,

如果是那样,可能刘淑芬就是另外一个命运,

但井口仍是她的命运。

是谁杀死了刘淑芬?

是王伯常?

还是刘淑芬自己?

4.

婚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刘淑芬和王伯常的婚姻,是很典型的中国式婚姻。

不幸福,也不离婚。


家,本是温暖、温馨、温度的代名词,

但有的家里,只有一种温度,冷,冷暴力。

著名律师柯直则说:“实际上几乎百分之百的家庭都会不同程度地存在冷暴力现象。

全国人大代表、宁夏社科院院长吴海鹰说:“现在知识分子家庭、干部家庭、高收入家庭等也都有家庭暴力发生。”

调查发现,一般的家庭暴力大多发生在文化层次不高、经济条件不如意的家庭里,而精神暴力却频频出现在知识分子家庭。

专家分析说,知识分子往往自尊心强、好面子,不善于宣泄和表达,但对感情和精神的要求却比一般人更加细致,“冷暴力”所造成的精神伤害也就更加突出。

刘淑芬就生活在这种冷暴力里,她是受害者,因为王伯常才是施暴者。

很多人都生活在冷暴力的城堡里,凑合着,过完了自己不幸的一生。

5

中国式不幸的婚姻里,有两种结果。

一是出轨,一是离婚。


出轨的人越来越多,家内冷如冰窖,必然向往外面的阳光。

但很多女人如刘淑芬一样,也不离婚,甚至默许家外野花香的存在,

原因有很多,有没有经济能力的,

有我不幸福,我也不会让你幸福的,

有为了孩子凑合的,

不一而足。


随着社会的进步,女性观念的解放,经济地位的提高,

现在是越来越多的女性提出离婚,

离婚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之一。

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地,幸福。

离婚是再给自己一个幸福的机会,

可以刘淑芬不知道这个道理,

她死耗着,最后把自己耗死了。

6.

婚姻本是预防人的孤独,孤独是人类的癌症。


但婚姻不可能给我们全部的安全感,意义感,

如果你认为能,那你错了,

你也必定失望。

很多夫妻,都从一开始的无话不谈,演变成了最后的无话可说。

二十多岁的时候,我们以为结婚就结束了孤独。

三十岁的时候,我们知道结婚可能是孤独的开始。

于是,周哥给了一件建议:

不要只与一个人链接,

去与全世界链接。

去工作,去社交,去创造,去与人打交道,去旅行,去折腾,去家庭之外获得足够的欢愉,去让更多人听你说话,让你的声音,有更多的安身之所,去在他人他事他物上,获得丰盈的存在感,价值感,然后慢慢消释你的孤独。


现在,还有多少的刘淑芬们,

还有多少中国式婚姻,

在苟延残喘……

请让自己幸福,因为我们只有一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