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了不起的女同学(1)-阿贞 - 草稿

字数 1151阅读 25

我第一次见阿贞是在大一下学期,南方小城妖风肆虐还下着雨的冬天,让人想把青春就安葬在被窝这坟墓里,最终还是在上课前三分钟赶到了距离宿舍两百米的教室里。失去优势阵地被迫坐在第一排的我正为这节课要如何一本正经的走神而惆怅,等上课铃声让我回神时才发现旁边多了一位没见过的姑娘,齐肩的棕色泡面头挡住了整个侧脸,身上还带着冷气,发现她没带书后我提议一起看,随后她伸出细上的手指捻了下书,我记住了她身上第二个特征:鲜红的指甲。

后来新学期的班会上,我们伟大而诚实的班长介绍了阿贞和其他几位一起转院来到我们班的同学,我是一个几乎从不主动与别人搭讪的尴尬星人,阿贞则是一个在哪里都会成功吸引注意的人,所以我对她的了解得益于那个时代我们都爱刷的校园人人和QQ空间。阿贞长得像黑瘦版的有高圆圆眼睛的三毛,夏天最喜欢穿各式吊带裙踢踏个人字拖或帆布鞋,红色和民族风的条纹至今仍然是她最爱,后来听说她曾经是个一百三十多的胖子全靠节食瘦到九十多斤,我心想,这姑娘对自己真他妈狠。随后几年的大学时光,我继续在折腾不成学霸又做不了社团交际花的别扭中无所事事的耗费青春,随便围观了阿贞坐十几个小时硬座火车去青岛见男友、剪了一个男式西瓜头、一会儿洒脱一会儿嘤嘤嘤的闹分手、班级聚餐掀椅子怼人、大四黄昏恋牵手运动员小学弟等一系列事迹。

转眼就到了吃饭喝酒拍合照分手表白蹭拥抱的毕业季,嘴里说着一定哪天再见啊但大家心里都知道哪天就是没有那一天,从此以后天南海北各自打拼。辗转于校园宣讲会、公司、律所、事业单位、公考之间的我,一直在去深圳、留长沙、回贵州老家中摇摆不定。对于offer掰完就扔,最终决定为回老家做最后一次努力,不出所料我把自己作死在面试环节,虽然郁郁不得志的我对未来还依然有种谜之自信,联系好友收拾细软准备隔周去上海开创天地,却在第二天收到一条信息后提前两天去了无锡,就这样开始了第一份工。

所谓缘份大概就是我以为我们这辈子应该不会再见了,没想到这一辈刚开始两个月就又遇到了你,这次相遇,阿贞和我成了同事,还有另外一只命格奇特的大白羊。阿贞来无锡之前在深圳工作,遇到几个奇葩小领导,难得没有直接开怼,忍了三个月她把老板炒了。除了当地的同事,我们5个外地姑娘合租在一起,因为和熟悉的人一起上班吃饭睡觉,总让人觉得似乎还在学校里。就在我以为日子会这样混吃等死中度过了的时候,有天早上一起上班的路上,阿贞宣布她要辞职考研,嗯,她说这是思考一夜后的决定。

那是9月的最后一天,走在路上有风但丝毫没有缓解空气里的闷热,我做了大家喜欢的红烧土豆排骨,吃过午饭后送阿贞去了火车站,我看着这个奔赴理想而去的的姑娘,无比坚定的相信她肯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去的路上,顺手买了几罐偶像剧里不小心就把人灌醉的锐澳,当天晚上,我搬到了阿贞以前住的房间,没有喝醉也没有睡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