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归的风景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想,你也有过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时候吧。

        晚上十一点,我从地铁站下车,急忙的奔向回家的地铁路线。可能是因为太着急,跑来跑去还在原来的站台,可把我急坏了,我不服输,盲目的上上下下奔波,可就是找不到对回家那趟地铁的方向,无助,惶恐,不安,着急,焦虑,包裹着我,我像无头苍蝇一样寻找地铁站,心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情急之下,我向一位阿姨问路,她告诉我,坐一号线,下一站就是我的目的地,一号线就在那。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我狠狠的拍了自己一巴掌,被自己气哭了——那么明显的字我都能没看到……

        眼看就要过十一点半了(地铁十一点半停运),我拼命的跑,差不多快到站台的时候,列车开走了…电视上显示还有最后一趟列车,我拍了拍胸口,叹了长长一口气,心想,还好赶上了。抬头发现,长长的站台只有我一个人候车,空旷的让我有点害怕,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过了一会来了一对情侣,一位帅哥,我放宽心了许多。列车来了,在我们面前停了几秒,却迟迟没有开门,下一秒便扬尘而去了,我们都懵了。我慌了,满脑子都是:我没有钱了,我该怎么回家?我该怎么办?今晚要在这过夜吗?这种让自己更加心烦意乱的问题。理智和冷静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换一种方式回家的思路也被焦虑淹没,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我吸了吸鼻子,告诉自己要冷静。我拿出手机,打开百度地图,搜从当前位置出发,到回家的路线,还有夜公交车可以到达。我跑出地铁站,穿过长长的商业街道,按着路牌上的指示,找到了brt。

brt的入口被拦住了,我推开铁栏,刷卡进站,可等了许久也没看公交车的身影,而且好像偌大的公交站只有我一个人在等车,我有点方。我带着疑惑走出了公交站,去了对面的公交站台观望有没有车停下,看了一会,发现公交车都是从brt边上经过的!我重新返回隧道口,静静站着观察来往路人的走向,发现他们都是从尽头那个路口出来或进去的,我想知道为什么。

      我的身旁来了一位背着吉他,带着耳机,头发染成栗色,化了淡妆,浑身散发着流浪歌声气质的美女,大概二十六岁左右,正低着头用手轻轻地弹去身上的灰尘。我上前向她问路,她抬起了头,她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三眼皮,睫毛长长的,瞳孔黑白分明,她笑着告诉我:夜51路车从尽头的那个路口上去,向前走一两百米就可以看到一个大大的公交站了,这里的brt晚上是没有公交车经过的。我真诚的向她道谢,她微笑着摆摆手。仔细一看后,我发现她眼角处有皱纹,脸庞上写满了风霜,只是那双眼睛美得比谁都好看。我在设想她的人生经历,她背后的故事,可当我想起她的双眼,我好像从中看到了她对生活的热爱,对音乐的热爱,对吉他的热爱。我突然明白了:无论我们多少岁,或是遭遇过什么样的不幸,都不要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要放弃对生活的热爱,不要放弃对梦想的渴望。谁说不是呢?

        如果有一件事能让你开心,那就去做吧。

      按着她指的路线,我找到了公交站,看到了许多和我一样等夜班公交晚归的他们。我抬起头仰望夜晚十二点的广州城,高档的办公大厦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不知是谁在里边加班写方案?白天人流如梭的高大上的购物商城,只有清洁叔叔阿姨在打扫卫生,原来表面的光鲜亮丽干净整洁高端大气上档次是清洁叔叔,阿姨给的;平日里堵得不行的马路,此刻却空洞的让人看不到夜的尽头,喇叭声也能响好久好远,它好像要入睡了,周遭都渐渐安静了,静静地等待着明日的太阳升起。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也等到了回家的那班夜班公交车,窗外的夜景刷刷的从我眼前驶过,我安静的享受着夜给予我的电影,一部属于广州夜的电影,只是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已到目的地,可,家才是我的归属。

        我如释重负般叹了长长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成就感。

          我想,你也曾遇到类似于这样的烦恼,有过这种焦虑,或者比这种不幸更不幸的事情吧,可我们最终还是会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回到自己温暖的小窝。或许我们都是这样成长的,从一个什么事都要依靠父母的小孩,长成了一个可以依赖自己的小大人,也许还没做到刀枪不入,但有遇事不慌张的本事了。

        其实世界并没有抛弃你,如果你觉得被抛弃了,那肯定是你抛弃了你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