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的老人

下午下班后,我们从福田口岸乘B1去元朗。巴士上下层都挤满了人,别说座位,连站位都无多了。我被前后的人挤着,卡在楼梯口。

     一位大约七十岁的老人映入眼帘,我看见老人在巴士一二层间的台阶上垫了一个塑料袋,他的手臂伸出来,皮肤很松弛,还长了许多老年斑,他将袋子扶正,然后颤抖地坐下。台阶很窄很小,车在快速前行,时而因拐弯而摇晃。老人用两只手紧紧抓住身体左侧的一根扶手,他的身体左倾地厉害,仿佛要将整个身体都贴上车壁。他的神情告诉我,他很害怕跌倒,也没有人去保护他。他是一位独行的老人,他只能用他微弱的力气去保护自己。当他伸手紧紧抓住扶手的那一刻,他是否有所感叹?他的眼里,是否浮现出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的自己? 我仿佛看见了年老的自己,胸口,有一阵疼痛。

     当一个人行将老去时,应该如何去面对一个无能为力的自己?将以怎样的心态,去走完自己的人生呢?而又该有一个怎样的青年和壮年时代,才能促成一段无悔而丰满的人生呢?

      今天的一幕,勾起了我的一段回忆。 那是今年五月,我乘坐在一列火车的卧铺车厢里--- 早上约五点钟,我走到车厢的洗手间门口,有好几个人排队,大家的神情,都是欲释放前的憋慌。大家都一样,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是不想从那舒服的卧铺爬起来的。估计排队的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这厕所里的人,怎么都那么慢。 我从厕所出来转到洗手的水池旁,两位约摸七十多岁的奶奶已经在梳洗了。她们看上去都很瘦小,刚齐我的肩,穿戴朴实,但非常整洁。其中一位,褶皱的手中握着一把小木梳子,身体微微前倾,把核桃似的脸凑到镜子前面,仔细齐整地梳着那一头短发,神情一丝不苟,梳了许久,才庄重地戴上那个黑色的铁发箍。 女人都是爱美的,即使是年老色衰之时,也愿意呈现最干净整洁的自己。我非常敬佩这位奶奶对生活的态度。即使到了暮年,生活于她,也绝不只是一种敷衍。

       形形色色的独行老人走在我们身边,他们被汹涌疾驰的人潮留在身后,被灯红酒绿的都市遗忘在街头。他们拖着微弱的身体和颤颤巍巍的脚步,试图跟上这个时代的节奏,他们用自己的气力自我保护,他们用独有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在这个他们无法把握的时代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个城市的夜晚,灯火通明。深夜的街道冷冷清清的,偶尔有夜班出租车在马路上行驶,凌晨一点的街上,下班的人匆匆...
    文枫随笔阅读 64评论 0 2
  • 好久没有开车,电瓶没有电了,早上打车去单位上班。 一到单位就撸起袖子打扫卫生,收拾垃圾桶的时候不住恶心。无奈! 现...
    掬水月在手_阅读 53评论 0 3
  • 时光像一条永不停息的河,匆匆又悄悄从身边流过,划过2020年的每一天,对我来说,似乎找不到恰当的词语描绘这...
    鱼不语予阅读 143评论 2 5
  • 今早地铁上班,一如往常的人多。 为了给后面的人留空间,我往里站了些,移到一个背着包,中等个人的男生后面,站定了。 ...
    西边日出东边雨阅读 65评论 0 5
  • 下午接到一电话,同学生病了,电话里说不清楚,大约是做了脑瘤开颅手术,搞得人整个下午心情不好。 晚上先生回家,一起去...
    原汁原味1231阅读 132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