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家,是一个复杂的地方,因为是亲人,所以不掩饰;因为有爱,所以有伤害;因为有期待,所以有更深的失望;每一次的沟通都带着嘈杂的过往,它挑战着我们的意志和欲望。

我们这个简单的三口之家在经过了漫长的磨合以后,已经学会了彼此适可而止的相处之道,气氛是其乐融融的,效率却是不敢有非分之想的。我有野心,却也只能按下。

在读了两遍《正面管教》以后,我决定把“家庭会议”这个工具用起来,希望把一些老大难问题给解决了。

第一次开家庭会议,我做了十足的准备,先是根据书本做了一份《家庭会议使用说明书》,然后争取同盟-老公。老公过了一眼我的使用说明书说:“你来搞哈,我整不明白,我会配合你的”。要的就是这句话。然后我颇费心思选了儿子喜欢的大床做为会议的地点,并确定每周日晚上为会议时间,这个时间家庭成员缺席的几率比较低,而且正好用来规划新开始的一周,我还提前发布了会议预告。

我作为首次家庭会议的主席,在同盟的配合下,成功的把儿子哄到了会议地点并担任秘书。按照会议的议程,第一项是向家庭成员致谢,由主席开始。我分别感谢了老公和儿子,然后老公又感谢了我和儿子。儿子在接收爸爸妈妈感谢的时候,很是美滋滋,就很配合的感谢了我和老公。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接下来第二项是向家庭成员以外的人表示感激,这是特地为儿子设的,希望能培养他的感恩之心,他感谢了一个踢球的小伙伴,那天训练结束后,他冲着队友喊:“谁要吃柚子?”这个小朋友很捧场,立即做出了响应,要不然儿子会觉得很尴尬。我在心里偷笑,看来儿子很在意跟小朋友的关系呢。Bingo~目的达成。

到了解决问题环节,我提出儿子东西乱放的问题需要头脑风暴解决方案。在尊(激)重(发)儿子的前提下,我和老公赞同用他提出的“xx提醒你”的暗号来提示他放好东西。在商量下周早餐的环节,每个人都说出了自己想吃的早餐,我一一列下,表示会轮流满足一个人的要求。在商量家庭娱乐活动的环节,老公很郑重地提出了要去爬山,我有些诧异,我的重点是解决问题,没想到骨灰级宅男的老公竟然提出了这个想法,不能破坏气氛,我就表示了大力支持,最后商定去西岭雪山前山爬山。

第一次家庭会议在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儿子极其配合提醒暗号,也不再抱怨早餐不是自己喜欢的了,我在超市买食材的时候,因为有了明确的目标,节省了很多时间。而爬西岭雪山的决定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实现,无伤大雅。

后面几次的家庭会议都顺利召开,有时由于我周日晚上不在家,就挪到周一的早上,虽然仓促,但致谢环节和商定早餐环节都很有成效。即使儿子有一次没有感谢我(因为我那周经常不在家),还有一次感谢了空气,也无妨家庭会议的主旋律,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儿子会慢慢培养起感恩之心,日常行为也会规范起来。

正当我感觉一切良好时,冷水就泼来了。昨天我违背了正面管教和善而坚定的原则,冲儿子发了脾气。导火索是儿子不主动按照惯例表进行晨起事项,我摆出了一副要好好商量解决这个问题的架势,结果只收到了他弱弱的抗拒。终于,在开车去学校的途中我大声责怪了他的不配合。事后想想当时自己的内心活动真是各种负面能量交织,一是挫败,本来是想着惯例表会顺利进行下去,结果这两天的情况就很糟糕。二是积怨浮上心头,我一直觉得他做为一个男孩子哼哼唧唧特别烦人,应该痛痛快快有啥说啥。三是我觉得他这么放肆,是因为我好久没发飙了,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后来,同一个正面管教培训班的家长点醒了我,我之所以发飙,是因为我用工具的本意是去控制孩子,工具失效了,就又改用其它手段-吼孩子,让他害怕,让他有负疚感。正面管教的工具本意是用来传递爱和包容的,我虽然认可这一点,却在使用的时候居心叵测,打着尊重的幌子,行控制之举。现在回想起来,每次开家庭会议时的我,心里都在打着小算盘,活像一个眼珠滴溜溜转的狐狸妈妈,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把狐狸尾巴biu~露出来。

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原点,是要效率还是要关系?这次,我要贪心的说:我都要。每次错误都是一次学习机会,这次揪出了狐狸妈妈,浮躁的心往下沉淀,一个稳稳的熊妈妈形象呼之欲出,她有着厚厚的皮毛,能化解各种打击,能给孩子温暖的怀抱和坚定的支持,笨笨的,却值得信赖。